多国撤离阿富汗 特朗普吁拜登辞职

混乱的喀布尔国际机场挤满寻求离境的平民与外交官

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当地居民涌入机场,场面混乱且有目击者称有5人死亡,死因尚未明朗。捷克、意大利撤离班机皆已离境,其余多国正在安排撤侨,中俄则尚无撤离阿富汗的计划。美国前总统特朗普8月15日在塔利班攫取阿富汗政权后发布声明,呼吁拜登总统辞职。他指出,拜登“允许在阿富汗发生现在的事情”,“是美国史上最大失败之一”。

随着塔利班正式进入位于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并宣布“战争已经结束”后,各个驻阿富汗使馆陆续进行撤侨行动。同时,喀布尔国际机场也涌入大量希望逃离的阿富汗人,更有人爬上通往飞机的联络桥上,场面混乱。

路透社报导,在喀布尔机场有目击者称,看到5具遗体被运到一辆车上,而另一名目击者则说,不清楚受害者是被枪杀还是被踩死的。一名美国官员表示,部署在机场的美国军队,早些时候向空中开枪以驱散人群。官员们没有立即对死亡事件发表评论。

逃离阿富汗 喀布尔机场混乱不堪

阿富汗民众赶忙用油漆遮盖女性婚纱广告。这样自由开放的风气不受塔利班的欢迎。

随着塔利班正式进入位于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并宣布“战争已经结束”后,各个驻阿富汗使馆陆续进行撤侨行动。同时,喀布尔国际机场也涌入大量希望逃离的阿富汗人,更有人爬上通往飞机的联络桥上,场面混乱。

路透社报导,在喀布尔机场有目击者称,看到5具遗体被运到一辆车上,而另一名目击者则说,不清楚受害者是被枪杀还是被踩死的。一名美国官员表示,部署在机场的美国军队,早些时候向空中开枪以驱散人群。官员们没有立即对死亡事件发表评论。

半岛电视台报导,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周日已在塔利班同意下离开阿富汗,目前人在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塔利班政治办公室发言人向半岛电视台表示,阿富汗新政府的政权形式很快会明朗化,他们也将在喀布尔总统府宣布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塔利班发言人纳伊姆(Mohammad Naeem)表示塔利班要建立和平的国际关系。他说,外交机构或其任何总部都不会成为攻击目标,并且向所有人保证,塔利班将为公民和外交使团提供安全保障。

“我们已经达到了我们所追求的目标,那就是我们国家的自由和我们人民的独立,”纳伊姆说,“我们不允许任何人利用我们的土地来攻击任何人,我们也不想伤害他人。”

路透社报导,一名匿名塔利班领导受访时表示,散落各省的塔利班战士正在重组,等到外国势力离开后,塔利班将创建一个新的政府治理架构。

这位匿名领导说,塔利班战士目前接收到的指令是“允许阿富汗民众继续他们的日常生活,不做任何惊吓平民的事情。”

塔利班攫取政权 特朗普吁拜登辞职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8月15日在塔利班攫取阿富汗政权后发布声明,呼吁拜登总统辞职。他指出,拜登“允许在阿富汗发生现在的事情”,“是美国史上最大失败之一”。

特朗普这个声明说:现在是“信誉扫地”的乔-拜登辞职的时候了,他不仅允许在阿富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允许出现冠状病毒疫情的暴涨、边境(移民)灾难、取消我们的能源独立,削弱我们的经济。

特朗普继续暗指拜登大选舞弊称,“鉴于他一开始就不是合法当选的,所以应该是不难理解的。”

特朗普调侃拜登总统在阿富汗的所作所为是“神话般的存在”,将作为美国史上最大的失败之一被载入史册。

此前8月12日,特朗普在另一个声明中说,若自己现在是总统,“全世界都会知道,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有附加条件的”。“那将是一次完全不同,更加成功的撤军”。“塔利班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特朗普还说,“我曾亲自与塔利班的领导人交谈过”,“他们明白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是不会被容忍的”。

据半岛电视台2020年3月1日消息,时任国务卿的蓬佩奥,2月29日面对塔利班代表警告说,如果塔利班没有遵守承诺,美国将毫不犹豫地做出必要决定,蓬佩奥解释说,美国将根据塔利班对29日签署和平协议的遵守程度来确定从阿富汗撤军的情况。

美国决定在2021年5月1日前从阿富汗撤离美軍和北约军队,换取塔利班的安全承诺。塔利班承诺与阿富汗政府在喀布尔举行和平谈判,不攻击美国和美国的相关利益,不支持盖达组织(Al-Qaeda)等团体对付美国。

但据法新社说,特朗普政府在签署多哈协议后,不顾阿富汗的冲突升级,立即大幅削减了驻阿富汗的美军人数。

拜登2021年1月上任后,将特朗普原定从阿富汗的撤軍的5月1日期限延后,但沒有设置任何条件。

马拉拉曾在2012年10月遭塔利班士兵枪击。

美国反恐成功 但为阿富汗建立民主政体失败

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总统甘尼(前)15日首度发声明表示,「避免血流成河,我想最好还是离开」,但未透露他前往哪个国家。

对于塔利班武装在美军撤离后,迅速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这出乎很多人意料。对此,北京独立学者查建国本周一 表示,美国在阿富汗除了反恐,另一个任务是协助建立民主政权:

“从现在来看,反恐任务取得阶段性胜利,但是建立民主国家的任务,应该说是彻底失败了。下一步美国等世界很多国家对塔利班政府会有很多外交上的施压,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我认为效果不会太大。”

查建国说,在此次阿富汗局势突变中,中国在意识形态、地缘政治及舆论等方面意外获利。他估计中国很快会承认塔利班政府:

“因为,这样对中国肯定是有利的。阿富汗局势的变动对中国新疆的影响很小,一是阿富汗与中国接壤的边境很短,好控制。再有中国在新疆有强大的力量。”

中国一位要求匿名的国际关系学者对本台表示,美军撤离表明在阿富汗的战略任务已经结束。塔利班的复兴只是冷战结束后,新民主主义浪潮的一个插曲而已:

“而且美军,包括各国联军在阿富汗驻扎,他们的使命也是很有限的,并非以全面消灭塔利班为目标。在这种情况下,阿富汗的民主当然是脆弱的。我们看到美国的撤出是给世界,特别是给中国一个样板。”

北京独立学者季风认为,阿富汗问题错综复杂,绝非外界看到的那么简单。尽管中国外长王毅不久前和塔利班高层会面,其后阿富汗政府被塔利班掌控,但是塔利班高层绝非等闲之辈:

“塔利班(和中国)翻脸的可能性非常大,他一旦站稳脚跟以后就会变。因为,唯利是图是这些政权的本质。但是他又害怕阿富汗毕竟与新疆(伊斯兰教信仰)更亲。因为他们是同宗,都是原教旨主义。”

半岛电视台引述塔利班发言人说,阿富汗的战争已经结束,统治及政权形式很快会明朗化,塔利班保证为公民及外交使团提供安全保障,准备与所有阿富汗人对话,保证他们得到必要保护。

对此,季风认为,塔利班组织已汲取教训,因此不会武力攻城,不会和美国及西方国家硬干,改用政治博弈手段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

掌权之路

塔利班在普什图语中意味“学生”。在苏联军队从阿富汗撤出之后,这个组织最早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早期的巴基斯坦北部。据信这个以普什图族为主的运动最早出现在神学院内,大部分资金来源于沙特阿拉伯,宣扬逊尼派伊斯兰教一种强硬的教义。

普什图族人的分布横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塔利班做出的承诺是,一旦掌权,他们将重建和平与安全,并执行他们自己的严格版本的伊斯兰教法(Sharia)。

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影响力从该国西南部迅速向外扩张。1995年9月,他们占领了位于阿富汗与伊朗交界地的赫拉特(Herat)省,整整一年后,他们又占领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将时任总统拉巴尼(Burhanuddin Rabbani)政权赶下台(拉巴尼也是抵抗苏联入侵的阿富汗圣战者的创始人之一)。截至1998年,塔利班已经控制了阿富汗近90%的领土。

此时的阿富汗人对圣战者的暴行和苏联人被赶走后的内斗已经感到厌倦,当第一次看到塔利班的出现时,他们普遍对这个组织表示欢迎。塔利班早期得到支持主要是由于他们成功消除了腐败,遏制了违法行为,使得他们控制下的道路和地区更加安全,从而促进经济繁荣。

但塔利班也推行或支持符合他们对伊斯兰教法严格诠释的惩罚措施,例如对被定罪的杀人犯和通奸者进行公开处决,以及对判处犯有盗窃罪的人进行截肢。他们要求男性必须留胡须,女性必须穿着遮盖全身的罩袍(burka)。

塔利班还禁止电视、音乐及电影,不允许10岁及以上的女童上学。他们被指控有各种侵犯人权与文化的行为。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例子发生在2001年,当时塔利班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炸毁了阿富汗中部著名的巴米扬佛像(Bamiyan Buddha)。

巴基斯坦屡次否认自己是塔利班组织的设计者,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许多最初加入这场运动的阿富汗人曾在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madrassas)接受教育。

巴基斯坦既是在塔利班于阿富汗掌权时少数承认该政权的三个国家之一(另两个为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也是最后一个同塔利班切断外交关系的国家。

塔利班曾一度威胁要从他们在西北部掌控的地区破坏巴基斯坦的稳定。其中最为高调且国际社会最为谴责的事件之一是,2012年10月,女学生马拉拉(Malala Yousafzai)在家乡明戈拉(Mingora)放学的路上遭到枪击。

不过两年后,在白沙瓦(Peshawar)学校屠杀事件后的一次重大军事进攻行动中,塔利班在巴基斯坦的影响力被极大削弱。在2013年的美国无人机袭击中,至少三名巴基斯坦塔利班关键人物被杀,其中包括该组织头目哈基穆拉·马苏德(Hakimullah Mehs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