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伦:深圳在可见的将来很难超越香港

作者:瑞迪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0月10日将在深圳参加庆祝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纪念活动。香港特首临时应招前往同贺,宣布延后她原定应在14日在立法会的施政报告演讲。40年前深圳、珠海、汕頭和厦門四个经济特区成立,成为刚刚走出文革的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场。借助临近香港的优势,深圳迅速起飞,40年后,深圳一些经济指标甚至已经超越香港。在香港近年来不断抗争中央政府对其“一国两制”的渗透与破坏的同时,北京持续加大对深圳的支持,并力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香港主权移交前的特有优势不仅不断遭到侵蚀,也面对在大湾区计划中进一步消蚀的前景。

深圳是否可能取代香港呢?法国蓬德瓦兹大学教授张伦接受法广(rif)电话采访时表示:深圳超过香港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深圳基本上是依托着东南沿海、中国大陆腹地纵深、珠三角,集中着各种各样的资源、人才、享受着一些特殊的政策、还有人口等(根据深圳官方数据,2020年初,当地常住人口1343,88万)。所以,深圳从经济体量上超过香港应该不是问题。

张伦强调,但是深圳什么东西永远没办法超越香港呢,是深圳的司法状况,是与国际接轨的一套观念体系,在这方面,深圳很难超越香港。现在不可能,在可见的将来也不可能;甚至永远也不可能,除非中国发生一些比较重要的政治政治改革,否则,以现在的体制,香港的地位是不可能由深圳替代的。这是国内许多人,包括一些领导层的一个重大误判!他们认为,从体量来说,香港当年占中国GDP比例非常高,但现在比例非常小,而且,这些年香港经济转型,在转型过程中,需要大陆的一些支撑,所以许多人滋生一种非常得意、傲慢的态度,包括一些领导层,认为,香港现在依靠大陆的支撑,但事实上这完全是一种错误判断。造成香港这样一个极其重要的国际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不是一两个行政命令、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够营造出来的,需要假以时日,有相当长的时间,通过人才培养,通过国际接轨(香港司法体系是与整个国际体系相接的)。现代经济的基本要素,香港都有,这些要素就是司法的明晰,以及与这种司法明晰相关的可信度、严格等,这些都是深圳在目前状况下—不光是深圳,上海也一样—,只要是在中国现有的司法体系下,不可能有的。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国安法从根本上撼动了香港的经济地位,原因就在这里,因为这冲击到了香港基本的司法独立体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这种地位不可能持续下去。

当法广问到:您提到国安法对香港原有优势的破坏。同时,北京在努力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香港是否会逐步地失去自己的特殊性,在大湾区框架下,变成一个和深圳、和上海一样的城市呢?

张伦回应:这个趋势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已经看得非常明显。原来说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经济互动,如果是在一个严格尊重“一国两制”的前提下,利用香港这个世界窗口、桥头堡,同时,整个珠三角这个大的区域经济互动,劳力、资源等各方面匹配,

张伦指出,这对整个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发展,甚至南半个中国经济的发展,包括对推动香港的经济结构的进一步调整、转型,都可以有互补的长处。但问题是,最近这些年的政策,从政治文化,到司法体系,对香港的独立性的蚕食,日渐明显。最后就是不久前公布的国安法,使得香港的“一国两制”彻底终结,在某种意义上说,在今后一段时期内,香港的某些政治状况可能说不定比大陆一些城市还要遭,因为北京已经把香港作为一个与西方对垒的新冷战的战役,那它会不惜一切代价把香港控制起来,所以会在香港的许多问题上,比如抓人,可能比大陆有些地方做得还要过。因为它需要在香港立威,就必须重拳出手,所以香港情况会比较糟糕。最近我们看到那里还在抓人,已经超过一万。在这个前提下,香港不可能有真正的未来,它会慢慢地失去它的独特的特性、魅力,慢慢会与广州、深圳等越来越相似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