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内阁总辞 总统卸责

黎巴嫩总理迪亚布(Hassan Diab )宣布内阁总辞。他在10日晚讲话中表示,贝鲁特港口大爆炸是地方败造成的后果,他希望对犯下此罪行的人绳之以法。黎巴嫩内阁面临越来越大的下台压力。此前,在黎巴嫩贝鲁特大爆炸发生后,大规模爆炸引发反政府抗议,先后已有四位政府部长辞职,司法部长当天辞职。法国外交部长表示,已经注意到黎巴嫩政府总辞的消息,希望快速组阁,向民众验证有能力肩负起国家的挑战。

黎巴嫩卫生部长哈桑(Hamad Hassan)当天提早透露说,黎巴嫩内阁已于10日辞职。公众要求政府下台的呼声因上周发生在贝鲁特的致命爆炸事件而日益高涨。

哈桑在周一的内阁会议结束时对记者发表了讲话。他说,“整个政府都辞职了”,并补充说,总理迪亚布将前往总统府,“以所有部长的名义递交辞呈”。

上周贝鲁特港口发生的灾难性爆炸造成160多人死亡,6000人受伤。最终的伤亡人数尚不清楚。贝鲁特省长说,许多外国工人和卡车司机仍然下落不明,据推测他们也在伤亡人数之列,这使得辨认遇难者的工作复杂化。

当地媒体报道,黎巴嫩财政部瓦兹尼长Ghazi Wazni和司法部长Marie-Claude Najm于周一辞职。瓦兹尼是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帮助黎巴嫩摆脱严重金融危机的救援计划进行谈判的主要代表。与他们一起辞职的还有信息部长Manal Abdel-Samad和环境部长Damianos Kattar,后者已于周日辞职。至少9名国会议员也已经辞职。

●内阁是在伊朗支持的真主党及其盟友的支持下于1月份组建的

“整个政权需要改变。如果有一个新政府,也不会有什什么不同。”工程师Joe Haddad对路透社)表示。“我们需要快速选举。”

陷入困境的黎巴嫩政府缓慢倒台之际,该国正在国内和外交政策领域努力应对爆炸带来的政治后果。

人们普遍将爆炸和目前严重的经济危机归咎于黎巴嫩根深蒂固的政治阶层数十年来的腐败和暴政。

据官方媒体国家通讯社报道,也是在周一,法官Ghassan El Khoury开始讯问国家安全负责人Tony Saliba少将。声明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但其他将军计划接受质询。

大约20人因爆炸被拘留,其中包括黎巴嫩海关部门现任和前任负责人,以及港口负责人。据政府官员称,数十人受到了盘问,其中包括两名前内阁部长。

调查的重点是,2750吨硝酸铵 (nitrate d’ammonium 一种用于化肥的高爆炸性化学物质) 是如何被储存在贝鲁特港口的一个仓库里达6年之久,以及为何当局对此无动于衷。

黎巴嫩国家安全部门已经编制了一份关于在港口存放这些材料的危险的报告,并于7月20日将一份副本送到了总统和首相的办公室。黎巴嫩总统奥恩表示,调查将考虑事故原因是外部干预、疏忽还是意外。

● 国安总局7月致函总统 警告爆炸将摧毁贝鲁特

黎巴嫩国家安全总局(General Directorate of State Security)调查爆炸原因的报告,提到一封7月20日寄给总统奥恩(Michel Aoun)与总理迪亚布(Hassan Diab)的非公开信件。

信件内容没有出现在路透社看到的报告中,但一名高阶安全官员说,这封信总结了1月司法调查的结果,判定这些化学物质必须马上安全保存。

媒体之前没有报导过国安总局的这份报告,报告内容证实存在这封寄给总统与总理的信件。

这名官员告诉路透社:「这些化学物质如果失窃,可能会被用在恐怖攻击。」他说:「在调查尾声,检察总长韦达特(Ghassan Oueidat)准备了最终报告寄给当局。」他指的就是国安总局寄给总理与总统的信件。

这名官员参与撰写这封信件,但不愿具名。他说:「我警告他们,如果爆炸可能会摧毁贝鲁特。」

● 「不是我负责的」 黎巴嫩总统推诿卸责

这封信件可能会加剧民众的批评力道与愤怒情绪,认为这起爆炸桉就算不是最严重,也是证明政府疏失与腐败、将黎巴嫩进一步推向经济崩溃的最新例子。

爆炸桉引发黎巴嫩民众不满,狄亚布政府今天在抗议浪潮中辞职,但将持续担任看守政府,直到新内阁筹组完毕为止。

法国今天敦促黎巴嫩「迅速筹组」新政府。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在声明中说:「(当局)必须倾听黎巴嫩人民发出的渴望改革与治理的声音。」他又说,新政府必须向人民「证明自已的能耐」。

光是重建贝鲁特,经费料将高达150亿美元(约新台币4407亿元),由于整个银行体系的损失超过1000亿美元,黎巴嫩实际上已经破产。

奥恩上週证实,有人告知他这些硝酸铵的存在。他告诉记者,他已指示最高国防委员会「做必须做的事」。最高国防委员会是黎巴嫩安全与军事机构的伞式组织,由总统担任主席。
奥恩说:「(国安总局)说这些化学物质很危险。这件事不是我负责的!我不知道这些化学物质存放在哪裡,我不知道有多危险。我没有权力直接处理港口事务。这其中有阶级组织,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知道他们的职责,做必须做的事。」

● 6年前备忘录信件纷飞 促法官下令再出口

在黎巴嫩总统与总理收到这封信件前,过去6年间,港口、海关与安全官员寄了一连串备忘录与信件给黎巴嫩法院,一再敦促法官下令将硝酸铵从非常接近市中心的港口移走。

国安总局报告指出,在2016年以前,港口的船货清单部门数度寄发书面要求给海关总署,敦促他们请法官下令立即将这些物质再出口。

报告提到:「不过,直到现在,都没有法官就这件事做出裁决。在谘询我们4位化学专家中的其中一位后,证实这种物质具有危险性,是用来製造炸药。」

● 军方与炸药公司不愿接手 硝酸铵成烫手山芋

上週的悲剧起源于7年前,当时一艘悬挂摩尔多瓦旗帜的俄罗斯承包船隻Rhosus号,载着硝酸铵从乔治亚运到莫三比克;船长说,船隻停靠贝鲁特,试图运载更多货物,以筹集通行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的费用。

2014年5月,这艘船被认为不适于航海,货物在同年10月卸下,存放在12号仓库。国安总局报告显示,这艘船后来于2018年2月18日在港口防波堤附近沉没。

根据报告,2015年2月,处理紧急议题的简易庭法官齐万恩(Nadim Zwain)指派一名专家检查这批货物,专家认定这种物质具有危险性,透过港口当局要求将货物转交给军队。

国安报告说,黎巴嫩陆军司令部拒绝这项要求,建议把这批化学物质转运或卖给民营的黎巴嫩炸药公司(Lebanese Explosives Company)。

报告并未说明陆军拒绝接收这批货物的理由。一名安全官员告诉路透社,因为军方不需要。黎巴嫩炸药公司则说,他们无意购买遭扣押的化学物质,况且公司有自己的供应商与政府的进口许可证。

根据路透社看到的书面要求,在那之后,海关与安全官员约每6个月就致函法官,要求他们下令移除这批化学物质。

● 硝酸铵旁存放烟火 焊接冒火花酿悲剧

2020年1月,有人发现12号仓库无人看管,南部牆面有个破洞,其中一道门还移位,意味这些危险物质可能失窃,一名法官对此展开正式调查。

同样要求匿名的另一名高阶安全官员说,检察总长韦达特在调查后发布的最终报告中,「立即下令」确保修复仓库大门与洞口,并提供安全措施。

6月4日,国家安全总局根据命令,指示港口当局派出保全看守12号仓库,并指派一名主任监管这座仓库,以保护所有进出口的安全,并修复南部牆面的洞口。

这名安全官员说:「维修工作展开后,(港口当局)派出叙利亚工人团队,(但)他们进入仓库修补洞口时,没有人监督他们。」

这名官员说,维修期间,工人在焊接时冒出火花,火苗开始蔓延,「由于同间仓库内存放了烟火,一小时后,烟火引发大火,火势蔓延到硝酸铵,在烧到超过摄氏210度时引发爆炸」。

这名官员怪罪港口当局没有监督维修工人,还把烟火存放在大批烈性炸药旁边。

他说:「只因仓库面向海,降低了爆炸冲击力道,否则整个贝鲁特都会被炸毁。整件事的问题出在政府疏失、不负责任、储存不良及错误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