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局势 国际社会回应

2021年8月19日在阿富汗喀布尔市,阿富汗人在巡逻时与塔利班战士自拍。塔利班当天庆祝了阿富汗的独立日,宣布他们击败了美国,但塔利班统治所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阿富汗在周四 (8月19日)出现更多反对塔利班接管的声音,相关抗议活动蔓延到更多城市,包括首都喀布尔。塔利班则呼吁阿富汗的阿訇,也就是伊斯兰宗教场所的首领,在周五祈祷时敦促人民团结,

8月19日是阿富汗独立纪念日,社交媒体视频显示,喀布尔一群百人队伍挥舞着黑色、红色和绿色的国旗庆祝1919年脱离英国控制而独立的这一天。他们喊道:“我们的国旗,我们的骄傲。”在其他地方的一些抗议活动中,有媒体报道,人们撕毁了有伊斯兰教的誓言 (Shahada)的塔利班白旗,一名目击者称,喀布尔的集会附近有枪声,似乎是塔利班向空中开火。

自塔利班掌权以来,喀布尔发生了多起汽车和入室盗窃事件。目击者19日告诉德新社,冒充塔利班成员的人进入他们家,抢走了汽车和摩托车。塔利班则强调,没有塔利班战士会进入私人住宅和征用车辆,还多次公布电话号码,供民众在发生安全事件时拨打。

而到19日,喀布尔机场周围继续出现混乱,各国都在设法疏散公民和当地工作人员。两名受雇于国际组织的当地人告诉德新社,通往机场的道路被堵塞,部分路段无法通行,而且美军不让他们进入机场大楼。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沃德(Clarissa Ward)是少数仍在喀布尔的外国记者,她称情况“完全混乱”。据她说,人们把婴儿抛到机场的围栏上方,要求里面的士兵把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她也说,塔利班用鞭子和枪支来阻挡人们进入机场。

还有报道称,阿富汗其他城市也有进一步的抗议活动。根据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视频,一些示威活动以塔利班的枪声结束,据当地记者说,霍斯特市实行了宵禁。而根据路透社,一名目击者表示,塔利班武装分子向东部城市阿萨达巴德的人群开枪,造成数人死亡。目前尚不清楚阿萨达巴德的伤亡是由塔利班的射击还是由踩踏造成的。

路透社引述证人萨利姆(Mohammed Salim)的说法提到:“数以百计的人涌上了街头。起初我很害怕,不想去,但当我看到我的一个邻居加入进来时,我拿出了我家里的旗子。在塔利班的踩踏和射击中,有几个人被杀和受伤。”

贾拉拉巴德市和同样位于东部的帕克蒂亚省也爆发了抗议活动。虽然一些反对塔利班示威活动规模不大,但与成千上万寻求逃离该国的人的绝望行动结合起来看,显示了塔利班在国家治理上面临的挑战。

北约和塔利班官员说,喀布尔在很大程度上是平静的,但有12人在机场及其周围被杀。美国军方则说,现在有5200多名美军守卫着喀布尔机场,该设施的多个登机口现已开放,同时美国战斗机也在该市上空飞行,以确保外交官和平民包括一些阿富汗公民的撤离行动的安全。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说,目前有6千名“完全通过检查程序”的人在喀布尔机场,并将很快登上飞机。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白宫官员在一次国会简报会上说,美国已经撤离了6741人,包括1792名美国公民和合法永久居民。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新闻采访时说,美国正 “全神贯注 ”地关注 “伊斯兰国 ”等组织在疏散过程中 “可能发生的恐怖袭击”。

国际社会回应

当国际社会继续震惊地注视着阿富汗发生的事件时,目前担任20国集团主席的意大利政府提议召开世界20个最大经济体的紧急峰会来讨论这一局势。

同时,中国表示希望阿富汗的塔利班领导层能够更加温和。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提到了这个激进的伊斯兰组织最近发表的声明,表明他们打算组建一个开放和包容的政府,尊重妇女的工作和言论自由的权利。

她说:“我们鼓励并希望阿塔将其积极表态落到实处,同阿各党派、各民族团结起来,尽快通过对话协商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得到人民支持、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施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遏制各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径,确保阿富汗局势实现平稳过渡,让饱受战火之苦的阿富汗人民能够尽快远离战乱,建立持久和平。”

面对中国和俄罗斯很可能承认塔利班,从而改变阿富汗的地缘政治力量平衡,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博雷尔19日说不能让中和俄控制局势,他强调“,西方在完成撤军后将不得不在外交上加强努力”。

七国集团外长们呼吁国际社会作出一致的反应,以防止危机恶化,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国家都对此表示赞同。中国说,世界应该支持阿富汗,而不是对其施压。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电话中告诉英国,在阿富汗走向新政府的过程中,世界应该引导和支持阿富汗,而不是给它施加更多压力。

英国居中斡旋

英国目前担任七国集团的轮值领导人,该集团还包括美国、意大利、法国、德国、日本和加拿大。

英国外交部长多拉布(Dominic Raab)在一份声明中说,七国集团外长8月19日敦促国际社会团结起来应对阿富汗危机,防止危机升级。声明中说:“七国集团部长呼吁国际社会带着共同的使命一同防止阿富汗的危机升级。”

声明也提到:“阿富汗的危机需要国际社会作出回应,包括就阿富汗和该地区面临的关键问题进行深入接触:与受影响最大的阿富汗人、冲突各方、联合国安理会、20国集团、国际捐助者以及阿富汗的地区邻国进行接触。”

此外,英国在8月18日表示,今年将把对阿富汗的人道主义和发展援助增加一倍,达到2.86亿英镑(3.9亿美元)。

英国驻美国大使皮尔斯(Karen Pierce)说,英国希望利用下周的七国集团领导人会议来制定相关规章,讨论“如何维护我们已经取得的成果,以及如何阻止阿富汗成为恐怖活动的滋生地”。

皮尔斯告诉广播公司NPR,自从北约同意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以来,英国和美国几乎每天都在与拜登政府接触。

她说,英国希望在接受阿富汗新政府的问题上与合作伙伴和盟友进行协调,“以便我们都在相同的基础上工作,以便我们都明白我们要优先考虑反恐、人权、地区稳定和人道主义问题”。

另外,拉布19日说,英国和土耳其正在阿富汗合作,以确保疏散工作继续安全进行。他感谢土耳其承诺与英国军队一起保护喀布尔机场。

塔利班的黑名单?

路透社报导,一个挪威情报组织的报告说,塔利班已经开始围捕与阿富汗前政府或支持前政府的美国领导的部队有关的阿富汗人。一些阿富汗记者的投诉使当地人对于塔利班允许独立媒体的保证产生怀疑。

美国众议员克罗 (Jason Crow)一直在美国国会领导加速疏散与美国有联系的阿富汗人。他表示,塔利班正在利用阿富汗国家安全局的档案来识别为美国工作的阿富汗人。他说:“他们正在有条不紊地加紧努力围捕这些人…有人给我发了塔利班在他们的公寓楼外寻找他们的照片。”

克罗担心,美国政府在8月31日结束撤离行动后,会让10多万处于危险中的阿富汗人和家人面临塔利班报复的危险。

脸书、推特和LinkedIn表示,他们已经采取行动保护阿富汗公民的账户,以保护他们在塔利班接管期间不会成为目标。

随着美国和其他外国军队的撤离,塔利班迅速征服了阿富汗,许多地方出现了权力真空。第一副总统萨利赫 (Amrullah Saleh)8月17日说他是总统加尼总统出逃后的 “合法看守总统”,并在推特上写道。 “向那些扛着国旗,从而代表着国家尊严的人致敬。”

2001年被疑似基地组织武装分子杀害的游击队领导人马苏德(Ahmad Shah Massoud)的儿子艾哈迈德·马苏德则在《华盛顿邮报》的专栏文章中写道:“准备追随我父亲的脚步,与圣战战士们一起再次挑战塔利班。”

政治情势混乱的阿富汗面临重重危机。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19日表示,至少还需要7亿欧元(8.18亿美元)来开展今年剩余时间的工作。联合国也估计,阿富汗约有35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仅今年年初就有55万人,还警告说,干旱和小麦歉收可能导致该国严重的粮食短缺。

拜登民调跌破50%,CNN称阿富汗撤军正受严格审视

根据FiveThirtyEight的民意调查,美国总统拜登的支持率已降至49.3%,这是他上任以来首次跌破50%的支持率。

拜登最新民调支持率下降,正值美国退出阿富汗引发的局势震动和令人不安的新冠疫情爆发等负面新闻频发。

路透社与益普索(Ipsos)近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也显示,拜登的全国支持率已下滑至 46%,明显低于在上次民意调查中53%的支持率,跌至上任以来的最低值。

特拉法加集团(Trafalgar Group)公布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69%的民众对拜登的阿富汗相关应对不满意,只有23%满意。民调于周六至周日期间完成,这正是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大变天的关键时刻。

CNN分析:美军撤离阿富汗后,塔利班迅速取得全面掌控,急欲逃离的阿富汗难民攀附美军运输机机身,起飞后从高空坠落身亡,拜登总统如今面临各界严格审视。到目前为止,拜登仍然未能明白解释为何情资失准,对于阿富汗政府快速垮台严重误判,低估撤军之后可能引发的风险。执政迄今七个月,拜登不再能够光凭“有别于特朗普”,享受政治加分。

CNN分析指出,对于阿富汗危机急转直下,拜登必须回答的问题包括:为何对于撤军规画潦草?为何没能加快脚步处理数以千计的阿富汗民众签证?还有为何错过提早一步让美国公民安全离境的时机?

王毅谈阿富汗:要多鼓励,不要施加更多压力

中国外长王毅7月底与塔利班代表在天津会晤

8月19日星期四,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和英国外交大臣拉布通电话,双方谈了阿富汗局势,和中国,英国的关系等话题。

路透社对王毅和拉布的本次电话会谈做了关注,关注点是王毅呼吁国际社会需要在阿富汗转型过渡,形成新政府的期间给予其大力支持,进行引导,而非向阿富汗施加更多的压力。截至目前,中国尚未正式承认塔利班政权。

根据中国外交部与路透社的消息,王毅在会谈上表示,阿富汗局势仍存在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国际社会应朝着积极的方向,加以鼓励和引导,而不是施加更多压力”。他解释道,“这有利于塔利班和阿富汗各党各派早日实现政治过渡”,稳定国内局势,减少难民与移民冲击。

王毅还表示,阿富汗局势重大变化,反映出阿富汗“人心思定,不愿再度生战生乱,也表明外部强加的治理模式并未得到阿富汗人民支持”。

有关阿富汗进入政治解决关键阶段的关注重点,王毅提到了三个:首先是塔利班能否团结民众,建立符合国情,开放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政策,避免引发新的冲突甚至内战;二是要看阿富汗能否避免再次成为恐怖分子聚集地;三是国际社会能否尊重阿富汗主权和民众意愿,多对话,多引导,不先入为主,不越俎代庖。

拉布也提到了国际社会需总结阿富汗经验教训,密切关注阿富汗是否避免陷入恐怖主义,并呼吁各国合作应对难民问题,称英国已经接收了两万名阿富汗人。

普京,马克龙,德拉吉共商阿富汗局势

8月19日星期四,俄罗斯总统普京、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多场电话会议当中分别与对方讨论了阿富汗局势,强调应对阿富汗人道主义问题的紧迫性。

法,意,俄首脑本次就阿富汗问题交换意见,正值七国集团外长会。普京和马克龙谈到了塔利班掌权后,对平民安全的保障,以及南高加索纳卡,乌克兰与俄罗斯问题。俄罗斯总统府表示,普京与意大利总理德拉吉都呼吁强化国际努力,尤其是通过G20的框架,促进阿富汗和平与稳定。

法新社引述意大利外交渠道的消息,称意大利目前正筹划着以轮值主席国的身份,举办一场G20峰会,专门探讨塔利班掌权后的阿富汗局势。意大利总理府则表示,总理德拉吉和普京就阿富汗局势和区域影响进行了“实质性的讨论”,两国领导人研究了可行的方针大纲,以及国际社会可以采取的,恢复阿富汗的稳定、打击恐怖主义的措施,同时打击非法贩运,保护女性的人权。

意大利政府在另一篇单独的声明中,表示总理德拉吉和马克龙探讨了阿富汗危机的多种可能,尤其是管理移民大潮,保护人权,保护阿富汗境内人们最基本的自由,可能出现的情况。法国总统府表示,马克龙与意大利总理一致认为,需要紧密合作,尽快将滞留阿富汗的欧洲公民,和那些最受威胁的阿富汗人,带出阿富汗。

法国提出承认新一代塔利班政权的5大前提

8月19日星期四,法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国务秘书克雷蒙斯-波恩表示,法国与塔利班没有任何政治接触,不承认塔利班政权,也不会有任何妥协,不会有任何勾结串通。

克雷蒙斯-波恩强调,法国不会接受一个“轻松版的塔利班”,同时表示,法国支持正在进行的政治进程。他说,“不幸的是,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了军事胜利,阿富汗人之间的政治进程已经进行了几个月,我们只能希望它继续下去”。

克雷蒙斯-波恩指出,“今天我们在阿富汗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如果在阿富汗政府中,除了塔利班之外,还有其他政治派别,组建一个更大的政府,那么这将会是一个不那么糟糕的消息”。

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在8月18日星期三,为塔利班政权可能获得国际承认,设定了5个先决条件。勒德里昂指出,尽管塔利班做了一些声明,但他们并没有言出必行。他说,“我知道塔利班正在努力获得国际的认可,但仅仅发表声明是不够的,因为我们可以随便朗读一些关于尊重妇女权利的声明,然而真正重要的,是还需要采取行动”。

勒德里昂列出的5个认可塔利班政权的条件分别是:第一,塔利班允许那些因为害怕而想离开这个国家的阿富汗人离开;第二,塔利班必须非常具体地确保恐怖主义不会在阿富汗找到庇护所;第三,塔利班必须允许人道主义援助抵达阿富汗领土;第四,塔利班需要尊重权利,尤其是妇女的权利。塔利班宣布他们会尊重人权,那他们就必须去践行;第五,塔利班必须组建一个过渡政府。

勒德里昂表示,上述是塔利班政权获得国际认可的条件,之后再看,但就目前而言,他们必须采取这些行动。如若不然,塔利班“将被国际社会蔑视和排斥,他们将不得不忍受这种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