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任首次亞洲行:致力於北韓無核化、美韓半導體合作、把中國重新置於地緣政治核心

2022年5月21日,在韓國首爾,美國總統拜登出席了由韓國總統尹錫悅在韓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的國宴。 AP – Evan Vucci

中華新聞通訊社/中華時報5月22日訊)拜登上任首次亞洲行,然而他卻在等了16個月之後開啟其作為總統的首次亞洲之行。

週五抵達韓國先拜訪了三星的半導體生產線,隔日和韓國總統尹錫悅舉行會談。拜登接下來將前往日本參加「印太經濟框架」和「四方安全對話」的相關活動,這被認為是美國為了與中、俄抗衡改採取的行動。

美國總統拜登週五(5月20日)下午抵達韓國,正式展開此次對韓國和日本共為期六天的訪問之旅。拜登乘坐空軍一號總統專機達到駐韓美軍烏山空軍基地之後,便直接前往三星電子平澤工廠,並且在該處和剛上任不久的韓國總統尹錫悅首度會面。兩國領導人參觀了三星的半導體生產線。

拜登和尹錫悅舉行會談

5月21日下午,拜登拜訪韓國國家公墓 ── 首爾顯忠院,那裡埋葬著許多在北韓戰爭中與美軍並肩作戰的韓國士兵。隨後,拜登前往龍山總統府與尹錫悅舉行了會談,兩國領導人接著舉行共同記者會。尹錫悅在會後為拜登設宴,據稱一些韓國企業集團高層也受邀出席。

拜登在會談時提到,美韓70年來的同盟關係是兩國安全的核心關鍵點,具有遏制北韓、維護印太自由開放合作秩序的作用。在記者會上,尹錫悅表示,兩國將致力於建立全球全面戰略同盟關係,共建基於規則的秩序,將「促使北韓實現完全無核化」定為雙方共同目標。此外,他也提到兩國今後將在半導體、動力電池等戰略產業領域擴大相互投資、合作以穩定供應鏈。目前,韓國工業的兩個巨頭 ── 三星和現代都正籌備在美國開設大型工廠。

繼日前宣布投資超過55億美元在美國佐治亞州,建設專門的電動汽車和電池生產廠房後,現代汽車集團再宣布,在美國追加投資50億美元,與當地企業合作,研發機器人和自動駕駛等技術。

5月22日至24日,拜登將前往日本進行訪問。共同社報導,預計拜登將發表關於「印太經濟框架」(IPEF)的談話,以抗衡中國推進的「一帶一路」。

除此之外,拜登也會參加24日在東京舉辦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高峰會,與會人還有日本、印度、澳大利亞領導人,共同社稱四國首腦將在會上發布涉及俄烏戰爭和中國的聯合聲明。

拜登稱美國做好準備 不擔心北韓或再核試

美國總統拜登由南韓轉往日本訪問之前,被記者問到是否有任何說話向北韓領袖金正恩傳達,拜登傳達一個簡單信息,他說「你好……就是這樣」,意味這個話題到此為止。拜登又說,他在區內期間,不擔心會有新武器試驗的風險,強調美方對北韓的任何行為都已做好準備。

拜登在南韓最後一日行程,與總統尹錫悅一同視察南韓空軍作戰司令部航空航天作戰本部。拜登說,作戰本部是美韓聯合應對不斷升級的北韓核導威脅的核心基地,也是美韓同盟的象徵。

尹錫悅指出,今次與拜登一同訪問作戰本部,象徵韓美同盟關係堅不可摧。他又強調,韓美官兵之間的友誼是韓美同盟的堅強後盾。

北韓今年已經試射了16次導彈,其在3月份試射的洲際彈道導彈甚至展示了包括整個美國本土在內的潛在射程。在拜登前往韓國的途中,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空軍一號上對記者說,美國已經與首爾和東京協調好如何應對北韓在拜登訪問期間,進行核試驗或導彈襲擊的可能性。如今北韓正在蔓延的新冠疫情增加了整體局勢的不確定性,拜登表示美國之前已向北韓表明有意提供新冠疫苗,但未獲得回應。

沙利文本週稍早也與中國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通話,並敦促北京利用其影響力說服北韓停止武器試驗。沙利文提到,拜登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在未來幾周內舉行電話會議。

拜登借亞洲行把中國重新置於地緣政治核心

拜登由南韓轉往日本訪問之前,向傳媒揮手。(美聯社)

然而他卻在等了16個月之後開啟其作為總統的首次亞洲之行。為什麼拖了如此之久,法國世界報刊文分析,這一長時段的延遲首先與其任職後的處境有關:阿富汗匆忙撤軍;需在國會通過一系列競選時承諾的法案;隨後便是政治上、軍事上全力以赴支援烏克蘭打擊俄羅斯侵略者。

華盛頓現在似乎要把中國重新至於地緣政治優先事項的核心,在白宮看來,關鍵的問題,從歐洲到亞洲,仍然是自由民主國家集團如何凝聚起來對抗威權政權。白宮在其2月份公布的一份關於印太地區的戰略文件中說:我們的目標不是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塑造它所處的戰略環境,在世界範圍內建立一種最有利於美國、其盟友和夥伴以及我們共同利益和價值觀的影響力平衡。”

6月底,北約將在馬德里峰會上通過一項新的戰略概念,這是一份規定其原則和優先事項的重要文件。根據世界報的信息,美國將再次推動將中國納入聯盟的視野。 2021年6月北約峰會結束時發表的最後公報已經指出:”中國公開的野心和堅定的行為是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和對聯盟安全重要領域的系統性挑戰”。

華盛頓今天希望在烏克蘭戰爭的背景下更清楚地揭示莫斯科和北京之間的某種共謀關係,以說明中國為俄羅斯提供了便利。沙利文周三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主任楊潔篪通電話時後者警告說,”台灣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和最關鍵的問題”。

對拜登政府來說,烏克蘭戰爭的教訓是行動和政治雙重的,在軍事層面,美方正在重新審視對台灣的援助。美國媒體報道說,華盛頓現在認為做好與中國的不對稱衝突而不是常規衝突要有用得多。這意味着提供更輕、更機動、高精度的武器裝備。烏克蘭戰爭顯示了無人機、”毒刺 “系統對低空飛行的飛機和直升機以及標槍對坦克的可怕效力。

在政治層面,拜登政府認為,西方的凝聚力和對俄羅斯的反應,包括制定前所未有的經濟和金融制裁,可以對中國起到警示作用。北京顯然注意到了俄羅斯軍隊的驚人挫折和莫斯科日益嚴重的外交孤立。3月份,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警告美國不要在亞洲製造分裂對抗。“把地區帶上碎片化、陣營化的邪路,與歐洲的北約東擴一樣危險。 ”

根據北京的說法,華盛頓是烏克蘭戰爭的幕後推手,因為它的武裝力量北約近年來一直在挑釁莫斯科,而現在華盛頓想在亞洲走類似的道路,與其奧庫斯(英國、澳大利亞)、四方(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和 “五眼”(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聯盟建立一個新戰線。這一次,戰場在台灣。”親北京的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鄭永年在『環球時報』這樣表示:“就像美國需要一場烏克蘭戰爭來削弱俄羅斯一樣,它需要一場衝突來在亞洲建立一個小型北約”。

因此,中國正試圖說服該地區的其他國家,美國的軍事存在既不合法又充滿危險。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周三給日本外相林芳正打電話時警告: “日美雙邊合作不應挑動陣營對抗,更不應損害中國的主權“。對中國來說,亞洲必須自我管理,鑒於其規模和實力,北京顯然處於領袖地位。

在與美國競爭的背景下,中國正試圖通過推廣新概念來打破其相對孤立的局面。據新華社報道,4月21日,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提出了 “全球安全倡議”,這個項目 “拒絕冷戰思維,反對單邊主義、集團政治和集團間的對抗”。這個項目是繼2021年9月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起的 “全球發展倡議 “之後提出的,內容仍然相當含糊,但伴隨着中國對 “小團體 “和 “小圈子 “的批評,可能會引起一些共鳴。”印度學者Rajeswari Pillai Rajagopalan最近在The Diplomat撰文評論道:”儘管全球安全倡議背後存在虛偽和權力政治,但它在世界一些地區,包括中東、非洲和其他遠離中國的地區可能會獲得支持。

巨大的長期的地緣政治對抗正在形成。但短期而言,拜登在對北京的貿易政策方面面臨著複雜的選擇。他是否應該減少或取消其前任特朗普對中國製造的各種產品徵收的高達3500億美元的巨額關稅?商業界正在為此遊說,以部分抵消供應成本的爆炸性增長。另一方面,白宮主要考量的是取消這一課稅對抗擊通貨膨脹可能帶來的積極影響,減少通膨,這是美國11月中期選舉前拜登政府的頭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