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灣速寫

印象 

野渡無人舟自橫

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獨自徜徉於馬灣寧靜的避風港,正值潮漲時分,看水悄無聲息地漫過小舟;白鷺在礁石上,哲者一般佇立沉思;看風放牧雲朵,綿羊聚了又散;聽附近小樹林里,伐木丁丁,空氣中瀰漫着新鮮的草香……

好喜歡這片寧靜的港灣,讓匆促的腳步在此停一停、歇一歇。難得繁華都市中,居然還有這麼一片淨土呀!

習慣了快節奏的生活步調,來到這里,連脈博都自然而然地放緩了。坐在石墩上發呆,遲遲不願起身。

一輛警車嘎然而至,下來幾位警員,徑直朝闃無人煙的漁村走去。

一陣風掠過,泥濘中的紅樹林,顿時騷動起來。

想潛入漁村尋幽探秘的慾望,也被偶然路過的風撩撥起來了。

牧童遙指杏花村

這是一條有二百多年歷史的小漁村,六、七十年代是它的鼎盛期,當時島上居民主要以耕作、捕魚和曬蝦膏維生。隨着九七年青馬大橋落成,安份守己的撮爾小島也開始喧鬧起來。同年,新鴻基地產與香港政府簽訂協議發展馬灣,其中包括住宅項目珀麗湾,以及馬灣主題公園。於是整條村便被買了下來。

村民都搬走了,剩下廖廖幾戶人家,昔日的餐廳、士多人去樓空,不過仍有專人打掃、修剪花草。僻靜的街道一塵不染;花樹藤蔓在荒寂的村落間,一蓬蓬一簇簇,互相噓寒問暖,在溝渠、屋角、小小院落的鐵絲網間,兀自書寫着升斗小民的快意心情。

喜愛懷旧的郊遊者在此穿梭往返。我留意到一個男人的背影,從村頭徘徊到村尾,走走停停看看,若有所思,也許他曾經在這里生活,習慣了呼吸,這沾着盬份的潮濕空氣?又或許,相似的場景正在勾勒描摹,年代久遠的回音……

在昔日社交活動頻繁的鄉公所,我還巧遇一名舞者,和他的團隊在這里拍摄外景。充滿張力的舞姿,騰跳穿插於都市文明與原生態空間⋯⋯后面灰土墻上繪有一尾綠色的大魚,令我不期然想起了聖經中關於約拿的故事:一位逃避上帝召命的先知,被上帝修理管教,把他活生生埋進魚腹三天三夜;舞者的演譯,恰到好處地詮釋了,先知約拿在魚腹中,呼天搶地的吶喊,以及被魚吐在旱地時,瞬間爆發的生之狂喜!

清政府在光緒23年(1897年)於馬灣豎立了「九龍關」及「九龍關借地七英尺」的碑石。百年後,香港回歸中國,新鴻基地產聯同影音使團,在這片世外桃園攜手創建「馬灣方舟主題公園」;昔日被迫割地求存,如今卻在隸屬於自己的疆域里大興土木,百年興衰彈指間!

華人獨領風騷、開創新紀元的黃金時刻,的確已經臨到!好比約拿從封閉的魚腹逃逸而出,完成他在那個世代的先知召命,華人也必然進入上帝的召命,把福音的好訊息帶回耶路撒冷,不再遲延!

輕舟已過萬重山

挪亞方舟博覽館,是全球第一項仿造《聖經》記載的挪亞方舟工程,參考各種相關宗教文獻,按實際比例建造而成。方舟高22.5米,長135米、寛13.5米。地下設有一個多媒體展館,展示《聖經》故事。佔地27萬平方呎,分布五層樓面的設施各有主題。頂樓是海景度假酒店。

這艘宛如航空母艦的巨無霸,從創世紀八章就開始擱淺在亞拉臘山頂。近三百年來,不斷有人登山探索,美、俄、法人造衛星也曾拍攝到類似方舟的圖片。

2007年,一隊由香港及土耳其考古學家、地質學家、攀山專家組成的探索隊,在土耳其東部,海拔四千米的亞拉臘冰川上,與4800年前巨型的古木結構驚奇邂逅,在某些間隔內還找到估計是圈養動物的木欄;頓時將神話故事落實於煙火人間,消失了距離,消失了界線,甚至連家畜的氣息也依稀可辨哩!

根據地點、聖經以及歷史記載,相信古木結構就是當年的挪亞方舟,而古船木作碳14化驗的結果,亦與聖經年代相脗合。真的令人拍案叫絕呀!以往有關方舟的資料,都只是外部輪廓的圖片,但現代科技卻輕而易舉地帶領人們,沿着吊索、木梯下到船艙底部,設身處地懷舊一番!

聖經學者形容: 「方舟的再現,顯示上帝審判的日子近了。」不過人類縱然處於末世,仍然可以進入永恆的盼望,因為上帝己經為我們預備了他的拯救計劃 — 方舟,亦即耶穌基督的救恩!約翰福音 3:16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一艘歷史久遠的古船,穿越五千年風雲,敲打船艙,居然還可以發出木頭篤定的回響,但願它能叩醒,沉睡的心靈!

採菊東籬下

充滿歐陸風情的珀麗灣,坐落於東灣,擁有潔净細軟的沙灘,沒有污染,沒有私家車,更沒有熙熙攘攘的遊客;海傍大道林蔭深深,洋人、港人攜各類名犬優閒踱步。這里還是名符其實的狗天堂,有上千寵物,每周兩天流動的狗醫院如期到訪。但老人流動醫院每周才一次,狗狗在珀麗灣明顯高人一等哦!

也許因為私家車無法駛入,雖然坐擁無敵大海景,樓價相對來說比市面便宜,前幾年落差更大。居民靠渡輸、屋苑專車、計程車和接駁巴士出入,某些班次更提供24小時服務,去中環只須25分鐘。許多港島白领選擇在此居住,不是沒有原因的。

屋苑擁有三個大會所,四個泳池,花木扶疏,曲徑通幽。因為許多地方嚴禁機動車,這里儼然成了小朋友的天堂。父母不用擔心孩子安全,可以放心任其奔跑嬉遊。在這里真可謂安居樂業,一片昇平。

政府與建築商發展馬灣時,還為原居民建了清一色村屋,讓馬灣大街和田寮村民居者有其屋。村屋下鋪開着各色小店,以往曾經光顧一家輝記飯店,燃手小菜至今仍齒頬留香。

新人們喜愛在珀麗灣拍照,因處處皆勝景!花園、沙灘、林蔭道、甚或邊沿的避風塘、頹敗的漁村、石橋、舟輯、水湄搖搖欲墜的木屋,各種景觀任君選擇。熱鬧、簡樸、現代化、原生態各適其適,共融共存。

一對新人穿過屋苑走廊款款而來,走過馬灣大街不長不短二百年歷史,走過珀麗灣十四載春秋,执子之手慢慢走呵,路的這頭是青丝,那頭,應該就是蒼蒼白髪啦……

馬灣是香港都市中的一方璞玉,歐陸情懷與港式漁村在平靜單純中接軌,契合得那麼自然、幾乎天衣無縫!

有空不妨去馬灣看看,找一個角落,垂釣抑或發呆,感受都市文明與原生態,如何在冬日暖陽之下,悄無聲息地融為一體!讓你不知不覺騎着這匹馬兒,夢遊、打盹,在石板路上留下串串蹄音!

我擔保,你噠噠的馬蹄絕非美麗的錯誤,既便你僅僅是一個——過客!

作者簡介:

​楊夢茹女士,笔名夢如、印象。現居香港。八六年開始寫作。著有詩集《季節的錯誤》《穿越》,散文集《她穿行於清醒的迷茫》。詩畫合集「心象.意境」。印象夢如在80年代入選《中國當代文學家辞典》,2009年入選《二十世紀中國新詩史》 台灣、上海、湖南廣播電臺均介紹過其作品,作品收入各種選本,以及小、中、大學教材。2017年,停笔18年後,她以新筆名“印象”,跨入其寫作人生的第二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