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巴掌”打得醒“盛世”中國人嗎?

中國特有的、作為個人電子通行證使用的防疫健康碼近日因河南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事件和丹東黃碼父女襲警事件兩度衝上網絡熱搜,輿論擔憂這種定位追踪應用程序極有可能被發展成限制民眾自由的電子鐐銬,相當於把人們關進沒有圍牆的大監獄。人權捍衛者和法學界人士人士呼籲中國民眾,要對當局基於大數據的侵害人權管控治理模式保持警醒。

2022年6月21日,丹東女子給父親取藥路上因黃碼被身穿警服的封控人員攔截引發襲警事件。(網絡視頻截圖)

網友:一巴掌扇出來的解封

上週五(6月24日)凌晨,由於新冠疫情而實行封控的中朝邊境城市丹東市宣布有條件解封。此前該市已經封城60天之久,但幾乎沒受到媒體關注。直到最後兩天,當地一對被賦黃碼的父女被控襲警和妨礙執行公務淪為階下囚,引起輿論嘩然,全網熱議。輿論對這個老人一巴掌打出來的所謂襲警事件的強烈反響產生了戲劇性的反轉。

面對突然爆發的輿情,丹東市和遼寧省迅速作出積極反應。據報導,丹東市委書記、市長當天召開會議,提到要高度關注民生,正確引導輿情,完善群眾就醫保障機制等。

6月23日晚,遼寧省長李樂成強調,“要堅持人民至上、真情服務,轉變作風、增進感情,不搞“一刀切”和層層加碼,紮實做好生活物資供應,以社區為基本單位,摸清透析患者、孕產婦、高齡獨居老人等重點人群底數,保障好群眾看病就醫需求,落實好困難群眾幫扶措施。”

在此之前,中國各地已經有無數病人在“一刀切”的過度防疫的清零政策下因無法及時就醫而不幸殞命或遭受嚴重病痛。

推特網友財經真相寫道:“丹東上了熱搜後,連夜發布通知,全市解封!一巴掌,換全市自由,這盛世,如此荒唐!”

自媒體作家毒哥的毒雞湯評論認為:“有誰能想到,大爺的一巴掌,比蝴蝶的翅膀還厲害,直接把丹東給扇解封了。”

“襲警”與“戲精”

6月22日,丹東市公安局振興分局發布警情通報稱, “2022年6月21日18時許……,郝某莉(女,41歲)與其父郝某成(男,70歲)駕車往返十緯路交通卡口時,因其健康碼顯示為黃碼先後兩次闖卡被執勤民警依法攔停。郝某莉拒不配合遵守防疫規定,下車與民警爭執,過程中其父郝某成上前打擊民警面部。一經街邊境派出所依法展開調查。目前郝某莉因阻礙執行職務予以行政拘留十日;郝某成因涉嫌襲警罪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與此同時,在網上熱傳的一段視頻顯示,一位從車中下來的女子聲稱持有社區開具的到醫院為其父取藥的證明,在警察和便衣人員攔阻後,該女子沒有堅持繼續前行,表示要回家,卻被警察阻止回到車上。警察對女子表示不能離開,要解決問題,雙方有肢體接觸,推搡過程中女子倒地。她父親見狀上前朝那名警察頭部揮了一巴掌,警察順勢作被打倒狀,坐到地上後回頭朝著攝像鏡頭低聲問道,“錄上沒有?”

此時,那名女子起身極力攔阻父親,似乎在避免擴大事態。稍後的畫面顯示,那名警察將女子從車中拖拽出來,並報警叫來一輛警車。

從另一角度拍攝的現場視頻顯示,那名老人的一巴掌似乎沒有打到涉事警察。有網友斥其“碰瓷”,有人稱之為“釣魚執法”。也有跟帖支持警方通報,指黃碼父女二人破壞防疫工作。

一巴掌激起千層浪

“丹東發布”官方微博發布的警方通報貌似有理有據,秉公執法。但微博和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對於警方的作法基本上是一面倒的指責與嘲笑。有網民評論指,若不看視頻,警情通報非常合理。

推特中文用戶更多的是質疑當事警察沒人性,不看具體情況處理,而是拿著雞毛當令箭,以黃碼為名濫用職權,製造事端,激化矛盾,並當眾表演“假摔”,被嘲諷為“戲精”,把事件性質上升為“襲警”,人為製造了警民對立,惹起公憤。

中國法學界網友栗女士對美國之音表示,那名被一巴掌扇倒在地的警察可能去作喜劇演員更合適。

在此之前,河南內鄉法院院長一番議論已經引起網民關注。他說,“當黨性和人性衝突時,我們堅決只論黨性不論人性。”

栗女士表示,她認為那個警察非常沒有人性。

推特用戶“良知自知”就丹東父女襲警事件寫道:所謂的“人民警察”你面對的不是窮凶極惡的暴徒,也不是凶神惡煞的敵人,只是封控了兩個月的一弱女、一老人,真的有必要這樣嗎?

黃碼阻止看病就醫惹爭議

對於網上的強烈輿論批評,一些官媒報導試圖為丹東警方以襲警罪刑拘生病的古稀老人激起的民憤開脫洗地,強調黃碼,以及女兒的父親沒有社區證明。還有報導稱,涉事女子表示,服從大局。

官媒中國網7月21日報導:“當事人郝某莉稱自己持有48小時核酸通行證和社區證明,但父親沒有開證明,現在因為疫情還未收監,會服從大局,也會去申訴,呼籲大家配合做好防控疫情。”

不過隔天郝某莉本人上網發視頻說明情況,指出她父親四月做了腸穿孔手術還在恢復期,且患有三叉神經痛,托朋友從外地找到了藥,帶著社區開的通行證明去取藥,已經過了兩個關卡,唯獨到這個警察就說黃碼不讓過。

這名女子問道,“哪個條文規定黃碼不讓過?真的有病就等死嗎?”

原中共黨媒小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也承認,疫情暴發以來,正常就醫受阻是人們最反感的一刀切防疫表現之一。

這位前主編貌似公允地表示,“從維護警察執法權威的角度說,丹東警方對涉事父女進行拘留處罰有法律依據。但是公眾的價值判斷與司法權威在這件事上發生激烈衝突,這值得丹東市警方深思,也值得全國各地的執法機構舉一反三。”

一位自稱科研機構副院長的網友評論指出,國家規定黃碼原則上不外出,但看病就醫除外。評論認為,丹東這名女子完全符合國家規定,關卡工作人員和警察錯了。有轉發該評論的推友寫道:“卡點警察不是錯是違法!他不尊重人的生命權健康權!”

紅碼事件處理結果致民怨沸騰

丹東黃碼襲警事件之前,河南鄭州官員違法將數以千計的村鎮銀行儲戶健康碼變成紅碼,致使他們無法向暴雷的金融機構討債維權,引起軒然大波,從而把人們對防疫健康碼被濫用成為監控公民的專政維穩工具的擔憂推向新的高峰。

日前,五名鄭州市兩名處級及三名較低層級的官員被處以撤職或警告、降級、記過等紀律處分。

官方處理決定指這幾名“同志法治意識、規矩意識淡薄,違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碼管理辦法》及健康碼賦碼轉碼規則,擅自對不符合賦碼條件的人員賦紅碼,嚴重損害健康碼管理使用規定的嚴肅性,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是典型的亂作為”。

獨立媒體人William Long表示,“這次紅碼事件之所以會遭到普遍反對,主要是因為影響的人太多,並且影響的是正當維權的人,因此這次當局只能退讓一次。我估計以後紅碼控制會有所改變,只精準控制少數人,或者只控制群體事件的核心人物,不會再像這次大規模人群控制。”

然而,公眾的憤怒和擔憂並沒有因為河南當局將大規模濫用健康碼的嚴重犯罪責任推給“擅自”作主的幾名中低層官員的甩鍋式處理而平息,反而持續發酵。

有評論指,這是罰酒三杯,明顯抓了幾個替罪羊,認為河南紅碼事件責任人至少涉嫌犯了非法拘禁罪。

丹東黃碼襲警事件後,有網友呼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必須刑拘鄭州紅碼案罪犯!”

今日的健康碼會升級為“電子鐐銬”?

許多中國民眾對當前以綠碼、黃碼、紅碼形式出現的防疫健康碼抱有戒心並感到恐懼,並將不同顏色的健康碼用黑色幽默的比喻稱為“電子良民證”和“電子鐐銬”。

有分析指出,在維穩壓倒一切的專制制度下,健康碼遲早會被當局用來當作平時或特殊時期管控公民的有效工具,河南鄭州的官員不過是提前採取了行動,過早暴露了醞釀策劃中的一盤大棋。

法學界網友栗女士表示,當前實行的健康碼對一定範圍人員限制行動自由,給老百姓的生活工作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國家應該在限制某些人行動自由之前應該舉行聽證,而不是隨意濫用公權力。

她說,中國的憲法規定公民人權不受侵犯,享有有言論自由,國家有信訪條例,公民有上訪權利,但實際上憲法和信訪條例就像一張畫出來的大餅,你要行使這些權利時,這張畫餅就會給你帶來麻煩,比如訪民的身份證就會被作上電子標記,讓訪民成為二等公民。

 

6月25日,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宣布,“打贏了大上海保衛戰。”

在此之前,上海數千萬市民飽受了將近三個月的強制隔離、社區封鎖或足不出戶等諸多限制帶來的痛苦和壓力,湧現了許多敢於質疑、

在上海從事高科技工作的異議人士季孝龍公開反對過度防疫政策。今年4月2日,他在互聯網上公開發表《速停運動式防疫,紓困解難發救濟》請命書,要求當局停止運動式防疫措施。4月30日,他被警方帶走,目前為取保候審。

季孝龍表示,他拒絕服從每72小時作一次核酸檢測的當局規定,因此出行受到“場所碼”的限制,連商場都不能進入。他認為,當局實行的健康碼、場所碼等數字追踪定位系統是最先進、也是最匪夷所思的一種管控方式,是繼無所不在的監控錄像天眼工程之後的一大發明,更是對個人隱私和行動自由等公民權利的肆意剝奪。

在丹東有條件解封之前,一位年近古稀的宋大爺向丹東路邊站崗的警察抱怨過度防疫封控措施的視頻走紅社交媒體。他說,對岸的朝鮮也沒見過丹東這樣,人民警察對人民專政,“這種條塊分割就是無能的表現,無恥無能不作為。”旁邊圍觀民眾回應道,“說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