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艺术家:”深深失望”

过去 20 年,涂鸦场景在该国蓬勃发展,而现在,艺术家们不得不隐名埋姓

据德国之声报道,在德国的阿富汗女权人士、时装设计师努尔(Laila Noor)愤愤不平地指出,”世界诸强以为可以用武力、武器和金钱来规范一切。但是,在做任何事情之前,你应先熟悉这个国家的传统和历史。”

她说,”你应有敏感性,并问问自己:对这个国家的人民,什么才是重要的?这些野蛮人(塔利班) 不要艺术和文化,但在阿富汗,重视和艺术和文化的大有人在。正是他们需要支持和,需要获得人身安全。他们不应该任由那些不尊重艺术、文化或女性的人摆布。”

曾在 2013 年至 2015 年担任奥巴马总统幕僚的美国前国防部长黑格尔(Chuck Hagel)也有类似结论。他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我们根本不了解阿富汗的历史。我们不了解那个文化。我们不了解那个宗教。我们从未能理解部落意识。”

这些日子里,来自世界各地的阿富汗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提出批评性问题,尤其指责美国和西方国家要对所发生的事情负责。

侯赛尼(Khaled Hosseini )是《追风筝的人》、《一千个奇妙太阳》等畅销书的作者,是在 Twitter 上对局势发表评论的著名阿富汗人之一。

这位出生在喀布尔的美国籍的侯赛尼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非常痛心。他说,他”对这个国家深感失望,深为忧虑。” 他认为,过去 20 年来建设和平的努力有积极成果,但相关进展有可能毁于一旦。

这位著名作家说,”美国和整个国际社会必须采取行动防止阿富汗发生人道主义危机。必须向塔利班施压,要求其尊重阿富汗人,尤其是妇女和女童的基本权利,不对阿富汗公民使用暴力。

据德国之声报道,德国之声联系了仍在阿富汗的多位艺术家和电影制作人。他们说他们躲了起来,并试图把自己的作品从互联网上撤下。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无意在现有局势下接受采访。

8 月 16 日,在德国之声”艺术与文化”节目中,现住柏林的阿富汗设计师沙利齐( Shamayel Pawthkhameh Shalizi )谈到了无法离开阿富汗的亲友。 她说:”从经历过塔利班时代的人那里,我听到了很多与恐慌、害怕和心理梦魇创伤有关的消息。阿富汗人认为现在是回到了他们从未想过还会重返的那个时代。”

沙利齐说,阿富汗的音乐家朋友们现正拆除自己的工作室、把所有的作品都藏起来。另有一些与她有联系艺术家则仍在喀布尔制作音乐或喷洒涂鸦,继续将艺术作为一种抵抗形式–“作为一首绝唱”,作为进入地下之前的最后一幕。

8 月 13 日,电影制片人卡利米( Sahraa Karimi )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一封公开信,寻求国际社会帮助。她写道:”只要塔利班上台,就会禁止所有艺术。我本人以及其他电影制作人可能会出现在其封杀名单上。”

这位导演推文说,她已成功逃离阿富汗。

在德活动人士努尔报告说,镇压已经开始 。她的组织”阿富汗妇女网”在阿富汗贫困地区开办了几所学校。现在,教育设施已经关闭,出于恐惧,妇女和女孩留在家中。

努尔指出,头六个月,塔利班政权或会有所克制,因为它有赖于国际援助。而此后,它就会开始限制人民的权利。

这位艺术家表示,”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人,他们杀女人,却是被一个女人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呀。他们不尊重自己的姐妹和母亲,在他们眼里,艺术和文化只是罪恶。” 努尔指出,”20年前,是塔利班摧毁了我们在巴米扬的世界遗产”。

她表示,国际社会进入阿富汗,本该找到解决问题的国际方案,而不是在20年后全面撤退、抛弃阿富汗人民。她说: “请理解阿富汗人内心的失望、痛苦和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