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新冠受益者的善恶之分

作者 Dirk Kaufmann

为新冠疫情制定的禁足令正在逐步放松。有人突然发现,在自己失掉工作的同时,居然有人发了大财!这公平吗?德国之声记者Dirk Kaufmann在此分享他的几点看法。

   

当年罗马帝国皇帝(维斯帕先,Vespasian)需要钱,很多钱,立刻就要。他该怎样办?当然要增税。不仅如此,这位罗马皇帝还发明了新税种:厕所税,如厕必须交税。他的儿子提图斯(Titus)见此状皱眉头,认为父亲显得过于贪婪,父亲则教导说”钱是不会臭的!”

这是欧洲古典文化中一个美丽的故事。”钱是不会臭的”从此成了一句名言,成了富豪们的座右铭。所谓富豪,就是无论如何要比别人赚钱更多的那个群体。

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吗?不妥,三倍不妥!这样呼喊的人总是对每一个行为首先采取道德评判。没有什么不妥,另外一波人这样回答,因为无论在哪场危机中,都会有趁机赚钱的人。此外,我们不仅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中,也的确依赖这一制度,而趁机赚钱是资本主义天经地义的内涵。

口罩现象

谁从危机中获利?本文作者去年秋天感冒了,为不传染别人,他在一家药店购买了一盒口罩,共含6只。因为价格太低廉,至今他已记不清当时付了多少钱。

上周他又购买了口罩,每只6欧元,是一位女裁缝制作的,因为商店里正缺货。假设药店有卖,价格高出危机前很多:这算不算道德败坏的行为?

口罩涨价的理由很简单,货源不够充足。在求大于供的情况下,价格便会升高。此外,这个并非舒适的东西还要从中国进口,这一状况下,女裁缝以及药店都无回天之力。

本文作者Dirk Kaufmann

赚得钵满盆满

他们都不是危机的赢家,裁缝不是,药店也不是。此次赚得钵满盆满的人之前就是巨富。现在金钱多得更是数都来不及!问题来了,那位罗马皇帝”金钱不臭”的说法合理吗?抑或有时金钱也会发出难闻的味道?

目前人们谈论最多的是亚马逊老板贝佐斯(Jeff Bezos)、多面奇才亿万富翁马斯克(Elon Musk)、微软的巴尔默(Steve Ballmer)等超级富豪。华盛顿知名智库”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上周公布了一份包含以上人物的名单,指出他们便是”富人更富、穷人更穷”的生动写照,而目前的这场新冠危机加速了他们财富的增长。

穷人拿国家补贴,富人拿退税,它们之间区别是1200美元对170万美元

善与恶

许多人试图区分获利者当中的”善人”与”恶者”。据媒体报道,新加坡呼吸机制造商李西廷仅一个月内就增加了10亿美元的财富,成为了新加坡的新首富。订货来自全球100多个国家。

禁足令让百万人的生活陷入窘境,但亚马逊却大发横财,与其相似的还有微软和Zoom,因为居家办公后,他们的视频软件成了人们不得不购买的工具。还有在硅谷的地产商人,经营额大增,也是危机的受益者。人们似乎都在谴责他们,认为他们对社会没有做出贡献。他们与慷慨无缘,他们不过是利益熏心。

另外,许多富豪捐赠巨款,他们对此高调宣称。也许捐赠、而不是交税,不是个坏主意,但这是另外的话题。这说明,光指手画脚地谴责没有丝毫意义。有关富人的话题非常复杂。

今年3月以来美国失业人数上升至5000万人

制度性的不公正

自从今年3月以来,美国累计的失业人数高达5000万人。同一时间内,美国亿万富豪的财富上升了10%,也就是增多了2820亿美元。

一方面,美国平民每人得到1200美元的国家一次性补助,另一方面,美国4万3000百万富翁(包括特朗普家族)拿到总额为700亿美元的退税,合平均每位百万富翁退税170万美元。1200美元对170万美元!

分手后,他们各自更富了。都不要嫉妒!

不要嫉妒: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

新冠获益者的名单上也写有贝佐斯的前妻麦肯锡·贝佐斯(MacKenzie Bezos)。当年离婚时,麦肯锡得到亚马逊四分之一的股份,一经离婚,她便成了全球顶级富婆。

新冠期间,亚马逊的业绩继续攀登,股值也水涨船高,麦肯锡的财富随之更上一层楼。她的事迹告诉我们,不要抱怨,也不要嫉妒,而是要让幻想插上翅膀。

去亚马逊网站看电影吧,比如看玛丽莲·梦露主演的《怎样勾搭百万富翁?》或者买影碟吧,电影总会给出很多指导!

香港中华时报成立于2009年,致力于为受众提供全面而独立的报道,并把真相告诉受众,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分析不代表中华时报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