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作出歷史性裁決,墮胎不再是聯邦憲法保護的權利,拜登稱這是悲哀一天,美西岸3州承諾捍衛墮胎權 共和黨領袖歡呼歷史性勝利

抗議者聚集在美國最高法院外,抗議最高法院推翻墮胎權。(2022年6月24日)

美國最高法院今天表決推翻了1973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保障墮胎權的裁定,結束墮胎的憲法保護,並允許美國各州頒令禁止墮胎。美國共和黨方面宣稱支持該裁決,民主黨陣營發聲抗議稱失望。拜登對最高法院的裁決表示失望。而美國密蘇里州今天宣布將立即頒法,並成為第一個禁止墮胎的州。

美國最高法院6月24日作出裁決,推翻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裁決,認為聯邦憲法沒有賦予墮胎的權利,是否允許墮胎應該由各州自行決定。

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了墮胎為憲法所保護的權利的裁決,將是否允許墮胎的問題交由各州自行決定。過去50多年來,墮胎在全美範圍都是合法的。

“憲法沒有提到墮胎,任何憲法條款都沒有暗含對這種權利的保護,”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在和其他四位保守派大法官在多數意見中寫道。“現在是遵從憲法,將墮胎問題交還給民選代表的時候了。”

在星期五裁決出來的不到兩個月前,阿利託的裁決草案曾被洩露給媒體,隨即引發了支持墮胎權利的活動人士在全國范圍內的抗議。

最高法院推翻了該院之前於1973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以及另一個“計劃生育組織訴凱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中的裁決。雖然這項最新裁決並沒有禁止墮胎,但是其法律影響幾乎會立即波及全美國。

支持選擇權、也就是墮胎權利的研究組織古特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預計,26個州將會在“羅訴韋德案”裁決被推翻後禁止墮胎,其中大多數州在美國南方和中西部。這可能會迫使數百萬想要尋求墮胎的女性前往墮胎權受到保護的州。

最高法院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索尼婭·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和艾蕾娜·卡根(Elena Kagan)發表了犀利的異議。他們在反對意見中寫道:“今天裁決的一個結果是肯定的:束縛女性的權利以及她們作為自由平等公民的地位。”

在白宮,拜登總統對這項裁決予以譴責,但是懇請抗議者保持和平。拜登說:“非常明確的是,我們國家女性的健康和生命現在處在風險之中。這對國家來說是令人悲哀的一天。”

美國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德(Merrick Garland)在一項聲明中說,司法部“強烈反對最高法院的裁決”,並且“將不遺餘力地保護和推進生育自由”。

最高法院的裁決涉及一個受到密切關注的案件。這個案件有關密西西比州的一項法律,該法律禁止懷孕15週後的幾乎所有墮胎,比“羅訴韋德案”中確立的可以乾預墮胎的截止階段要早好幾週。

密西西比州唯一的墮胎診所傑克遜婦女健康組織(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在聯邦法院對2018年出台的這項州法提出挑戰,稱該法律違反近50年的最高法院判決先例。

在兩個下級法院做出支持診所的判決後,密西西比州在其他25個共和黨控制的州的支持下,上訴美國最高法院,要求大法官推翻“羅訴韋德案”和“計劃生育組織訴凱西案”。他們在上訴訴狀中稱,憲法中隻字未提“支持墮胎權”。

最高法院中的六名大法官對此表示同意,他們都是由共和黨總統任命的。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贊成維持密西西比州的法律,但表示他不會更進一步終止憲法所保護的墮胎權。

在美國,很少有問題像墮胎那樣造成撕裂。過去50年來,美國保守派人士以保護未出生的生命為理由, 一直反對“羅訴韋德案”允許墮胎的裁決。但他們之前在最高法院缺少足夠的票數來推翻這個裁決。

2016年,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他任命了三名反對墮胎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情況隨後發生了變化。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獲得了6比3的絕對多數,保守派大法官推翻墮胎裁決的可能性隨之增加。

特朗普對星期五的裁決表示興奮。他在一個聲明中說:“今天的裁決是對一代人生命的最大勝利。這個裁決與其他最近宣布的決定得以成為可能,是因為我兌現了所有承諾,包括提名三名深受人們敬重和堅定的憲法派人士出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並讓他們的提名得到確認。”

一般而言,最高法院遵循其判決先例中確立的原則。持反對意見的大法官寫道,最高法院的裁決違反了這項一貫的法律準則。

但是阿利托表示,存在先例被推翻以及可以被推翻的情況。他指出,比如在1954年的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裁決中,最高法院宣布1896年做出的讓美國種族隔離合法化的裁決無效。

阿利托寫道,最高法院的裁決僅限於墮胎,不會影響其他權利。但是批評這項裁決的自由派批評者擔心,裁決將打開推翻最高法院承認的其他權利的大門。

偏左的布倫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高級研究員、喬治城大學法學教授卡羅琳·弗雷德里克森(Caroline Fredrickson)說:“如果你廢除一項法律,是建立在對支撐它的法理論據的根本分歧之上的,那麼同樣的理由也會讓其他裁決被推翻。”

由於裁決草案之前已被洩露出來,星期五的裁決並不令人吃驚,但是還是在華盛頓和全美各地湧現了巨大反響。

著名的反墮胎組織全國生命權(National Right to Life)的主席卡羅爾·託拜厄斯(Carol Tobias)在一個聲明中說:“這對未出生的胎兒和他們的母親來說是偉大的一天。最高法院正確地做出裁決,認為憲法沒有賦予墮胎的權利,因此允許人民通過他們選出的代表在這個非常重要的決定中發出聲音。”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最高法院周五作出撤銷墮胎憲法保護權的決定後,指責該法院 “攻擊了數百萬美國婦女的基本自由”。奧巴馬稱,”今天,最高法院不僅推翻了近50年的歷史先例,還將最個人化的決定留給了政客和意識形態者的隨意性。”

美國前共和黨副總統彭斯周五則熱烈歡迎最高法院撤銷墮胎權的決定,彭斯稱應把這個墮胎保護權”丟進歷史的垃圾堆”。他說,最高法院糾正了歷史錯誤。。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肯塔基州共和黨人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稱讚這項裁決是“勇敢和正確的”,“是對憲法和我們社會中最弱勢者的歷史性的勝利”。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紐約民主黨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在一份聲明中說:“今天是我們國家有史以來最黑暗的日子之一。數以百萬計的美國婦女的權利被五名非民選的大法官剝奪了。”

主要的墮胎權利組織全國墮胎權利聯盟-美國支持選擇(NARAL Pro-Choice America的主席米妮·提馬拉於(Mini Timmaraju)在一份聲明中說:“這個裁決是最壞的情況,但這並不是這場鬥爭的結束。十個美國人裡面有八人支持合法墮胎的權利,他們不會罷休。11月將進行選舉,極端主義的政客們將會得到教訓:當你們支持我們的權利時,我們支持你們的席位。”

美國主要的計畫生育組織周五發誓要繼續 “戰鬥”。該組織對婦女鼓勵稱,”你可能感覺到很多情緒–痛苦、憤怒、迷惑。沒事的,我們和你在一起,我們永遠不會停止為你而戰,”

有關這項裁決的新聞也成為全球的頭版頭條。梵蒂岡的宗座生命學院(Academy for Life)讚揚最高法院的裁決讓世界思考生命議題,但是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則稱裁決是“對女性人權和性別平等的巨大打擊”。

巴切萊特在一個聲明中說:“50多個之前曾有限制性的法律的國家在過去25年間放鬆了他們的墮胎法律。今天的裁決讓美國遺憾地離開了這個進步趨勢。”

全美各州預計到會有這個裁決,都在修改他們的墮胎規定,意識形態傾向不同的州議會做出不同的修改。

在保守州,立法者除了通過旨在在“羅訴韋德案”被推翻後生效的所謂“觸發法”外,還採取行動收緊了對墮胎的限制。俄克拉荷馬州今年3月頒布的一項法律禁止在懷孕期間的任何時候墮胎。

一些偏向自由派的州則通過立法擴大墮胎服務的可及性。一些州正在考慮允許護士進行墮胎手術的法律。

在最高法院做出這項裁決之際,公眾對墮胎的接受程度卻是越來越高。在今年5月份裁決草案洩露後蓋洛普(Gallup)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5%的美國人自認為是支持墮胎的“支持選擇權”派,這是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的最高水平。

不過,在“羅訴韋德案”的裁決被推翻後,墮胎仍將會是政治上導致撕裂的議題。墮胎權利組織正準備在州法院挑戰新的州禁令和限制,這將引發曠日持久的法律戰。

古特馬赫研究所的州政策分析人士伊麗莎白·納什(Elizabeth Nash)說:“部分問題是,你要提起這些案件,必須要在州憲法中找到一些保護。”

納什指出,讓挑戰州墮胎禁令的努力變得複雜的是,阿拉巴馬、路易斯安那、田納西和西弗吉尼亞這四個州已經通過了州憲法的修正案,規定州憲法不承認墮胎權。在堪薩斯和肯塔基這兩個州,選民預計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就這個問題進行投票。

墮胎不再是聯邦憲法保護的權利

這項裁決在最高法院獲得了多數大法官的支持。九名大法官中有五人支持,三人反對,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對密西西比州的墮胎禁令表示支持,但對徹底否定墮胎權利的做法持保留意見。

美國媒體報道認為,最高法院的這個意見無疑將會在美國引起一場政治風暴,促使各州制定法律阻止墮胎。

這最高法院6月24日作出的裁決支持密西西比州關於懷孕15周後不許墮胎的禁令。據國會山報報道,預計,最高法院的這一裁決將會導致美國南部和中西部幾十個州收緊對墮胎的控制,其中會有13個州將會自動禁止墮胎。

對於保守派來說,最高法院的裁決標誌着他們為禁止墮胎而進行的長期遊說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法學教授瑪麗·齊格勒(Mary Ziegler)表示:“從刑法的角度來看,這個裁決造成了很多不確定性和潛在的延誤。”

多年來,墮胎權利團體基本上是向聯邦法院表達自己的訴求,試圖阻止各州通過新法限制墮胎。但是,齊格勒表示,現在聯邦憲法不再對墮胎權利提供保護,這些團體的公關目標將會改變。可以預期,有關支持和反對墮胎的爭議將會從聯邦法院轉向各州的法院。

密蘇里州今開禁止墮胎第一槍 美西岸3州承諾捍衛墮胎權

美國最高法院6月24日推翻“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歷史性裁決、終結墮胎權憲法保障之後,加州、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等西岸3州共同發表聯合承諾,捍衛墮胎權。

這份聲明指出,“加州、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州長24日發表多州承諾(Multi-State Commitment),捍衛墮胎和避孕藥等生育保健的權利,並承諾保護家長和醫生對抗其他州將其墮胎禁令灌輸到我們幾個州的做法。”

在上述的美國加州、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是民主黨佔多數。最近幾年,這三個州在立法上取得長足進展,目的在體現選擇墮胎的權利。

它們6月24日宣布的承諾包括,阻止地方執法機構與墮胎被定罪州的警察在相關案件上合作,以及禁止將任何因合法墮胎而被當局通緝的人引渡到州外。

1973年,美國最高法院以7票對2票做出畫時代的“羅伊訴韋德案”裁決後,美國女性在懷孕期三階段的(trimester)第一階段內墮胎的權利才在全國受到保護。

據密蘇里州總檢察長周五宣布,在最高法院決定撤銷墮胎權後,這個保守的美國中部州正在成為禁止選擇性墮胎的第一個州。埃里克-施密特在一條推特上說:”對於生命的神聖性來說,這是具有紀念意義的一天。”他在推特上還附上一張圖片,顯示他批准了在密蘇里州 “真正 “結束墮胎的文本。

其實該州到目前只有一家診所允許墮胎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