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两名澳媒记者“逃离”中国 外国驻华媒体报道遭遇“寒冬”

澳广驻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右)与澳大利亚金融评论驻沪记者迈克·史密斯Mike Smith2020年9月8日在机场(源自澳广记者博图斯的推特账户)

中国与美澳等国关系日益恶化导致中共当局加紧对外媒记者进行报复。澳大利亚最后两名驻华记者在遭国安警察骚扰约谈、被限制出境后最终于9月7号得以离开中国。此外,中国近期还驱逐美国媒体记者和暂停续签外国记者签证。这些都引发国际关注,令人担忧外国媒体在华报道会更加艰难。

澳大利亚已无驻中国记者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常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AFR)常驻上海记者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在中国经历“惊心动魄”的120个小时“人质外交”后,星期一(9月7日)晚得以紧急撤离中国,9月8日回到悉尼。

这意味着自1970年代中期以来,首次出现没有一名资质认证过的澳大利亚记者派驻中国的境况。

据澳广等媒体报道,这两位澳藉记者都用”恐惧、”害怕”、”不再安全”形容离开中国前的最后5天。他们都对以这样的结局深感“失望和悲哀”。

9月3日午夜刚过,多名穿制服和便衣的国安人員分别出现在比尔在北京和迈克尔在上海的家门口,告知他们因涉入“国家安全调查”需接受讯问,并禁止他们离境。

第二天,两人分别前往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和上海领事馆并接受建议留在澳大利亚使领馆受到庇护。随后,澳方与北京展开多日外交交涉和谈判,确保两位记者在接受讯问后能安全离开中国。

两人返回澳大利亚后接受自家媒体访问时透露,在接受国安官员讯问时,都被问到关于成蕾的问题。比尔告诉中国国安官员他和成蕾只是一般交往,而迈克尔则说从未与成蕾交谈过。

成蕾是澳籍华裔媒体人、被中国当局抓捕前是一位致力于“讲中国故事”的中国央视英文频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著名财经主持人。澳大利亚外长佩恩8月31日在一份声明中证实,成蕾8月14日被中国扣押,目前处于监视居住状态。澳大利亚官员几周前通过视频对成蕾进行了领事探访。

迈克尔回到澳大利亚后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撰文称,中国当局对他和比尔·博图斯的行动显然是“政治性”的。

两位澳媒记者的离境也让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发表声明谴责北京这种损害新闻自由的非正常举动。声明还说,北京的这种做法在外国记者中造成了恐怖,让这些记者担心自己会沦为中国人质外交的牺牲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则在星期四(9月10日)回应说:“关于两名澳大利亚记者,中方有关部门在办理一起案件过程中依法对其开展调查询问工作,这是完全正常的执法行为。所谓‘人质外交’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说,澳大利亚国家情报机构人员在几个月前“突袭”搜查了中国驻澳媒体记者居所,对记者进行了数小时的盘问,并带走了记者的手机、U盘等设备。此外,澳情报人员要求中国记者就此次搜查活动对外“保密”。

赵立坚也表示,澳方迄今未就此举给出合理解释且未向中国记者归还全部被扣押物品。“中方要求澳方立即停止野蛮无理行径,停止以任何借口对在澳中方人员的骚扰、打压。”

ABC报道说,一名政府消息人士证实,澳大利亚当局曾与中国记者谈话,作为对外国干预调查的一部分,但表示询问是合法的,这表明中国外交部的说法耸人听闻,夸大其词(lurid and exaggerated)。

报道说,被查人员中有一些是一个微信群的成员。澳大利亚当局认为,新南威尔士州工党后座议员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的雇员张智森(John Zhang)利用这个微信群,鼓励莫索曼为中国政府的利益倡辩。

报道还说,澳大利亚政府还吊销了微信群中的两位知名中国学者的签证。

这位消息人士还表示,中国政府之所以现在才提起此案,是因为其骚扰两名澳大利亚记者的方式受到了外界的批评。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表示,中国媒体报道澳大利亚安全机构人员和警察几个月前搜查了中国记者的住所和设备,“这也让人想到,针对澳大利亚驻华记者采取的行动,可能是对在澳中国记者遭遇的某种报复。”

澳大利亚智库澳洲战略研究所(ASPI) 的休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表示:“具体说来,威胁拘留和审问澳大利亚的两名记者是对澳大利亚采取的又一项强制措施。”

西澳大利亚大学珀斯美国-亚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 at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负责人戈登·弗雷克(Gordon Flake)说:“中国的环境不仅对澳大利亚人越来越不利,对国际社会也越来越不利。这一事态发展最令人担忧的不是它对澳大利亚的影响,而是中国,以及中国走向。”

停止续发美媒记者证

此前一天,驻华外国记者会协会还发表了一则声明,对中国当局停止为在华美国媒体的外国记者续发记者证感到震惊,批评中国外交部发出允许继续使用过期记者证的信件,迫使驻华外国记者陷入不安全的临时身份状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华尔街日报、彭博社等4家媒体的至少5名不同国籍的记者受到影响。

声明表示,中国政府明确说这是对美国处理中国官媒驻美记者签证问题的回应。外交部官员暗示,这类发给驻华外国记者的信函可以随时取消,将外国记者置于随时被驱逐的威胁之下。

外国记者证通常有效期为一年,但今年许多外国记者证有效期被缩短到半年,甚至90天。外国记者只有获得更新的记者证后才能在中国合法居住和从事报道。

四十年来最严峻时期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展江教授表示,目前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外国媒体在华报道所面临的最严峻的时期。

他说:“中国实际上是在改革开放以前,特别是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就有记者派驻中国。所以,现在这种局面应该说是最紧张,中外的媒体交流处于最低潮吧。确实,这个局面是多少年没有见到过的。这和十几年前,我记得,在新华社开了一次世界媒体峰会时候的情况应该说很不一样了。当时国家主席胡锦涛说,外国记者越来越多地报道中国,是对中外的交流、外国了解中国是特别有帮助的。我那次特别注意到,中国最高领导人少有地正面肯定外国媒体在中国的作用。应该说,他讲的外国媒体,主要还是欧美国家的媒体吧。所以,现在的情况确实比较严峻,对,相当相当严峻,这个局面确实让人比较担心。”

担忧成为人质外交棋子

加拿大环球邮报驻北京分社社长万德山(Nathan Vander Klippe)不愿就外国媒体在中国未来的境遇发表评论性看法,只愿讲述事实性的感受。他表示,中国政府的举动在外国记者中造成了恐惧,担心他们可能成为中国“人质外交”的对象。

他说:“我们从在中国的外国记者那里听到,这在记者中造成了一种恐惧,就是中国的‘人质外交’的做法可能扩大到在中国的外国记者身上。这造成的寒蝉效应是,目前能在中国从事报道的外国记者更少了。不过,许多离开中国的外国记者从其他地方继续报道中国。我认为,你会发现,仍留在中国的外国记者,继续尽最大努力报道中国,我不认为任何记者想改变我们在中国从事报道的方式。”

美中关系恶化的一方面

中国今年上半年前所未有地驱逐许多美国记者的媒体战,展江教授表示,这是中美关系目前大局的一个方面。

他说:“我觉得中国向外国媒体越开放,对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越有利,而且这往往是一个成本比较低的做法。但是问题是,现在这种情况的出现,官方,包括中国官方可能都不会认为是自己造成的呀。所以,他的核心还在于中美关系。当然澳大利亚这次这样被中国对待,可能也就是因为它在很多方面配合特朗普总统政府吧。”

今年4月澳大利亚政府呼吁国际社会针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源头展开“独立调查”后,中国驻澳洲大使成竞业立即警告,北京可以采取措施,让中国人不买澳洲的产品,不到澳洲旅行。

中国随后对进口的澳大利亚大麦加征80%的关税,还以检疫为由禁止4家澳大利亚出口商向中国出口牛肉。再后,中国又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加征进口关税,并限制中国人前往澳大利亚旅游和留学。北京否认加征关税的措施是对澳大利亚进行报复。

今年7月,澳大利亚政府修改了前往中国的旅行建议,警告本国公民在中国大陆可能会遭到“任意拘留”。

此次发生以澳大利亚记者为“人质”的前所未有的事件,令已经受到贸易、间谍活动、香港问题和新冠病毒疫情影响的澳中紧张关系进一步恶化。

而此次澳大利亚记者的事件也正值美中关系近期全面恶化,双方就新闻记者的纠纷相互采取报复行动之际。

近年,在美国向中国包括“大外宣”的媒体敞开大门的同时,美国媒体网站几乎全部遭到中国的封杀。

美中媒体战始于今年2月。华尔街日报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使中国感到不满。中国外交部要求正式道歉,而当该报的道歉不能令中共“满意”之后,该报驻北京的3名记者2月19日被驱逐。

美国国务院3月宣布认定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及人民日报5家官媒喉舌为“外交使团”。随后美国国务院要求4家机构的人数从160人减至100人。

中国随即进行报复,吊销了美国3家主要媒体十几名驻京记者的记者证,要求离开中国,而且不能前往港澳报道。同时,中国还要求对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几家在华媒体所有人员进行财产等详尽申报。

美国国务院5月宣布把中国驻美记者的签证期限和续签期限都改为90天。随后,中国政府停止为多家美国媒体驻华记者续发记者证。中国外交部官员称这是中国回应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待中国驻美官媒记者的“对等举措”。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表示,美国对中国宣传机构的限制与中国打压美国自由媒体没有可比性,北京任何限制美国媒体记者的做法都将得到华盛顿的“对等”回应。蓬佩奥敦促中国政府立即信守其尊重言论自由包括新闻业者言论自由的国际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