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男佛洛伊德之死 胞弟現身追悼會激動籲和平

數百人出席在明尼阿波利斯舉行的追悼會。(路透社)

(中華時報駐美記者川龍5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懷疑被白人警員暴力執法後死亡,引發多天蔓延全國的示威,弗洛伊德的首場追悼會當地星期四在事發城市明尼阿波利斯舉行。

幾百人在一間大學的小教堂出席追悼會,包括弗洛伊德的家人,其餘還有政界人物、運動員和名人等。他們站立默哀8分46秒,這是弗洛伊德被警員用膝蓋壓頸的持續時間。黑人民權領袖夏普頓牧師致悼辭時說,現在是時候以弗洛伊德的名義站起來。

追思活動6天內在三個州舉行,民眾稍後還將在北卡羅來納州和得州向弗洛伊德表達哀思,弗洛伊德將於下周二在得州的休斯敦下葬。

美國非裔男子佛洛伊德死於白人警察之手,掀起反種族歧視示威潮。佛洛伊德胞弟泰倫斯今天在紐約追悼會情緒激動,籲和平示威。

5月25日,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一家雜貨店的店員打電話報警,宣稱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試圖使用一張20美元偽鈔購物。佛洛伊德遭白人員警蕭文(Derek Chauvin)用膝蓋強壓脖頸近9分鐘後喪命,引爆的示威潮至今未平息

佛洛伊德之死掀起的示威蔓延全美,紐約市大型抗爭活動邁入第7天。美東時間4日下午在布魯克林區卡德曼廣場(Cadman Plaza)的追悼活動吸引數千人參加,與佛洛伊德案發生地點明尼蘇達州首府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追悼會同步舉行。

來自布魯克林的泰倫斯(Terrence Floyd)戴著紐約洋基隊帽子,T恤與口罩上都印有哥哥的肖像。他發言前情緒激動,數度仰望天際,沉默一分多鐘才開口說:「我想感謝上帝。」

他表示:「我很憤恨,但我想感謝上帝。這不是他(佛洛伊德)的錯,這是他在世的目的與意志,我花了好幾天才認清這點,但我想感謝上帝,因為我哥哥雖已逝世,佛洛伊德之名將永流傳。」

黑人民權領袖夏普頓牧師致悼辭。他說,現在是時候以弗洛伊德的名義站起來,說「把膝蓋移開我們頸」。他又說,弗洛伊德的故事是美國黑人的故事,他不是死於健康問題,而是死於刑事司法系統的運作故障。

一週來,紐約多地示威活動大致平和,但仍不時傳出警民對峙與暴力打劫事件。紐約市本週起實施77年來首次全市宵禁,布魯克林昨晚仍發生襲警事件,3名員警受傷,送醫治療後情況穩定。

泰倫斯說:「我以示威為傲,但我不以破壞為傲。我哥哥與這(破壞)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呼籲賦權與民,「不只是我的人民,不只是你的人民,不只是人家認為重要還怎樣的人民,我講的是把權力還給全民,我們所有人」。現場數千人隨後在他高呼「高舉左手爭和平」下大喊「高舉右手討公道」。

自2日起,紐約市每晚8時實施宵禁到隔天清晨5時。大批示威者宵禁期間仍逗留街頭,不滿警方試圖驅離,加上日前有兩輛警車加速衝撞擋住去路的示威者,影片透過社群媒體傳開,加深民眾對紐約市警察局執法過當的印象。

白思豪(Bill de Blasio)與非裔妻子麥克蕾(Chirlane McCray)一同登台發言時,現場響起震耳欲聾的噓聲,不少人高喊「辭職」與「滾回家」。

麥克蕾率先發言,與台下群眾一同高呼「黑人的命也是命」,並呼籲民眾挑戰體制,不能無視佛洛伊德之死帶來的痛苦、創傷和憤怒。

白思豪表示:「這座城市不會只開空頭支票,一定會有變革,紐約市警察局會改革。你們一定看得到且會相信,因為你們將親眼目睹變革。我們必須實現改革,沒做到這點鐵定不行。我們將徹底為這座城市帶來和平改變,請持續爭取變革。」

當白思豪說「紐約市黑人的命也是命,美國必須重視黑人生命」時,部分民眾以笑聲回應。

布魯克林追悼活動現場,大批民眾隨「說出他的名字」口號高喊佛洛伊德,並高舉「我無法呼吸」、「不給公道,就沒有和平」、「廢掉警局」等標語。

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新冠肺炎)威脅未除的情況下,多數參與追悼活動的民眾配戴口罩,但未保持6英尺(約183公分)距離。紐約州長古莫(Andrew Cuomo)今天呼籲所有參加示威的民眾都接受病毒檢測,以免傳染給家中高危險族群。

涉案4名已被革職的警員,全部被起訴,其中向弗洛伊德跪頸的警員蕭萬被改控較嚴重的二級謀殺罪,下周一提堂。其餘3名警員被控協助和教唆二級謀殺及協助和教唆二級誤殺,已於當地星期四提堂,法官把保釋金定在100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