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在雨中

彩墨/林天行 文/朗誦 /印象

 

 

霧游走於樹梢、街燈,雨淅淅瀝瀝地下着,一個如泣如訴的夜。

許久不作雨中行了,想及那些無人垂念的蓮葉,在荷塘裡,因臨照了燈,而熠熠生輝。想及那些月色迷朦中,幽幽顫動的光影,如印象派大師的手筆。哦,那些無可企及的往事,一一湧上心頭。

迴避寫信,彷彿迴避深夜的不速之客。然而在我的詩行里,仍不時可以嗅到,那撲鼻而來的荷香呵!

每年,未到七月,我都要四處搜羅荷花卡片,找一張合適的卡片並不容易,尤其像我這樣一個愛沉思的人,最不喜歡把時間浪費於逛街購物。然而每年,我都得撥出這一份心思。

哦,屬於你的七月!你會時常惦記我嗎?在奶瓶、襁褓和女兒的笑靨中,也許夢早已淡化成窗外的風景。

寄去的書,有沒有閒情翻閱?那些漂泊、傷逝的意緒,還會撩動你的心弦嗎?

失意的日子,不妨想我,想那些字正腔圓的細語呢噥,如何淹沒在粵曲的海洋;想一次不能如期的約會。

你說,找一個東方風味的老晴天,打扮得體,一起去海傍喝咖啡,看平凡的水,臨照了夕陽,如何變成金海。

我了解你的而立心情,期待着某一位紳士繞過多棱角的桌椅,繞過瓶花,徑自朝你翩然而來。只是我們都忙,我甩不開兩條尾巴,你甩不開收音機旁的聽眾。

沒有誰能夠這樣活在我的詩中,甚至秋風,甚至春雨。

我總是尋覓着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無眠的夜,讀天花板上繪滿玄機的幾何圖案,聽抽象的室樂,以及屋外林莽中偶爾起伏的,陌生而又熟悉的呼喚。哦,那令我驚起,一回又一回扯開窗簾的呼喚呵!

任何美的事物,都與我若即若離。

等你,在我們共撐的那棵鳳凰木下,鳳凰木已脫下綠披肩,向夜空攤開青筋畢露的手掌,苦行僧般,祈求着什麼。

那叢墨竹依然彈着蕭瑟的迴音。等你,自某個寧馨而又心緒浮動的夜晚走來。

一直害怕着你離去,留下無可彌補的空間。兩年了,唯孤清的影相隨伴,往返於大會堂,中央公園,聽音樂、觀舞、看畫、做禮拜。

荷葉上的雨珠,依然滴溜溜滾動,找不到定點……

▪️ 畫家簡介

林天行,當代著名彩墨畫家,1984年移居香港,1990年畢業於北京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其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中國國家畫院、廣州、深圳、香港美術館、南京大學、香港禮賓府、香港文化博物館,以及數百個中外機構企業收藏。

▪️印象點評

張大千的水墨荷花,通常一個畫面只是三兩朵,亭亭淨植,不蔓不枝!這大抵也是中國傳統的水墨格局,畫面留白,延展了無限的想像空間。

天行之荷,可謂「回眸一笑百媚生」 。出神入化的色墨渲染,點彩成金,層層疊色而又層層透色,斑駁紛呈,極富變化;筆觸圓融豐滿;擁擠的荷塘,枝蔓橫生卻又層次、脈絡分明。

天行荷花,為中國繪畫從疏淡的文人寫意水墨,邁向現代畫重彩堆疊、意象紛呈的多元呈現,走出一條屬於自己同時也屬於中國,滿藴着東方文化內涵的芙蕖之道——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作者簡介:

 

楊夢茹女士,笔名夢如、印象。現居香港。八六年開始寫作。著有詩集《季節的錯誤》《穿越》,散文集《她穿行於清醒的迷茫》。詩畫合集「心象.意境」。印象夢如在80年代入選《中國當代文學家辞典》, 2009年入選《二十世紀中國新詩史》台灣、上海、湖南廣播電臺均介紹過其作品,作品收入各種選本,以及小、中、大學教材。2017年,停笔18年後,她以新筆名“印象”,跨入其寫作人生的第二篇章。

 ▪️空谷迴聲

 

*沈奇(詩人,評論家)

夢如的文字纯正、清丽、典雅。纯正,指其诗心;清丽,指其诗象;典雅,指其诗品。以神性的眼睛作杯,盛满爱意的清露,冲洗这世界的错误。

*雲鵬(詩人)

夢如不愧是一個多情善感的女性,而且屬於矜持又頗具深刻內涵的那一類,她的詩充滿了陰柔的瑰麗,構築於特有的雋秀和漫漫相思之上,使得她在雲雲讀者中產生了過目難忘的形象。

*眾木成林(詞家)

今聼內子夢如朗讀懷友散文《等你,在雨中》,悱惻情調,掂手成鉛,幽然而吟:

夢入深宵夜已凉,

心頭重現舊時妆。

一懷冰雪非輕棄,

卅載流雲不勝防。

荷立雨中真磊落,

星遊天際曳光芒。

如今檢點風儀在,

擲地方知軟克剛。

2021年9月30日

所懷念之友人名“若荷“,當時是電臺主持人,如今是臺灣文化學者,因着此因,內子先後写了數十首各種思覺角度的詠荷詩作,卓犖自成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