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阿拉斯加“艰难”会谈落下帷幕 国内政治需求

首场美中高层会谈于安克雷奇时间3月19日中午结束。按照原定计划,美中没有联合声明,也没有共同记者会。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及国安顾问沙利文在会后对记者表示,与中国的对话“强硬而直接。”

布林肯在会后形容对话是“艰难而直接的”。他还向媒体表示,双方谈到存在根本分歧的议题,包括新疆、香港、西藏、台湾问题,以及中国在网络空间的作为。“当我们明确直接地表达这些关切时,得到了戒备的回应,这不令人意外。”

杨洁篪则在中方记者会上表示,会议是“坦率的,建设性的,有益的”,但他指出,双方仍存在重要的分歧。

经历了第一天会晤开场时的火花,美中高层在阿拉斯加的最后一场会谈于当地时间3月19日上午九点十分展开。

白宫新闻副发言人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19日在空军一号上对记者简报时表示,美国代表团到安克雷奇的目的是阐明美方的原则与期望,立场也始终不变,即“不寻求冲突,但欢迎激烈的竞争,且永远坚持为人民和朋友所奉行的原则。”

“但我们看到(中方)夸大的外交秀,那经常是针对国内观众的。”皮埃尔说,美国很早就意识到与中国对话会是艰难的,“但我们已经准备好坦率地交谈,并且将(美中会谈)继续进行下去,利用剩馀的时间在私下为中国官员勾勒出同样的信息。”

至于此次会谈的紧张气氛是否会影响拜登总统与习近平会晤的可能? 皮埃尔仅强调这是一次性会议。

美国总统拜登19日上午在搭机前往乔治亚州前,对于美中会谈只发表了简短的看法,他说“我对国务卿感到非常骄傲。”

阿拉斯加会议概况

双方代表两日内共展开了三轮会议。18日当地时间下午与晚上举行了两轮,19日早上第三轮。

会议大部分时间闭门进行,但向媒体开放、常规只限于数分钟的开场白部分,却因双方激烈交锋而延长至一个小时以上。

中美高官的唇枪舌剑暴露两国当前深刻的分歧。有分析认为,这显示本次世界瞩目的会议,不仅没有为中美关系“破冰”,似乎还可能寓示着双边关系进入了“冰河世纪”。

美国方面怎么说?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说,希望与中国对话的问题包括美国对中国在香港、台湾及新疆的所作所为的关注,以及中国对美国发动的网络攻击和对美国经济盟友的胁迫。

“所有这些行为都威胁了维护世界秩序的国际规则,因此它们不是内部事务,我们认为有责任今天在此提出来。”

布林肯说,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将会是该竞争之处竞争,该合作方面合作,该对抗的地方对抗。“我们会谈的用意是直接讲出我们的关注,讲出我们认为重点的问题,目标就是建立两国可以向前走的更加明确的关系。”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说,布林肯向中国方面表达的这些关心的问题,“不仅让美国人民担心,还在美国以外让人关注。在过去两个月展开的咨询过程中,从盟友、伙伴国家以及更大的国际社会范围内,我们从世界各地都听到对每个问题的关注。”

“我们今天要明确讲出的就是,从美国方面来说,头等大事就是确保我们在世界处理问题的方法和我们对中国的方式方法要使美国人民有好处,而且要保护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利益。”

“我们不寻求对抗,但是我们欢迎竞争,我们也将一如既往为人民和盟友捍卫我们的原则。期待在今后的时间与你们讨论这些问题。”

杨洁篪如何回应?

杨洁篪的讲话持续了16分钟,没有停顿,直到讲完才翻译给美方听。他讲话重点包括:

  • 中国所遵循的、国际社会所遵循的,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不是一小部分国家所鼓吹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 美国有美国式的民主,中国有中国式的民主;
  • 美国的民主不仅要由美国人来评价,而且要由世界人民来评价,美国的民主到底做得怎么样,不是美国一家说了算。
  • 世界上的战争都是其他国家发动的,造成很多人生灵涂炭;中国要求世界各国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应该实行和平的对外政策,而不应该凭借自己的武力,到处去进行侵略,去推翻其他国家的合法政权,去屠杀其他国家的人民,造成了世界的动荡不安;这些做法对美国非常不利;
  • 美国凭藉武力和金融霸权,对其他国家长臂管辖和打压;
  • 美国煽动一些国家攻击中国;
  • 中美在对抗新冠疫情、复产复工、气候变化方面有很多共同的利益;
  • 美国应该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不要转移矛头,把国内没有解决好的问题转移到国际上去;
  • 对抗对美国没有好处,我们中国是挺得过来的。

    杨洁篪发言结束后,布林肯开了个玩笑:“要给译员涨薪了。”

    王毅紧接着的发言比杨洁篪的简短,他告诫美国放弃干涉中国内政的“霸权行径”。“这个老毛病应该要改一改了。”

    会议之后,两国官员互相指责对方违反外交礼仪,超时进行陈述,或得到了额外的发言机会。

    根据现场录影,双方外交官的首轮发言中,布林肯与苏利文分别作了2分多钟的开场白,杨洁篪的发言约持续了18分钟,王毅的讲话约为4分钟。

    中方的开场白后,布林肯与苏利文再分别做了2分钟长的回应。苏利文意有所指地说,希望这场对话并非“各说各话,或长篇大论”,而是解释立场、聆听对方的机会。

  • 关于记者何时离场的争执

    另外,双方代表团对于何时让媒体离场也产生了分歧意见。

    在杨洁篪与王毅的首轮发言英文翻译结束后,开幕致辞本应结束,现场记者被告知需离开房间。

    此时,布林肯与苏利文要求记者留下来,记录美方的回应。

    他们强调,美方一向正视自身的缺点,作为一个自信的国家,并不讳言自己的失败,并始终自我改善。

    布林肯回顾拜登总统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次过往会晤中,曾对习表示,“赌美国输从来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今天仍是如此。”

    美方回应结束后,记者再次被告知是时候离场了。凤凰卫视的记者高声提问:“你们为什么在对话前制裁中国?”

    此时,中方代表团指责美方有多一轮的发言,做法并不公平。杨洁篪质问美方:“干嘛害怕记者,不是讲民主吗?”这段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热传。

    不过,双方在闭门会谈时的气氛与内容,或与开幕致辞迥异,不排除对话是“先兵后礼”、“先硬后软”。

    美国一名高层官员在首轮会议后表示,闭门会议的气氛平静,谈话是“有实质内容、严肃、直接的”。这轮会晤从原定的2个小时延长至将近4小时。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第二轮会谈结束后对中国媒体表示,双方谈到很多地区问题。关于首轮会谈时气氛紧张的情况,王毅回应称:“谈不上紧张,双方阐述各自的立场。”

    国内政治需求

    更有分析认为,美中代表在媒体镜头前的“硬气”,其实背后驱动力非常可能是各自国内的政治需求。

    分析指出,在华盛顿,对华强硬已成为共和、民主两党仅有的少数共识之一,主流民意也支持鹰派的对华政策。

    近期公布的民调显示,89%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竞争对手或敌手,而非伙伴;七成人支持实施对华强硬的政策,即便伤害经济利益,也要敦促中国改善人权。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几乎没有修改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在公开表态中频频对中国放出“狠话”。

    而在国家主义日趋高涨的中国,“对美国挺直腰杆子”亦是能调动民意的政治取向。

    阿拉斯加对话期间,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不少民众赞扬中国外交官的“硬气”表现。

    在首日会议后不久,一张题为“两个辛丑年对比”的图片在官媒的推力下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图片组合了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现场的历史照片、以及本周中美高层对话的照片,两场会议的举行年份皆为辛丑年。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的微博发布了这张图片,并引用杨洁篪关于“美国没有资格”的发言。

    有的微博网友回应称,曾经的辛丑年是“中国人的耻辱”,如今的辛丑年是“中国人的骄傲”。有人则形容这场会议是美方设下的”鸿门宴”。

    中美高层对话以硝烟为开端,双方能否获得某种程度的共识,为拜登时期中美交往立下基本框架,目前尚不明确。

    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高级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日前对路透社表示,双方早前的强硬发言,为对话演变为互相指责增添了风险。

    “如果这场会议被认定为彻头彻尾的失败,两方都没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