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商界峰会 蓬佩奥:香港已成为中共控制下又一城

作者:弗林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2月8日在出席活动时警告商界领袖称,美国将以对待中国大陆的方式对待作为全球贸易和金融中心之一的香港。同样参加活动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则在单独访问环节中称,香港现在很安全,现时是到香港经商的最佳时机。

就香港问题,活动主持人、《华尔街日报》总编马特·默里(Matt Murray)问道,“ 我还要问你一个有关中国(的问题),然后我保证会继续问其他几个问题。 但是很多人认为,最让人担心的是南海的情况,还有台湾的风险。当然,这一年来我们甚至看到香港的情况也经常发生,这在很多方面都是对台湾的一个警告信号。从现实来看,我们对台湾能做什么,你有多担心,事态将会到达沸腾?”

蓬佩奥回答说,“所以,这是每一位国务卿长久以来的心声,从基辛格博士开始就一直在想的事情。我们的责任是遵守我们向那里的人(台湾人)作出的承诺,我们有相关的立法。我们应该确保我们明确地遵循它们。我们有一个长期的 ‘一个中国 ’政策,还有从里根时代开始的一系列公报。本届政府已经履行了这些。我们向该国提供了武器系统方面的援助。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他补充说,“但最重要的是,我认为全世界对中国共产党的要求是,它要兑现其所作出的承诺。你提到香港,他们做出了一个承诺,一个50年的承诺。他们却半途而废。当世界看到这一点时,必须应要付出代价。 必须有一个相关的……”

默里追问,“但是,是什么样的成本? 什么成本?”蓬佩奥接着说,“所以应该把中国当成一个国家来对待。今天,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把香港当作一个特殊的地方,因为事实上,它曾经是一个特殊的地方。现在已经不是了。很明显,香港的司法制度现在是会被削弱的。大家可以看到,上一次公平的立法选举是在几个月前。那里不再是其他什么,而是另一个中共控制的城市。世界各地和商界都应将其视为如此。”他说,“而美国政府正接近于这样做。我们希望全世界都会明白,中国对协议食言了,我们不再需要因为香港的特殊性而履行当初的承诺。台湾也会证明我们应该提出的要求是一样的,我希望中国共产党会对台湾作出不同的决定。”

采访中,默里说,“我想再问一个有关多边主义的问题,那就是–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多次从世界各国领导人那里听到–我听到的论点是这样的:‘我不喜欢特朗普’,他们可能会说,‘但我确实认为特朗普是一个破坏者,是一个具有新视角的商人,而且他可能在他任期的早期就成为那个人’ — — 你在特朗普任期早期还没有担任国务卿。我应该说—‘要真正团结西方,要真正从一开始就对中国采取多边主义方式,真正改变范式,相反,在特朗普政府早期,他专注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或其他的贸易战,或北约问题,我们在那时错过了一个机会’ 。 ”默里追问,“你对此有什么回应? 我相信你也听过这样的批评? 你的回应是什么?”

蓬佩奥回答说,“是的,马特,我不同意这种分析。最终,欧洲各国–我还认为这比欧盟更广泛。欧洲各国要作出决定,就像美国要作出一系列决定一样。而我们都在中国问题上沉睡了数十年。有美国的领导力才去唤醒世界,让世界意识到这一点。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在欧洲谈论华为,以及将中国的硬件和软件带入你的国家的电信基础设施内部对网络构成的风险–我是说,这太疯狂了。我记得第一次(与欧方)谈话时的情景。那是一次痛苦的谈话。他们认为是我疯了。”

蓬佩奥说,“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有数十个国家加入了清洁网络倡议。我们有数十家电话公司已经放弃了中国的电信基础设施。你可以看到,爱立信和诺基亚作得更好。这是一个市场指标,说明我们是对的,我们讲的这个故事是对的。我希望欧洲人早点跟上来。我们现在欧盟与美国正在就中国问题进行对话。这在以前从未发生过。他们不愿意这样做,但大约一年半以前,他们得出结论,他们应该来参与对话,他们也问过我们是否愿意参与这一对话。”他补充说,“这些都是世界必须承担的任务。我是否希望这一切发生在50年前、20年前或两个月前?我当然希望如此。但如果没有本届政府和我们总统的领导,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默里问道,“此时此刻,美国企业、跨国公司的角色应该是什么?”蓬佩奥说,“当我听到商业圆桌会议上的讨论时,他们非常关注的问题不仅仅是股东回报,所以—-就这样吧。如果我们要认真对待这些问题,那么这些问题必须是关于长期价值创造的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能力在一套公平和公正的规则下进行全球贸易,那么这个体系将无法运作,无论是在世贸组织还是在其他地方,不能对每个国家制定一套规则,而对中国制定另一套规则。”

蓬佩奥说,“因此,企业领导人应该积极参与,确保规则平等适用,无论是在美国这里的外国直接投资和想要在中国投资的美国公司之间对等适用的投资规则,还是在中国发生的大规模侵犯人权行为。我观察过我们的企业。 他们非常关心他们的员工。 他们非常关心他们的客户。他们希望确保他们没有做任何伤害他们自身的事情,与在新疆经营的公司合作,这些公司与那里发生的大规模侵犯人权行为有关,或者与蒙古、西藏以及世界上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有关。”

蓬佩奥说,“听着,每个人—-有关美国最伟大的事情之一是,每一位企业领导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权力,我相信他们会做出不同的选择。 但我认为,每个在国际上经营的企业领导人都明白,重要的是(a)要确保你不会助长大规模的侵犯人权行为,(b)要确保你的经营方式,即使它对你自己的业务有短期成本。你们的经营方式从根本上确保了爱好自由的国家,遵守规则的国家,自由的国际秩序继续存在的机会,而不是帮助支撑专制制度,这些制度则想要夺走导致你们和你们公司成功的自由。”

此外,林郑月娥在高峰会的访谈中表示,香港是中国的大门,很多企业都乐见现在的香港变得更安全。她说,“现时为来港(做生意)的最好时机之一。近年什么都没变,只是自去年 6 月以来,长时间困扰商界及对生意造成打击的乱局,已不复见。”

林郑月娥称,香港在中央政府祝福下,将在国家发展尤其是大湾区中担当重要角色,前途无限,企业应把握时机投资香港。被问到国际企业可能对香港的自由度有忧虑时。她说,“除了自由之外,法治和稳定都是香港的核心价值,重申‘一国两制’保障香港自由”。她续指,“香港向来司法独立,法律制度公开透明,又有完善的法律援助制度,确保每人都有公平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