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保证:阿富汗战争结束了,每个人都将被原谅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17日在谈话中说塔利班希望与其他国家建立和平关系,并将在伊斯兰法的框架内尊重妇女的权利。

塔利班星期二在喀布尔召开了掌权后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塔利班保证,阿富汗的战争已经结束,他们将原谅所有的对手。

塔利班17日在阿富汗政府垮台后首次向媒体发表谈话,试图将自己描绘得更加温和。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在谈话中向阿富汗人承诺实行大赦,说不会进行任何报复,即便是那些与西方军队合作的人。他说:“我们向你们保证,没有人会去盘问为何那些人帮助西方军队。”

他也说塔利班希望与其他国家建立和平关系,并将在伊斯兰法的框架内尊重妇女的权利。穆贾希德表示:“我们不想要任何内部或外部敌人。”

穆贾希德还发誓要尊重妇女的权利,允许他们工作和接受教育,并说妇女将在伊斯兰教允许的框架内,在社会中扮演活跃的角色。他说:“我们致力于让妇女按照伊斯兰教的原则工作。”

塔利班的另一位发言人沙欣(Suhail Shaheen)说,他们不会像上次统治阿富汗时那样,强制妇女穿覆盖整个头部与身体的全罩袍。他告诉英国的天空新闻:“罩袍不是女性唯一能穿的头巾。我们会有不同类型的头巾,不限于罩袍。”

此外,他说妇女可以接受小学到高等教育,可能包含大学层级的教育。沙欣说:“我们已经在国际会议丶莫斯科会议和在多哈举行的会议上宣布了这项政策。”

穆贾希德还说,塔利班希望私营媒体“保持独立”,但强调记者“不应违背国家价值观”。

阿富汗副总统宣布出任临时总统 声称身在国内呼吁加入抵抗

阿富汗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Amrullah Saleh)8月17日通过推特宣布,自己成为阿富汗的“临时总统”。他表示,自己目前身在阿富汗国内,是合法的看守总统。

曾短暂担任过阿富汗内政部长的萨利赫15日在推特上誓言,“我永远不会,永远不会,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向塔利班恐怖分子低头。我永远不会背叛我的英雄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的灵魂和遗产,他是指挥官,是传奇,是向导。我不会让数百万听从我的人失望。我永远不会与塔利班同在一个天花板下。永远不会。”

萨利赫还称,“在我的土地上。和我的人民在一起。为了一个事业和目的。怀着对正义的坚定信念。反对巴基斯坦支持的压迫和残酷的独裁统治是我们的合法性。”同样在当天,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并占领了被总统加尼(Ashraf Ghani)抛弃的总统府。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主持人亚达·哈基姆(Yalda Hakim)16日在推特上发布的信息,在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之后,萨利赫似乎并没有像前总统加尼一样逃往国外,而是前往了喀布尔以北的潘杰希尔(Panjshir)山谷,与艾哈迈德·马苏德(Ahmad Massoud)会面。

马苏德是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的儿子。他的父亲曾是阿富汗抵抗运动军事领导人,被追授为“阿富汗民族英雄”。2001年9月9日,两名伪装成外国记者的塔利班成员在马苏德身边引爆炸药,致使马苏德当场死亡。哈基姆周二介绍称,在一段流传网络的音频录音中,萨利赫2 宣布自己是国家的看守人,“我为我的国家站起来,战争还没有结束”。

萨利赫17日在推特上写道,“现在与美国总统就阿富汗进行争论是徒劳的。让他消化一下吧。我们阿富汗人必须证明,阿富汗不是越南,塔利班也不像越共。与美国/北约不同,我们还没有失去精神,并看到了未来的巨大机会。无用的告诫已经结束。加入抵抗。”他续称,“澄清一下。根据阿富汗宪法,在总统缺席、逃跑、辞职或死亡的情况下,第一副总统成为看守总统。我目前在我国境内,是合法的看守总统。我正在与所有领导人接触,以确保他们的支持和共识。”

另据阿富汗议员埃莱·艾沙德(Elay Ershad )向BBC介绍称,据她所知,总统加尼在逃跑当天原本正在与他人参加会议,但他随后告诉与会者自己要前往国防部开会,随后便不知所踪。加尼当时很有可能乘坐直升机离开。

美英元首讨论阿富汗议题

同日,美国总统拜登与英国首相约翰逊针对阿富汗局势进行了谈话,这是自塔利班控制阿富汗以来,拜登首次与与另一位世界领导人讨论阿富汗议题。白宫表示,拜登和约翰逊“赞扬了他们的军事和文职人员的勇敢和专业精神”,也表示两国都正在努力将公民和盟友从该国撤离。

欧盟的外交政策负责人博雷尔 (Josep Borrell) 在会后发表声明表示,在塔利班重新掌权后,欧盟只有在塔利班尊重基本权利并防止“恐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的情况下,才会与该组织所领导的政府合作。

白宫表示,两位领导人同意,在塔利班掌权的情况下,需要与盟国就阿富汗的未来援助和支持进行密切协调。约翰逊目前担任七国集团的主席,白宫说约翰逊下周将召开该集团的虚拟会议,讨论阿富汗的发展方向。

欧盟:愿在保障人权的前提下与塔利班合作

此外,欧盟成员国外交部长周二针对阿富汗议题召开紧急会议,欧盟的外交政策负责人博雷尔 (Josep Borrell) 在会后发表声明表示,在塔利班重新掌权后,欧盟只有在塔利班尊重基本权利并防止“恐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的情况下,才会与该组织所领导的政府合作。

他说,为了解决阿富汗日益恶化的人道局势,欧盟将继续向阿富汗人民提供援助。他在公开声明中说:“欧盟与任何未来的阿富汗政府合作的条件是:和平和包容的解决方案,尊重所有阿富汗人的基本权利,包括妇女丶青年和少数民族,以及尊重阿富汗的国际义务,致力于打击腐败和防止恐怖组织利用阿富汗的领土。”

马拉拉:我为我的阿富汗姐妹们担心

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共同得主马拉拉·优素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8月17日在《纽约时报》刊文表示,在塔利班于阿富汗夺权后她对该国妇女安危的担忧。

马拉拉写道,“在过去20年中,数百万阿富汗妇女和女孩接受了教育。现在,他们被承诺的未来正危险地接近溜走。塔利班–在20年前失去权力之前,他们禁止几乎所有的女孩和妇女上学,并对反抗他们的人施以严厉的惩罚–重新控制了局面。像许多妇女一样,我为我的阿富汗姐妹们担心。”她称,“我不禁想起了我自己的童年。2007年,塔利班占领了我在巴基斯坦斯瓦特谷地的家乡,不久之后又禁止女孩接受教育,我把书本藏在长长的、厚厚的披肩下,在恐惧中走到学校。五年后,当我15岁时,塔利班试图杀死我,因为我大声疾呼我有上学的权利。”

马拉拉说,“我不禁为我现在的生活感到感激。在去年大学毕业并开始开拓自己的职业道路后,我无法想象会失去这一切–回到一个由持枪的男人为我定义的生活。”她说,“阿富汗女孩和年轻妇女再次来到我曾经去过的地方–因为想到她们可能永远不会被允许看到教室或拿着书而感到绝望。塔利班的一些成员说,他们不会剥夺妇女和女孩的教育或工作权利。但是,鉴于塔利班暴力压制妇女权利的历史,阿富汗妇女的恐惧是真实的。我们已经听到报告说,女学生被赶出了她们的大学,女工人被赶出了她们的办公室。”

马拉拉说,“这对阿富汗人民来说并不新鲜,他们几代人都被困在全球和区域大国的代理战争中。孩子们出生在战场上。家庭多年来一直生活在难民营中–最近几天,又有数千人逃离了他们的家园。塔利班携带的卡拉什尼科夫手枪是所有阿富汗人民肩上的沉重负担。那些在意识形态和贪婪的战争中把阿富汗人当作棋子的国家,却让他们自己来承担这个重担。”她称,“但是,现在帮助阿富汗人民,尤其是妇女和儿童还不算太晚。在过去的两周里,我与阿富汗的几位教育倡导者谈了他们目前的情况,以及他们希望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位为农村儿童开办学校的妇女告诉我,她已经与她的老师和学生失去联系。”

马拉拉说,“她说:‘通常我们从事教育工作,但现在我们专注于帐篷。’人们正在成千上万地逃亡,我们需要立即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以便家庭不会死于饥饿或缺乏清洁水。她回应了我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一个请求。区域大国应该积极协助保护妇女和儿童。邻国–中国、伊朗、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必须向逃亡的平民敞开大门。这将拯救生命并帮助稳定该地区。他们还必须允许难民儿童在当地学校入学,允许人道主义组织在难民营和定居点设立临时学习中心。”

马拉拉说,“展望阿富汗的未来,另一位活动家希望塔利班能具体说明他们将允许什么。”只是含糊地说’女孩可以上学’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具体的协议,即女孩可以完成教育,可以学习科学和数学,可以上大学,并被允许加入劳动力,做她们选择的工作。与我交谈过的活动人士担心,如果回到只有宗教的教育,这将使儿童没有实现梦想所需的技能,他们的国家在未来没有医生、工程师和科学家。”她说,“我们将有时间来辩论阿富汗战争中的错误,但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必须倾听阿富汗妇女和女孩的声音。她们要求保护,要求教育,要求获得承诺的自由和未来。我们不能继续让她们失望。我们没有时间了。”

塔利班的前世今生

他们称自己为”塔利班”(Taliban)–这在普什图语中是学生的意思。不过,这个伊斯兰激进主义运动的名字很难让人联想到埋头钻研经书的学生,而是更多地会想起恐怖和破坏。

周日,塔利班完成了接管阿富汗政权的行动,他们占领了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数以万计的平民涌入喀布尔机场,为了尽快逃离这个再度被塔利班统治的国度,有些人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攀爬正在起飞的美国军机。

那么,塔利班究竟有什么来头,为什么能够引发如此广泛的恐慌呢?首先声明一下,本文中提到的塔利班,仅指阿富汗境内的塔利班,并不代表巴基斯坦境内的塔利班。

塔利班的组织架构

塔利班是一个内部分工严密、等级森严的伊斯兰激进派组织。2016年以来,希巴图拉·阿洪扎达(Mawlawi Hibatullah Akhundzada)一直是该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宗教学者出身的阿洪扎达是塔利班内部所有政治、军事以及宗教事务的最高权威,其三名副手及一众部长官员则分管军事、情报和经济等不同领域。
“拉赫巴里舒拉”( Rahbari Shura)亦被称为“奎达舒拉”( Quetta Shura)是一个由26名成员组成的塔利班最高议事机构。

塔利班的组织架构塔利班的组织架构

总部设在多哈的塔利班政治部门是塔利班对外联络的代表,负责人是塔利班的联合创始人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同美国开展的和平谈判就是由塔利班的这一政治机构负责的,塔利班的首席谈判代表则是哈吉姆( Mullah Abdul Hakim)。

塔利班的资金来源

通过走私鸦片和海洛因,塔利班开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源。据联合国的一项估算,仅在2018年至2019年,塔利班就通过非法毒品贸易赚了四亿多美元。而按照美国官员的说法,四亿美金相当于塔利班总收入的60%。阿富汗研究中心经济问题专家苏菲扎达(Hanif Sufizada)提供的一份列表显示,除了毒品交易,塔利班其他的经济收入还包括采矿、税收以及捐助。还有一些国家会直接向塔利班提供资金。

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基金会的施泰因贝格( Guido Steinberg)表示,塔利班主要有两个盟友,“一个盟友有些出人意料,那就是伊朗,伊朗革命卫队近年来一直在支持塔利班抗击美国人。另一个重要盟友就是巴基斯坦。”

塔利班的历史

苏联军队撤出阿富汗后,阿富汗境内爆发了血腥的内战,塔利班就在这场内战中应运而生。虽然塔利班直到1994年才正式成立,但它的很多武装人员都有过同苏联占领军战斗的经历,美国中央情报局当时也曾为这些反苏武装暗中提供支持。“塔利班”这一名号也同当时许多武装人员都曾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宗教学校读过书有关。一般认为,这类宗教学校宣扬一种极端化的逊尼派伊斯兰主义。

截止8月16日的阿富汗局势图截止8月16日的阿富汗局势图

伊斯兰神职人员穆哈默德·奥马尔(Mullah Mohammed Omar)则是阿富汗塔利班的创始人。他对苏军撤走之后,阿富汗没有实行伊斯兰法感到非常失望。他召集了五十名学生,誓言要将阿富汗境内的军阀和匪徒赶走,在这个饱受战火蹂躏的国家恢复秩序、和平和安全。在巴基斯坦的支持下,该组织迅速发展壮大,并接管了越来越多的阿富汗省份和城镇。因为塔利班所到之处铲除腐败,恢复商业安全,因此受到普遍欢迎。

1996年,塔利班占领了首都喀布尔。截至1998年,塔利班已经控制了阿富汗大约90%的领土。

塔利班的意识形态:伊斯兰的沙里亚法规

不过,清除腐败,促进商业,并不是塔利班统治的全部。这一激进派伊斯兰组织的意识形态是以沙里亚法为基准的。掌握政权之后,塔利班就要求人们严格遵守沙里亚教规,人权和女性权利受到严重打压。

从十岁开始,女孩子就不准再去上学。女性必须穿戴罩袍,她们被禁止驾车,否则将面临极刑,没有丈夫或兄长陪同,女性不得单独前往公共场所。电视、音乐和电影院等文娱活动被全面禁止,杀人或通奸都会被公开处死,小偷则会被砍掉手臂以示惩戒。

Afghanistan Talibanned | Drachen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统治期间,风筝也被列为违禁品。

美国的阿富汗问题研究者柏林( Jessica Berlin)认为,同二十多年前相比,今天的塔利班并没有实质性改变。她对德国之声表示:“从坎大哈和过去几周被占领的其他地区传来的消息看,情况并不乐观。我们没有特别的理由去相信塔利班已经变得更加人道了。”

第一次塔利班统治的终结

由于严重践踏人权,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一度陷入国际孤立,但国际社会并未出面干预。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改变了一切。本拉登及其基地组织对美国发起的恐怖袭击造成近三千无辜民众死于非命。

由于塔利班政权拒绝交出藏匿境内的本拉登,美国对阿富汗发动袭击,并最终导致了塔利班政权的垮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