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 上海排隊限號 鄭州“紅碼”限行

近日上海多家銀行天天有儲戶排長隊等候取錢

據新浪財經今天6月18日消息說,近日上海多家銀行天天有儲戶排長隊等候取錢。有的老人凌晨2時,搬來小板凳,在中國郵政儲蓄銀行上海浦東新區洋涇營業所坐等排號,然而,5點不到就已“無號”可取。銀行窗口辦理業務每天限號40個,自動取款機時好時壞,附近居民尤其是老人們存錢、取錢、轉賬甚至繳納水電煤費來回折騰好多天,還是無法辦理,叫苦不迭。

據張女士反映,徐彙區天鑰橋路的中國郵政儲蓄銀行徐彙支行從6月初開始就大排長龍,門外有不少老人排隊等候,往往一排就是幾個小時,張女士用手機記錄下了6月6日、7日、13日、14日銀行門口排隊情況,畫面中有拄拐杖的老人。

河南鄭州“紅碼”限行

4月中下旬開始,中國河南、安徽等地多家村鎮銀行相繼爆出客戶存款“被失蹤”事件,引發儲戶維權行動以及社會輿論的關註。多家媒體調查報道顯示,涉及本輪村鎮銀行存款暴雷的村鎮銀行或許不止4家,而可能至少包括河南省4家村鎮銀行,和安徽省2家村鎮銀行。除了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和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外,還有安徽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安徽歙縣新淮河村鎮銀行。總涉及到的存款可能超過397億。

讓人吃驚的是,這些存款基本上是異地儲戶通過網際網路金融平臺線上存入以上各家村鎮,百度旗下的度小滿、小米旗下的小米旗下的“天星金融”、中國人壽控股的濱海國金所、中國電信(3.750, -0.02, -0.53%)旗下翼支付,還有360和挖財,隨便挑出一家來,都是妥妥的一線大品牌、大平臺。

另據消息,河南幾家村鎮銀行暴雷後,中國各地“苦主”前往鄭州市抗議當局對幾家地方銀行進行調查時,凍結了他們的存款。但他們中的許多人抵達後發現自己手機上的健康碼從綠色變成了紅色,這意味着他們將無法自由行動。

據紐約時報的報道,浙江一家紡織企業的老闆湯姆·張(音)表示,周日在前往鄭州的火車上,他的健康碼就變紅了,但他是來自並沒有新冠病例的城鎮。他還說,抵達鄭州後,警察攔住他,告訴他紅碼意味着他已構成公共衛生風險。他說,鄭州警方將他拘留在當地一處圖書館大約12個小時之久。湯姆·張說,他的賬戶里大約有300萬元存款。

湯姆·張去河南討說法,綠碼變紅碼並非個案,河南幾家村鎮銀行的數百名儲戶幾個月以來無法正常取款。許多上訪者都將自己的紅碼發到中國的社交媒體上,表明這種莫名其妙的變色並非巧合。他們的控訴很快激起了公憤和質疑。

習近平6月17日主持政治局會議審議“第八輪巡視金融單位整改報告”。據報道,該次會議指出,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巡視工作,將其作為推進“自我革命”、“從嚴治黨”的戰略性制度安排。

會議還說,金融單位黨委履行整改主體責任,一些“突出問題”和“風險隱患”得到了化解…。

中共紀檢監察機關和組織部門“嚴肅查處”了一批違紀違法問題。

這次會議最後強調,要堅持以習近平思想為指導,…“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