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不需要想起,因為永遠不會忘記

那年,一群朝氣蓬勃,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他們有夢想,有志向,有擔當,他們無懼邪惡,無懼艱險,無懼犧牲,他們在那一年為了嚮往自由,追求正義,獻出了鮮紅的熱血,獻出了年輕的生命,獻出了無悔的青春,他們雖然倒下了,但他們的精神激勵着無數的有心人。網友@孤鶩獨翔2022發帖說:三十多年了,天國的你想必依舊娉婷翩然, 原諒我的怯懦,明天我不敢為你吶喊,今夜就讓我用你留在人間的火種點上紅燭,燭淚是對光明最崇高的祭奠。

如果說當年廣場上的年輕人最大的訴求是反腐敗反官倒,對民主的建制與內涵還缺乏清晰的認識,那麼經歷三十三年的社會變遷,旁觀或親歷過那場運的一代人以及他們的晚輩對政治改革有了更成熟的認知思考與更具體的訴求。上海部分企業家和投資人發表的一封公開信在朋友圈傳播並獲得廣泛共鳴,公開信作者從中國當下經濟社會現實的角度發出,呼籲中國政治體制改革,與現代政治文明接軌。公開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上海及全國各界同胞:在長達兩個多月的封城時間裡,我們部分居住在上海相鄰地段的企業主和投資人不得不暫停工作,研判時局,初步達成一些共識。可嘆我們這幾個稍有所成的創業者和投資人,雖坐擁滬上及全國數千億人民幣投資規模,僱傭員工數百萬,卻舉步維艱,為了填飽家人肚子,忍辱加入高價團購接龍大軍,期間屢受街道、居委、警署及不明身份人士逼迫強制隔離、上門消殺諸般威脅,不菲房產根本無法成為我們家人的庇護所……感謝上海這屆政府,讓我們徹底清醒過來,乃至覺醒起來,我們不再甘為待宰肥羔羊,“解封”在即,我們將不得不接受經濟規律為我們做出的命運抉擇:躺平清零!復工不復產!喜迎二十大!

外部環境四面楚歌,內部政府信用坍塌,“解封”之日即外資離境之日、內資外逃之日,隨即大規模的企業破產重組、清算將擊破民眾對經濟復蘇的最後一絲幻想。“內循環”?“韭菜”已被割了數茬,“法治”淪為“人治”,經濟被政治綁架,數百萬“新冠”畢業生將不得不融入失業人潮,社會動蕩不可避免,何談“內循環”!

經濟規律作用於所有企業家與創業者群體,甚至所有民眾。而我們因應即將來臨的經濟危機,忍痛向社會公布我們部分企業家和投資人集體商議後作出的如下舉措,並期待社會能有所共鳴:裁撤冗餘部門,精簡業務;變賣不良資產,準備進入“冰川期”;未來數年不準備或無能力吸收“新冠”畢業生;鼓勵現有員工主動降薪,共克時艱;拓展海外市場,為他日國內經濟重建存續生機。

我們這一代人是在改革開放大潮中、在“半封建半自由”所謂市場經濟中努力成長起來的,有着充分自主意識,熱望公平競爭,我們期盼公民社會,人民應拿回公民權利,重建國家秩序。為此,我們期盼二十大能為我們帶來如下春風:政治體制改革刻不容緩,給經濟發展解除政治束縛;嚴厲懲處疫情防控期間違法亂紀、罔顧民意的各級政府和基層官員,以挽回政府形象,重建政府信用;平反冤假錯案,如“任案”、“孫案”等,追回蒙冤企業家損失;釋放平反良心犯、思想犯、政治犯,他們是民族脊樑、國之瑰寶;釋放平反疫情期間為民發聲或捍衛個人權益而遭受政治、司法迫害的公民,嚴懲僭權濫抓濫捕的執法、司法人員,整肅公檢法隊伍,去其政治化,挽回民心;確立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尤其應確立私人住宅為永久產權(家庭最後的庇護所);還權於民,重新制憲,開放黨禁報禁,消除特權階層,取消戶籍、政審等封建制度和其他一切違反人類道德良知的不合理制度。我們內心憤懣,本欲斷臂求生,“長痛不如短痛”,但念及同胞生計,不罷工罷市,不大規模裁員;作出如上保全舉措,已是萬般無奈之策。國家一日不改革,政府信用一日無可重塑,自由市場一日不得指望,我們將永無寧日!

全國各地的企業家和投資人,如果您認同我們的舉措,支持我們的主張,請在各種可以發聲的社交媒體表明您的態度,我們翹首以待!我們也期待全國高校學人、社會各界精英和廣大工商業人士,共同聲援我們的舉措和主張,同聲共氣,守望相助!

(來自別媒體,不代表中華時報觀點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