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美国不愿再做世界警察

美军本周撤出阿富汗,拜登发表讲话宣示了美国再也不愿做世界警察。其实奥巴马时期对此已经作出暗示,特朗普以其独有的方式吼叫,拜登则予以坐实。

马凯特大学法学院教授查尔斯·富兰克分析拜登周二在美国结束20年阿富汗战争讲话指出,“‘是终止这场没完没了的战争的时候了’,拜登终结了战争,特朗普似乎更容易更早去完成。”

美军撤退处于混沌状态,一如越战末期西贡撤军的场景,这一场景削弱了公众舆论对拜登的支持,但拜登并没有低头,他乘着这一机会明确宣示他的国际准则:“这里涉及的不只是阿富汗,这里涉及的是终结一个旨在为了重造另外的国家而大规模军事干预的时代。”

大西洋理事会欧洲中心负责人哈达德则发推评论说:这是几十年来,第一位美国总统“最雄辩地拒绝国际主义”。

当然,民主党总统不时重申“美国回来了”,但他有自己的附加条件:他说:“我们应该从我们的错误中汲取教训”。“我们应该赋予我们明确而现实的使命”,“”我们必须更多地对美国的安全集中精力”。

拜登历数自己从担任参议员到担任奥巴马副总统的经历,自夸极富有外交经验,熟悉国际政治。但阿富汗撤离行动似乎没有体现出拜登“丰富的外交经验”。

奥巴马曾经警告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是不可超越的红线,将招致美国军事打击。但是,当大马士革2013年8月穿越“红线”,奥巴马最终没有启动预订的空中轰炸。

拜登把民主国家与独裁政体的对抗置于军事行动之上,这是他任期内的优先任务。在他的表述中,民主制度应该证明自己优越于专制独裁。

在这场民主阵营与专制集团的巨大争斗中,拜登重视的是联盟,这与前任特朗普有着截然的区别。他正准备秋天时组织民主国家元首和政府总理峰会,具体名单尚未公布。

前法国驻华盛顿大使阿尔诺发推评论说:美国“一直在将自己与世界的罪恶隔离开来和传播其模式的好处之间犹豫不决。自 1945 年以来,他们选择成为民主的捍卫者,然后选择成为民主的传教士。现在,他们回家了。”

不过,美国单方面决定全面撤出阿富汗令其盟邦措手不及,却让北京和莫斯科非常欣喜,中俄似乎看到了美国军事解决手段的末路。

前美国国务院反恐官员,现任美国大学公共事务学院教授的Tricia Bacon分析,在撤兵问题上,美国的盟国似乎受到不同程度的挫伤。

拜登发表讲话的次日,星期三,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明显感觉到了拜登在国际问题上的保留态度。拜登向泽连斯基承诺,美国帮助乌克兰反对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侵略,为此将提供军事设备,但拜登没有向满心期望的乌克兰打开北约的大门。

同样,拜登也没有在让基辅担忧的北溪二号天然气工程上让步,传统上美国应对俄罗斯采取制裁,但拜登对这一计划采取了微妙的外交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