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愤怒,军人转向,中国恐成为缅甸政变的输家

缅甸政变发生后,中国一直试图在缅甸各方中保持平衡, 但是,最近缅甸的事态发展显示,中国有可能成为缅甸政变的输家。一方面,缅甸人的反华情绪高涨,有人威胁炸掉缅甸境内的中缅油气管线。另一方面,缅甸军方雇佣的说客透露,军方试图与美国和西方改善关系,与中国保持距离。

缅甸民众不满中国只顾一己之利,威胁炸掉中缅油气管线

缅甸民众的反华情绪日渐高涨。3月8日,缅甸《伊洛瓦底报》(The Irrawaddy)报道说,缅甸外交部泄露的一份资料显示,中国在政变后对在缅甸境内的中缅油气管线的安全表达高度关注。缅甸民众得知此事后反应激烈,称这两条管线是否会爆炸是缅甸的“内政”。

根据美国之音获得的泄露资料,2月23日,中国外交部涉外安全事务司司长白天和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与缅甸军方外交部官员以及警方负责人举行视频紧急会晤。在会晤中,中国官员对中缅油气管线,中国公司、中国工人的安全以及缅甸北方的武装组织对危机可能采取的行动感到担忧。

缅甸官员表示,中缅油气管道太长,大约800公里,不可能万无一失,但是,缅甸当局会尽可能提供安全保障。目前,缅甸政府和地方安全官员每隔两天就会检查管线的安全。

3月9日的最新报道说, 泄露会晤材料的缅甸外交官员目前已经被当局抓捕。

资料还显示,中国希望缅甸军政府对缅甸媒体施压,以削减民众对中国的质疑。缅甸媒体曾质疑,中国默许军政府发动政变,并帮助军政府建立网络“防火墙”。缅甸抗议民众几乎每天都到中国驻缅甸使馆外抗议,迫使中国驻缅大使陈海不得不表态,缅甸局面“完全是中方不愿意看到的”。

《伊洛瓦底报》说,会议的资料泄露后,大约百万缅甸人在脸书和推特上用缅甸语、中文和英文留言说,北京对自己利益的追求显示,中国官员把缅甸人的伤亡看作缅甸自己的内政,而北京的利益高于一切。五万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抵制中国产品。

很多在推特上发文说,炸毁缅甸境内的中国油气管线也只是缅甸的“内部事务”。

一位名叫JAONNAY的网友在推特上说,“嗨,中国,如果你依然把现在发生在缅甸的一切视为‘内政’,那么,炸掉缅甸境内的天然气管线也是我们的‘内政’。让我们看看你们(到时候)怎么说。”

另一位名叫伦翁(Lwin Ohn)的网友用中英文发推说:“由于尽在缅甸,中国天然气管道的爆炸是缅甸的内部事务。”

还有一位叫觉敏登(Kyaw Myint Thein)的网友说,“中国,如果您在联合国安理会使用否决权,我们可以确保您不会损失缅甸的天然气管道。”

缅甸军方发动政变后,中国一直以“不干涉内政”为由,试图在缅甸各方中保持平衡。中国官方称政变是军方“对缅甸现政府进行的大规模改组”,并在联合国安理会联手俄罗斯,阻止安理会对缅甸军方采取严厉行动。只是后来在面临压力时,中国与联合国安理会其他成员国一道呼吁释放昂山素季。

在缅甸军政府射杀抗议者并导致将近50人死亡后,中国外交部也没有谴责军方,“希望缅各方从国家发展稳定大局出发,保持克制”。

中国外长王毅星期天(3月7日)在中国两会期间对缅甸局势表达看法时说,中方愿为缓和紧张局势发挥建设性作用。但是,他又说,“不管缅甸局势怎么变化,中国推动中缅关系的决心不会动摇,促进友好合作的方向也不会改变”。

外界分析,王毅此番讲话表示,中国不会与美国和西方一起制裁缅甸军方。此前,美国呼吁中国在缅甸问题上发挥“建设性作用”,利用中国对缅甸军方的影响力来结束政变。

说客:军方有意改善与美国和西方的关系

与此同时,路透社3月6日报道说,拥有以色列和加拿大双重国籍的游说客,前摩萨德军官阿里·本·梅纳什(Ari Ben-Menashe)表示,缅甸军方领导人希望在政变后离开政治,寻求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并致力于与中国保持距离。梅纳什也曾为津巴布韦前总统罗伯特·穆加贝和苏丹军事统治者进行游说和辩护。

梅纳什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为缅甸军事领导人 辩护。他说,2月1日被缅甸军方推翻的民选领导人昂山素季政府试图靠近中国,这与缅甸军方意愿背道而驰,从而引发了缅甸军方的愤怒和不满。他说:“缅甸想亲近西方和美国,而不是中国。他们不想成为中国的傀儡。”

缅甸军方目前还没有对梅纳什的说法作出回应,不过,梅纳什和他在加拿大的游说公司“狄更斯与麦迪逊”(Dickens&Madison)根据《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3月8日在美国司法部注册的材料显示, “在美国境内,注册人将为外国人提供咨询和意见,并在美国的行政和立法机构游说,为缅甸联邦共和国民众寻求支持和人道援助,并试图解除或是修改目前的制裁措施。”

登记材料显示,梅纳什与缅甸军政府国防部长妙吞乌(Mya Tun Oo)3月4日签署了代理合同。除美国之外,梅纳什还需要帮助缅甸将军与其他国家和机构进行沟通交流,包括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色列、俄罗斯联邦、联合国和非洲联盟等。梅纳什说,这些国家对缅甸军政府有误解。

仰光的政治评论家钦佐温(Khin Zaw Win)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他希望大家不要相信这个游说者的话,“如果是真的话,也只是将军们希望躲避西方制裁的策略”。

在采访时,梅纳什甚至表示,对缅甸境内的穆斯林少数族裔罗兴亚人犯下罪行的是作为领导人的昂山素季而不是军方。缅甸将军们也希望遣返逃往邻国孟加拉国的罗兴亚穆斯林。

昂山素季由于没能保护罗兴亚人,并替军方在国际法庭为迫害罗兴亚人进行辩护受到国际批评。但是,国际法庭将对罗兴亚人的种族灭绝罪归咎于缅甸军方。

美国外国游说网(Foreign Lobby)援引梅纳什的话说,美国的一些官员对缅甸军方愿意调整方向“非常感兴趣”, “因为他们(美国官员)担心会将军方送到中国人手中”。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东南亚高级研究员乔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告诉美国之音,一个说客或是几个说客是无法改变缅甸军方与美国以及西方的关系的,特别是军方还在血腥镇压民众的时候。

他说:“即便是他们(军方)真的希望改善与美国以及西方的关系。他们也已经完全破坏了这个关系。他们发动政变,镇压记者,抢占医院并屠杀无辜的民众。”

他说,只要军方还在掌权,还在继续现在的行为,改善与西方的关系是不可能的。

政变以来,美国已经对缅甸军方实施了两轮制裁。上个月,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对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等缅甸军方高级将领实施制裁,并冻结缅甸在美国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在军政府射杀抗议者后,3月4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对缅甸政府进行贸易制裁,对象包括缅甸国防部、内政部以及两家与军方关系密切的企业:缅甸经济公司与缅甸经济控股有限公司。

除了美国之外,澳大利亚、英国和欧盟都已经采取了制裁措施。德国和新西兰也暂停了资金援助。

相反,中国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维系与缅甸军方的关系。不过,缅甸军方一直对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力抱有戒心。缅甸军方认为中国一直在支持中缅边境上的一些民族武装叛乱组织。另外,军方对纵贯缅甸的中缅经济走廊的审视的严格也超过了昂山素季政府。20世纪90年代,随着西方制裁的加剧和缅甸经济的恶化,军方试图通过经济自由化来摆脱对中国援助的依赖。

与此同时,中国与昂山素季领导的民选政府关系友好。在昂山素季的领导下,2018年9月,中缅签署共建中缅经济走廊谅解备忘录。今年1月10号,中国外长王毅访问缅甸时,两国还就合作开展曼德勒-皎漂铁路的可行性研究签署备忘录。

不过,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科兰兹克又说,现在还很难说中国就一定失去了缅甸, 因为无论谁掌权,军方或是昂山素季,没有人可以忽视与中国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