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元首会晤 针对核扩散发表了联合声明

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16日在日内瓦举行拜登上台后的首次面对面会晤。会谈用时不到五小时,拜登也在会后对着镜头竖起了大拇指。双方在会后针对核扩散发表了联合声明。会后记者会上,两人各自表达立场与对彼此的看法。美国团队表示,这次会议“相当成功”。会后,双方就讨论的主要议题之一核扩散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明写道:“核战争是不可能获胜,也决不能打。”

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瑞士日内瓦的拉格兰奇别墅(Villa La Grange)参加美俄首脑峰会。(2021年6月16日)

(中华时报/中华新闻通讯社讯)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16日)结束了在日内瓦举行的美俄峰会。日内瓦被选为会谈地点是因为该城市有着政治中立的历史。

在峰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普京通过其翻译发表讲话,他形容这次会晤是“建设性的”,并表示“没有敌意”。他称这位美国领导人是一个“具有建设性的人,平衡稳重,经验丰富,是一位资深老练的政治家”。

普京表示,为缓解紧张局势,他和拜登同意让两国大使重返各自的岗位。美国驻俄大使约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和俄罗斯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Anatoly Antonov)今年早些时候在美俄关系恶化的情况下各自回国。他们两人都参加了此次峰会“P+5”部分的会谈。

据一位白宫官员说,随着两国代表团完成了“P+5”双边会议,此次峰会于欧洲中部夏令时间(CEST)周三5点05分结束。美方的“P+5”包括拜登和国务卿安布林肯以外的五名高级官员。这位官员说,这次会议在举行一次双边会议后结束,而非之前计划的两次。

普京还表示,双方将开始就战略稳定和网络安全进行磋商。他还指出,作为核大国,美国和俄罗斯对保持好双边关系负有特殊责任。

双方难以达成一致的症结所在似乎是乌克兰加入北约(NATO)和普京的批评者纳瓦尔尼(Alexey Navalny)。

“这名男子知道他违反了俄罗斯的法律。他已两次被判有罪,” 普京在谈到纳瓦尔尼时说。他保持着不直接说出这位反对派活动家名字的习惯。

普京重申了俄罗斯的官方立场,称纳瓦尔尼去年在没有按要求向俄官员报备的情况下出国,违反了保释条件。当时纳瓦尔尼“诺维乔克”神经毒剂中毒,仍处于昏迷状态。

普京说,两位领导人讨论了乌克兰问题,但这位俄罗斯总统就乌克兰加入北约一事补充说,“我认为这事没有什么可讨论的。”

在拜登周一与北约盟国领导人举行峰会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在推特上表示,北约同意乌克兰加入北约。这一消息当时让一些分析人士猜测,普京可能会取消周三与拜登的峰会。

拜登在峰会结束时举行的记者会上被问及乌克兰是否应该加入北约,他表示“这取决于他们是否符合标准。”

“事实是,他们仍需要清理腐败问题。他们仍需要满足其他标准。” 拜登在本周一表示。

但拜登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问题上为乌克兰辩护。“我们将尽我们所能使乌克兰能够继续抵抗俄罗斯的武力侵犯。”

普京说,拜登没有邀请他访问华盛顿,但他说,他和拜登“步调一致”,所以他们没必要非得“深入窥视对方灵魂,发誓永远相爱,” 他说。

克里姆林宫在普京记者会后发声明称,“美国和俄罗斯已经证明,即使在关系紧张时期,他们也能够在确保战略领域的可预见性、降低武装冲突风险和核战争威胁的共同目标上取得进展。”

西方记者就俄罗斯的人权记录和反对派人物纳瓦尔尼 (Alexei Navalny) 的拘留问题向普京提问。普京在答復时拒绝直呼纳瓦尔尼的名字,只称他为“俄罗斯公民”和“惯犯”。普京接着说:“这个人知道他在俄罗斯违反了法律。他有意识地无视法律的要求,到国外接受治疗。”他指责纳瓦尔尼“故意采取了被拘留的行动”。

普京还为他对纳瓦尔尼的反贪污组织的镇压进行辩护。他声称,该组织“公开呼吁暴乱,让未成年人参与暴乱”,并表示该组织“公开描述如何制作燃烧瓶”。普京对美国批评俄罗斯的人权记录感到不满,称美国有“双重标准”,也认为华盛顿此举是试图干涉俄罗斯内政。

最初,他提到了美国的“黑命攸关”(BLM)运动,说:“我们看到的是混乱丶破坏丶违反法律等现象。我们对美国感到同情,但我们不希望在我们的领土上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不允许相同的情况在俄罗斯上演。”

普京还为1月6日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人辩护,说他们有合法的政治要求,并宣称他“不会在人权问题上被华盛顿说教”。

低预期

会谈正式开始前,两位领导人在简短而混乱的媒体机会上相互致谢,在场的美国和俄罗斯媒体争先恐后地相互推挤着。

“总统先生,我要感谢你主动提议今天这次会面。我知道你这次旅途漫长,” 普京通过翻译向拜登说道。“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中积累了很多问题,是需要进行一次最高级别的会晤。我希望我们的会议将富有成效,” 他补充说。

拜登也以同样的礼仪回应。“谢谢你,” 拜登说。“就像我在外面说的,我觉得面对面的会谈总是更好。”

双方都强调了合作的机会,但淡化了对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关系得到改善的期望。这次会议先前被预期更多是为双方互诉不满,而不是达成重要协议的平台。

随着此次会晤的结束,拜登就任总统后的首次海外访问也就此结束。在过去一周里,他出席了G7(七国集团)峰会,并与北约和欧盟领导人举行了会谈,寻求加强与盟国的关系,并就美俄会谈与他们进行磋商。

普京最近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表示,美俄关系已经恶化到“近年来的最低点”。

今年4月,拜登驱逐了10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对6家俄罗斯科技公司实施了新的制裁。这些公司为普京的情报部门运营的网络项目提供支持,该网络项目与美国太阳风公司(SolarWinds)遭黑客攻击有关联。

今年5月,两家美国重要企业——在美国东南部运输燃料的科洛尼尔管道运输公司(Colonial Pipeline)和肉制品加工商JBS公司——成为据信起源于俄罗斯的网络攻击目标。科洛尼尔管道运输公司和JBS公司都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赎金来得以恢复业务运营。不过美国执法机构官员已经追回了科洛尼尔管道运输公司支付的一半以上赎金。

普京驳斥了美国的说法,他否认莫斯科和俄罗斯黑客正在对美国公司和政府机构进行破坏性的网络攻击。

拜登会后说了什麽?

美国总统拜登后来在一个单独的记者发布会上表示,整个会议大约用时4个小时,并称气氛是积极的。他说,双方没有采取任何激烈的行动,两人也在意见不同之处表达了各自的立场,并重申会议不是在一场“夸张”的气氛中进行的。他说:“我告诉普京总统,我们需要有一些双方都能遵守的基本规则。”

拜登试图自始至终强调对俄罗斯的善意,并指出:“我还说,在一些领域,我们有共同的利益,为了我们的人民,但也为了世界的利益和世界的安全而合作。其中一个问题是战略稳定。我们今天同意启动双边战略稳定对话,外交上的说法是让我们的军事专家和我们的外交官一起努力建立一个机制,以控制现在正在出现的新的和危险的复杂武器。”

拜登表示,另一个双方花很多时间沟通的领域是网络和网络安全。他说:“我谈到了某些关键基础设施应该是双方透过网络或其他管道发动攻击的禁区,就这麽简单。我给了他们一份清单,里面是16个不同的实体。”

拜登说,他向普京表示美国有重要的网络能力,而普京也明白,当俄罗斯违反了基本规范时,美国将作出回应。拜登也透露,他认为普京现在最不想看到的是一场冷战。

拜登指出,两人还谈到了释放目前被关押在莫斯科的美国商人。他说,他向普京表示,如果普京希望美国企业在俄罗斯投资,他必须“改变现状”。他还指出:“看到俄罗斯人民过得好符合美国的利益。所有外交政策都是个人关系的逻辑延伸。这是人性的运作方式。当你管理的国家不遵守国际规范,而你又需要这些国际规范以某种方式得到管理,以便你能参与其中,这对你是一种伤害。”

当被问及为什么他相信普京和俄罗斯在与他会面后会改变他们的行为时,拜登反驳说他并没有这样认为。他表示:“能够改变他们行为的是,如果世界上其他国家作出反应,并削弱他们在世界上的地位。”

拜登也总结了他整个欧洲之行的意义,强调说:“在过去的这一周里,我相信,我希望,美国已经向世界表明,我们回来了,且我们与盟友站在一起。我们召集民主国家伙伴作出协调一致的承诺,以应对我们世界面临的最大挑战。而现在,我们已经为我们打算如何处理俄罗斯和美俄关系建立了一个明确的基础。今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并不是说这些都已经完成了,但我们此行完成了很多工作。”

观察家如何看待美俄元首会晤?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库普坎(Chris Kupchan)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两位领导人“不是来寻找像特朗普和普京那样的兄弟关系”,但拜登可尝试于与普京建立某种合作关系。

他表示:“拜登对中国的担心远远超过对俄罗斯的担心。而我猜测,普京也悄悄地对中国感到越来越不舒服。因此,这次谈话的一部分可能是试图改善西方与俄罗斯的关系,其方式是遏制中国的影响力,并在与北京的关系中给莫斯科一点喘息的空间。”

克里姆林宫成立的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RIAC)总干事库尔图诺夫 (Andrey Kortunov) 则认为,普京明白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将继续以对抗性的基调运行,但与此同时,双方也有一些潜在的合作机会。而且,普京认为即使是对抗,双方也应该试图降低风险。

前欧盟驻美国大使奥沙利文 (David O’Sullivan) 则说,拜登的目标是要有魅力,同时在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问题上采取开放但坚定的立场。他说:“他将向普京伸出援手,并说,‘听着,我们不是什么都认同,但让我们找到一种共存的方式,不要给对方造成过度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