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结藏王墓与拉萨布达拉宫历史脐带

“最美南环线全景公路 2017山南越野露营大会”系列报道之一

作者曾晓辉在布达拉宫

琼结藏王墓与拉萨布达拉宫历史脐带

作者:曾晓辉

西藏琼结县是因为藏王墓而名动天下的。琼结隶属西藏山南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北坡,雅鲁藏布江南岸。若以现在的眼光看,琼结只是一个人口不足两万的小县、年度财税不足千万的穷县;若放在历史的长河中,琼结就相当于大明王朝的凤阳县、大清王朝的长白山,那是土蕃王朝的龙兴之地。

 

公元632年,年轻的松赞干布率部从这里出发,渡过雅江,迁都逻些(今拉萨),并扫平西藏诸部,一统高原,把西藏的政治、宗教、军事、文化、农牧等发展到空前繁盛的阶段。功成名就的松赞干布在百年之后,落叶归根,葬于琼结。于是,在历代赞普的墓地里,又筑起了松赞干布的巍巍王陵。

如果说是当年松赞干布迁都逻些造就了今天拉萨的繁华,那么他把自己的陵寝回归琼结,也算是给故乡留下了一个曾经不凡的印记。这些陵墓,既是藏地的密码,也是历史的符号。

其实,所有的坟墓都是一个符号。对常人而言,那是他人生经历的句号。人的一生不管有多长,有多坎坷,有多少故事,有多少荣辱得失,虽然盖棺时不一定有定论,但最终都将有人用三尺黄土,为其划上一个浑圆的句号,至于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对伟人或帝王而言,他们的陵墓可能就是一段历史的终结,当然也是一个句号。比如北京的十三陵,一座陵就是一段明史,就是一个标点历史段落的句号。十三陵加上南京的孝陵,十四个句号就串起了或惊天动地、或鸡零狗碎、或成王败寇、或秋月春风的“明朝那些事”。

松赞干布的陵墓,当然是一个圆满、殷实、厚重的句号,因为这个句号浓缩了土蕃王朝最辉煌的历史,那是历史的高地,也是藏民族灵魂的高地,令人仰止,让人膜拜,至今仍然朝祭不绝,香火不断。

 

应老朋友上海老杨等组织的“最美南环线全景公路2017山南越野露营大会”专程从香港慕名来到琼结,拜谒了松赞干布的陵墓。

陵墓离县城很近,背靠丕惹山,前临琼结河,远远望去,像是郁郁葱葱的青稞地里隆起的一座土丘,远不及秦始皇陵高端,也不如西夏王陵大气,更没有明十三陵上档次。走近了看,“其墓方正,垒石为之,状若平头屋”,与《通典》所记完全吻合,但还是看不出半点奢华,依然朴实,依然低调。

我想,那么多和我一样慕名前来琼结的人,如果是想看藏王墓地的风景和气派,难免会大失所望,如果是想解读藏地历史、体验异域风情,一定会满载而归。因为松赞干布与历代藏王一样,不仅在这个地方给他们自己、给他们那个王朝划上了一个句号,也为琼结留下了很多历史的痕迹。

 

“琼结”是藏语,意为“房角悬起多层”。可想而知,悬起多层房角的,当然是宫殿,也包括寺庙和拉康。在琼结和琼结的周边,房角悬起多层的建筑或遗址很多,最著名的首推雍布拉康(今属乃东县),这是西藏有史以来的第一座宫殿,民间传说云:“宫殿莫早于雍布拉康,国王莫早于聂赤赞普,地方莫早于雅砻”,雍布拉康正是聂赤赞普在雅砻河谷建造的宫殿,也成为后来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的夏宫。另外,日乌德钦寺、建叶寺、唐波且寺、钟木赞拉康,都在青藏高原上颇负盛名,这些“房角悬起多层”的建筑,既是西藏建筑的经典,也是研究西藏政治、宗教、历史、文化、民俗的活化石,尤其是与之相关的诸多故事、传说,像精神的食粮,和遍地的青稞一样,喂养着藏族人民,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2017.05.24于西藏)

作者简介:

曾晓辉:教授、雕塑家、资深媒体人、香港怡维轩主人。

现任:囯际城市文化论坛组委会主席、中华时报传媒集团主席、中华新闻通讯社社长、粤港澳大湾区艺术联合会主席、香港中大景观研究院院长、香港美术学院筹建负责人 、世界监督学会理事长、世界华人流行音乐联合会总干事、中国民营演出联盟常务副主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