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第363天:拜登旋風式訪問基輔 留言稱讚澤倫斯基

美國總統拜登在基輔聖米迦勒金頂修道院外的紀念牆獻花圈。(2023年2月20日)

中華新聞通訊社/中華時報2月21日訊)俄羅斯總統普京無視全球譴責和多國制裁,2022年2月24日逕行宣布對烏克蘭採取特殊軍事作戰,開啟戰爭。普京親自指揮部署的這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已經進入第363天。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在今天公布的德國媒體專訪中警告,如果中國支持俄羅斯,可能會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澤倫斯基告訴德國世界報(Die Welt):「對我們而言,重要的是中國在這場戰爭中不會支持俄羅斯聯邦(Russian Federation)。」

此外,澤倫斯基也表示:「事實上,我希望它(中國)站在我們這一邊。然而,此時此刻,我不認為有此可能性。」

澤倫斯基指出:「但我確實看到,中國有機會對在此發生之事作出務實評估。」

他還說:「因為如果中國與俄羅斯聯手,將會有一場世界大戰,而我確實認為,中國意識到這一點。」

拜登基輔行交通方式曝光 從波烏邊境搭10小時火車

美國總統拜登20日抵達烏克蘭首都基輔訪問,同時也是烏俄戰爭開打以來,拜登首度親訪基輔。而拜登基輔行經過數個月的計畫,拜登於17日決定前往基輔,並於美國時間19日凌晨4點15分(格林威治標準時間19日上午9點15分)啟程,於烏克蘭當地時間20日上午8點(格林威治標準時間20日上午6點)左右抵達基輔。

綜合外媒報導,針對拜登如何抵達基輔,美國白宮官員指出,拜登在19日凌晨4點15分從華府郊外的安德魯斯聯合基地搭乘空軍C-32專機起飛,由幾位助理陪同,隨行媒體僅有1名記者和1名攝影師。拜登飛往德國的蘭斯坦空軍基地(Ramstein Air Base),飛機加油後,繼續飛往波蘭東南部的熱舒夫(Rzeszow)。

拜登抵達熱舒夫後,經過1小時車程後抵達普瑟米斯(Przemysl),隨後拜登搭上火車,火車在黑夜中行駛,車上也部署大量特勤局人員,火車行駛約10小時才抵達基輔。

拜登訪問專車在烏克蘭當地時間上午8點(格林威治標準時間上午6點)抵達基輔的「基輔客運站」(Kyiv-Pasazhyrsky),由美國駐烏國大使布林克(Bridget Brink)前去迎接,拜登下車後第一句話則說:「很高興回到基輔。」

戰爭如今即將屆滿週年,過去一年每月重要戰況。

● 2022年2月

俄軍攻擊烏克蘭首都基輔及第二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意圖推翻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政府。許多專家預期基輔會迅速淪陷,然而經歷數週交戰,俄軍反因烏克蘭頑抗而受挫。隨俄軍撤離基輔周邊與哈爾科夫,暴行證據也隨之浮現。

● 2022年3月

俄軍在烏克蘭南部奪取赫松(Kherson)地區,包括省會,目標在拿下烏克蘭海岸。莫斯科當局嘗試將2014年併吞的克里米亞半島與烏南占領地打通,建立連結烏東頓巴斯(Donbas)地區的「陸橋」。2014年,頓巴斯的頓內茨克(Donetsk)與盧甘斯克(Luhansk)2州部分地區在俄國扶植下成立分離政府。

根據聯合國統計,2022年3月烏克蘭死亡的平民人數,遠高於過去一年的任何一個月份。

● 2022年4月

4月初俄軍發射飛彈攻擊頓內茨克州城市克拉莫托斯克(Kramatorsk)一處火車站,造成平民50多人死亡。這次襲擊打響了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V. Putin)下令奪取整個頓巴斯地區的戰役。

● 2022年5月

亞速海(Sea of Azov)的工業港口城市馬立波(Mariupol)遭俄軍猛轟長達數週,造成數以千計平民喪命。烏軍死守亞速鋼鐵廠(Azovstal)成為抗俄象徵。然而隨最後一批守軍於5月投降,俄軍宣稱亞速鋼鐵廠獲「完全解放」。

● 2022年6月

烏軍在南部港市敖德薩(Odesa)外海、黑海戰略前哨蛇島(Snake Island)豎起國旗,自俄軍手中奪回。烏克蘭在4月擊沉俄羅斯黑海艦隊旗艦「莫斯科號」(Moskva),又於2個月後奪回蛇島,不僅成功化解敖德薩的威脅,也讓俄國海軍灰頭土臉。

● 2022年7月

經數週血戰,烏克蘭在盧甘斯克地區最後一個主要據點利西昌斯克(Lysychansk)淪陷,但自此之後,俄軍在占領頓巴斯地區上就無太大進展。

● 2022年8月

烏克蘭在赫松地區發起反攻,藉由西方提供的武器系統支援,例如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HIMARS,簡稱海馬士)鎖定俄軍基礎設施打擊。烏克蘭也對俄軍位於克里米亞半島的空軍基地發動攻擊。

● 2022年9月

烏克蘭軍隊發起快速反擊,奪回東北部哈爾科夫州(Kharkiv)絕大多數聚落,取得戰場主動,之後也奪回烏東頓內茨克州重鎮利曼(Lyman)。

● 2022年10月

克里米亞半島連接俄羅斯本土的克赤大橋(Kerch Strait Bridge)爆炸,重創俄軍載運補給路線。2天後俄國從陸海空對烏克蘭城鎮發動攻擊,目的在重創烏克蘭能源基礎建設。

儘管國際強烈譴責且俄軍並未拿下相關地區全境,俄羅斯仍宣布吞併烏克蘭盧甘斯克、頓內茨克、札波羅熱(Zaporizhzhia)和赫松(Kherson)4州。

● 2022年11月

俄軍迫於壓力棄守赫松市,退到第聶伯河(Dnipro River)東岸,烏克蘭取得重大勝利。

● 2022年12月

儘管地面戰場沒有太大進展,烏克蘭卻使用無人機,深入距離數百英里外、位於俄羅斯境內且駐有戰略核打擊部隊的軍事基地攻擊,讓俄國難堪。

● 2023年1月

烏克蘭軍隊攻擊俄國控制的烏東頓內茨克城鎮馬克耶夫卡(Makiivka)一處軍營,俄國官方公布有89人陣亡。烏克蘭則稱有數百人傷亡。

俄國傭兵組織瓦格納集團(Wagner)負責進攻頓內茨克州(Donetsk)的巴赫姆特(Bakhmut),拿下巴赫姆特成為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一大目標。

● 2023年2月

烏國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訪問歐洲,要求西方國家支援更多主力戰車。

曾擔心軍援烏克蘭會導致衝突升級的德國迫於盟邦壓力,同意援烏豹2(Leopard 2)主力戰車,並允許同樣有豹2的波蘭等國將戰車援助烏克蘭。

巴赫姆特戰況之慘烈,被形容為「絞肉機」。(擷取自Telegram)

俄羅斯去年2月24日全面入侵鄰國烏克蘭,衝突即將屆滿一年,顛覆烏克蘭國界以外部分世界秩序。法新社整理這一年來重要地緣政治面貌的轉變。

● 新的合縱連橫

俄烏戰爭已加劇衝突與對峙,各國圍繞華府、北京各組陣營的趨勢也益發明顯。

歐洲聯盟(EU)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去年12月說:「我們已經變成一個失序的多極世界,所有東西都是武器:能源、數據、基礎建設、移民。」

「地緣政治這個字極其重要,一切都是地緣政治。」

中亞、高加索、巴爾幹、非洲、亞太等地區,已成為中國、歐盟、俄國、土耳其等強權競逐影響力的角力場,手段包括基礎建設融資計畫,或是敲定貿易、軍事、外交合作協議等。

俄烏戰爭進一步動搖原有局勢,弱化俄國對中亞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控制,並為土耳其開創斡旋者的新角色。

智庫「法國地中海戰略研究基金會」(FMES)負責人哈祖(Pierre Razoux)說:「這種混亂重組確實存在,但可能只是暫時。」

「無可避免的是,戰爭結束後,俄國與歐洲會變弱、精疲力竭,從中得利的兩大贏家將是美國與中國。」

● 俄國受制於中國

中國追求在2049年前成為全球領導強權,鑒於這項長期戰略目標,中國必須關心俄烏戰爭。

雖然北京在俄烏衝突採取支持莫斯科的立場,但仍避開與西方鬧翻。

歐盟「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亞洲事務分析家艾克曼(Alice Ekman)說:「中國並未保持距離,而是鞏固(與俄羅斯的)緊密關係。」

愛沙尼亞情報單位也在本月公布的年度報告中說:「僅因(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的作戰支援有限,而把這看作是跟俄國保持距離,可能言之過早。」

艾克曼表示,支持雖不代表全面結盟,中國挺俄程度也不若華府對烏克蘭,但「我們必須注意一個事實:(中俄)經濟關係已經強化」。

事實上,俄烏戰爭使莫斯科面臨淪為北京附庸或衛星國的風險。

經濟學家兼制裁議題專家德瑪雷(Agathe Demarais)說:「俄國當前處境無法跟中國平起平坐協商,中國將對俄國予取予求,且未必給俄國想要的東西」,例如武器和重要電子零組件等。

不過,艾克曼也認為意識形態可能比經濟失衡更重要,中俄這段關係不應該只用理性角度分析。

哈祖則認為,克里姆林宮也有意識地把籌碼押在多元化的地緣政治、經濟、戰略關係,對象有土耳其、中東、伊朗、非洲,藉此限制對中國的依賴程度。

而且俄國核子武器庫遠大於中國,也能避免俄國徹底稱臣。

● 歐洲重要嗎?

對於歐盟而言,俄烏戰爭既是一個展現自己能擔重任的機會,卻也有再度屈從華府的危險。

一位不願具名的歐洲決策高層說:「歐洲表現不算太差,藉由軍事支援、難民援助、降低(對俄國的)能源依賴,從戰爭初期就展現出韌性,以及迅速反應的能力。」

「(歐盟)雖做到回應立即性需求,但它替未來以及自己在全球棋局的位置做好準備了嗎?恐怕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德瑪雷則說:「當前明顯存在兩個陣營,一邊是美國,一邊是中國及其盟邦與俄羅斯。歐洲是要當第三陣營,還是跟美國人同一陣線?」

哈祖表示,歐洲領袖現在與華府聯合支持基輔,希望加強與美國的關係,但他們了解,如果某個孤立主義候選人入主白宮,他們就可能被拋下。

現在有愈來愈多抱持大西洋主義的歐盟國家,看不到沒有美國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保護傘的未來。

歐盟除大致上已割捨俄國化石燃料外,還在尋找更多可以降低戰略依賴性的領域。去年3月,一場在法國凡爾賽(Versailles)的峰會列舉重要原物料、半導體、食品作為首要領域。

法國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的戴爾特(Bruno Tertrais)表示,歐洲人正在承受過往「戰略拖延」之苦,他們拒絕行動,直到最後別無選項。

不過歐盟仍將努力在結束俄烏戰爭的協商中,力爭一席之地。戴爾特表示正如俗話所云「不為刀俎,即成魚肉」。

● 美國轉向亞洲

2009年,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預言「美中關係將形塑21世紀樣貌」,預示華府將把焦點從大西洋世界轉向太平洋。

然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顯示,對於曾任歐巴馬副手的現任總統拜登(Joe Biden)而言,對歐洲鬆手可能沒那麼容易。

法國將領圖茹斯(Bertrand Toujouse)說:「俄國阻礙美國把重心轉向中國。美國必須相對迅速解決歐洲這邊的問題。」

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研究員德梅歐(Giovanna De Maio)說,拜登現在得求取平衡。德梅歐強調,美國政界正「加強呼籲盡速解決這場衝突」,而且在野的共和黨早對拜登政府持續軍援烏克蘭感冒。

不過俄烏戰爭仍為美、中在台灣周邊的潛在衝突提供許多啟發。

駐日本美軍陸戰隊指揮官畢爾曼(James Bierman)近日告訴「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俄國在2014、2015年發動侵略後,我們認真督促替未來衝突做準備:訓練烏克蘭人、預置補給、確認我方可以從事支援的場所。」

「我們稱呼這樣做是戰區建立,而且我們正在日本、菲律賓和其他地方進行戰區建立。」

● 全球化遭受打擊

以美國與歐盟為首的盟邦除提供基輔當局武器,也試圖用嚴厲制裁來扼殺俄國經濟。

冷戰結束後被默認的全球貿易體系也感受到這些貿易措施的影響,不過這個體系早已問題重重。

德瑪雷在她的著作中寫道:「制裁填補了無效宣言與致命軍事行動之間的外交空間空隙。」

俄國是能源大國,而七大工業國集團(G7)與歐盟已對俄國出口的石油祭出價格上限,法國能源巨擘道達爾集團(Totalenergies)執行長普揚(Patrick Pouyanne)告訴法新社,這種制裁「終結(化石燃料領域的)全球市場」。

普揚問道:「一旦我們決定實施上限,而(沒實施制裁的)中國、印度等兩大買家可用不同價格向俄國人買油,那全球石油價格的概念又代表什麼意義?這種情況真的很陌生。」

強權也在其他領域一步步削弱昔日珍視的自由貿易原則,例如美國限制銷售特定電腦晶片給中國,或是印度暫停出口小麥等。

除這些自覺性行動的影響,還有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對全球供應鏈的衝擊。

德瑪雷說:「其實早在俄烏戰前就已出現世界分裂化的傾向,疫情和接踵而至的戰爭帶來雙重打擊,使分裂加速。」

● 生活成本危機

這場戰爭為人類3大基本需求─糧食、供暖、棲所的成本帶來連鎖反應,從非洲開發中國家到富裕的歐洲都無可倖免。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在2023年度「全球風險報告」(Global Risks Report)指出,生活壓力在COVID-19疫情爆發前早已逐漸攀升,如今「一場全球生活成本危機已然來到」。

研究人員霍森(Naomi Hossain)與海洛克(Jeffrey Hallock)在德國「艾伯特基金會」(Friedrich Ebert Foundation)一份研究中寫道,儘管有些國家試圖降低衝擊,「2022年仍發生一波前所未見、關於每天基本需求負擔能力與取得管道的抗議」。

他們說:「在幾個國家,這類抗議進一步升級成更大型的國家政治危機,其特點為顯著的暴力情勢、人員傷亡,以及要求政治變革。」

非洲、中東國家受苦尤甚,因為它們得進口大量糧食,而財務幾無餘裕的全球窮國更是如此。

2023年2月21日俄烏衝突最新進展:

瓦格納集團領導人指控,俄羅斯官員刻意刁難,導致部隊無法得到足夠的彈藥。圖為士兵在瓦格納總部外合影。(路透)

豹2戰車就像「賓士」 烏軍士兵:烏克蘭終將勝利

隨著西方向烏克蘭提供各式裝甲車及戰車,許多烏國士兵開始接受培訓。一名在德國受訓的烏克蘭士兵說,「豹2」戰車就像「賓士」,盼能為烏克蘭在戰爭中取得突破。

路透社報導,西方盟國同意援助先進的豹2主力戰車後,負責操作的數十名烏克蘭士兵已抵達德國明斯特(Munster)軍事訓練場接受相關培訓。

在烏克蘭政府和許多盟邦施壓數週後,德國上個月批准運送豹2戰車給烏克蘭。基輔當局認為,重型武器對擊退俄羅斯入侵至關重要,但莫斯科批評此舉是不必要的挑釁。

一名57歲的士兵說:「善用這種現代軍備非常重要,這將在戰場上帶來突破性戰力,我們終將勝利。」

當被問及西方戰車系統與蘇聯系統的差別時,他說,「你可以把它想成是賓士與Zhiguli汽車的不同」;他指的是在西方以拉達(Lada)為品牌名稱銷售的蘇聯汽車。

德國將向烏克蘭運交的戰車是由德國軍火商克勞斯瑪斐魏格曼公司(Krauss-Maffei Wegmann)生產,重量超過60噸,配備一門120毫米的滑膛砲,可打擊距離達4公里的目標。

烏克蘭外交部長上個月表示,預計將從12個國家組成的聯盟,獲得「首批」交付的120到140輛戰車,包括德國豹2戰車。

另一名接受「貂鼠式步兵戰車」(Marder Infantry Fighting Vehicles)訓練的士兵說,西方系統與烏軍先前一直在使用的蘇聯製系統相去不遠。

33歲的他說:「我們有使用類似武器系統的經驗,邏輯上是相同的,有時候我們甚至不需要翻譯來理解教官傳授的內容。」

德國國防部長佩斯托瑞斯(Boris Pistorius)指出,他對烏克蘭士兵印象深刻。這些烏軍一天訓練12小時,一週僅休息一天。

一名負責豹2戰車訓練的德國中校表示:「他們知道自己5週後將重返前線,因此非常積極,且渴望學習。」

上述兩名士兵都將在3月底前返回烏克蘭。被問到如何克服上戰場的恐懼時,57歲的士兵坦言:「怕嗎?是的,每個人都害怕,但關鍵是你要如何處理你的情緒、如何克服恐懼、繼續戰鬥。」

 烏軍主戰車近距離迂迴攻擊俄軍陣地

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俄烏雙方近期在烏東巴赫穆特 (Bakhmut)區域激戰,推特流傳一段烏軍主戰車近距離一邊閃避俄軍射來的反裝甲飛彈,一邊對俄軍陣地開火的影片。

推特帳號「@PStyle0ne1」PO出一段影片,影片一開始烏軍的戰車一邊對著森林內的俄軍陣地不斷開火,一邊以迂迴的方式迴避俄軍的攻擊,「@PStyle0ne1」在推文中表示「烏克蘭戰車在巴赫穆特附近的森林地帶,對俄羅斯陣地近距離開火,戰車透過不斷移動來閃避俄軍的反裝甲飛彈攻擊,因為俄羅斯人沒有射後不理的系統。(這是未來烏克蘭進攻的關鍵點)」

俄烏戰爭即將屆滿1年,美國總統拜登自從烏俄戰爭爆發以來首度到基輔訪問,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指出,拜登與澤倫斯基談到烏克蘭在能源、基礎設施、經濟支持和人道主義方面的需求,並提到即將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中關於烏克蘭的議程、烏克蘭和平方案等。拜登也聽取了澤倫斯基團隊的剪報,討論未來美國和國際夥伴確保對烏克蘭的支援。

 

國際反應:

俄烏戰爭一周年之日,岸田文雄將同澤連斯基共同主持七國集團峰會視頻預備會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星期一(2月20日)表示,本週五俄烏戰爭一周年之日,日本將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一道,共同主持七大工業國組織(G7)召開的一次視頻峰會。

岸田文雄還表示,日本同時計劃向烏克蘭提供一筆550萬美元的新援助。

根據共同社的報導,七國集團這次舉行峰會的目的就是在確認對烏克蘭的支持和對俄羅斯持續的製裁方面展現七國集團的團結和一致。

一位日本政府消息人士上週四(2月16日)向媒體透露,岸田文雄首相已經邀請澤連斯基參與七國集團視頻峰會,而澤連斯基也非常樂意出席這次峰會。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東京氣球對話開幕式上講話。 (2023年2月20日)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東京氣球對話開幕式上講話。(2023年2月20日)

日本是七國集團今年的輪值主席國,岸田文雄首相今年五月還將在廣島主持由七國集團國家領導人參加的面對面高峰會。即將於星期五召開的視頻峰會,是岸田文雄為了確保今年五月面對面峰會成功而舉行的一次旨在讓七國集團加強團結和協調立場的預備會。

這次視頻峰會將是岸田文雄作為日本首相主持的首次七國集團峰會,會議舉行之時不僅恰逢俄烏戰爭一周年,而且也是俄羅斯在烏克蘭戰場全力準備發動大規模春季攻勢之際。

參加星期五視頻峰會的領導人除了岸田文雄與澤連斯基外,還包括來自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美國和歐盟的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

烏克蘭駐日本大使謝爾蓋·克爾松斯基(Sergiy Korsunsky)在最近一次受訪時表示,澤連斯基如果獲得邀請,也有可能親自出席今年五月在廣島舉行的七國集團面對面峰會。

克爾松斯基表示,如果澤連斯基能夠親身前往廣島,這將是“一個重要的機會”,因為他可以從廣島這座二戰中遭遇原子彈轟炸的城市發出反對使用核武器的警告。

澤連斯基曾經前往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訪問,但是他還沒有去過亞洲。

根據《日本時報》的報導,日本官房長官松野博一上週五不願對澤連斯基五月份訪日的前景發表評論。他表示,日本政府仍在考慮參與五月七國集團峰會的人選,而且目前並未作出任何決定。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曾多次威脅使用核武器。克爾松斯基表示,烏克蘭今天面臨的遭受核武攻擊的威脅比任何其他國家都大。他希望七國集團嚴肅討論烏克蘭面對的核武威脅。

美國總統喬·拜登星期一出人意料地突然訪問基輔,並與澤連斯基舉行了會晤。拜登還承諾向烏克蘭提供五億美元新的軍援。克爾松斯基在拜登訪問基輔前也曾呼籲岸田文雄首相像西方其他一些國家領導人一樣,前往基輔訪問,實地看看烏克蘭遭受的戰爭浩劫。

拜登旋風式訪問基輔 留言稱讚澤倫斯基[影]

2023年2月20日,拜登總統未事先宣布而突然造訪基輔。照片顯示拜登總統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站在基輔市中心的聖米迦勒金頂修道院前。

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即將屆滿週年,美國總統拜登今天突然造訪基輔,不僅在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官邸的訪客留言簿上留言向對方致意,還與澤倫斯基一起出席紀念活動。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烏國基礎建設部長兼戰後重建副總理庫布拉科夫(Oleksandr Kubrakov)拍攝的照片顯示,拜登在馬林斯基宮(Mariinsky Palace)的訪客留言簿寫道:「(澤倫斯基)總統先生,我很榮幸再次在基輔受到歡迎,與熱愛自由的烏克蘭人民站在一起,展現我們的團結與友誼。」

「請接受我對您勇氣和領導力的最深摯敬意。榮光歸烏克蘭!(Slava Ukraini)喬.拜登」

稍後,拜登與澤倫斯基一起前往基輔的聖麥可教堂(St. Michael’s Church),參加2014年廣場革命(Maidan Revolution)紀念活動。

拜登來訪的消息公布後,基輔民眾紛紛表示歡迎,稱拜登此行意義重大。

一名40歲女子伊凡諾瓦(Yuliya Ivanova)告訴CNN:「這真的讓我很驚喜,他(拜登)很棒,我沒想到他會來,我相信他此行意義重大。拜登將能夠從內部了解烏克蘭局勢…他會看到這對我們來說有多困難。我認為我們將能指望美國提供更多幫助。」

另名20歲學生澤連科(Ilya Zelenko)也說:「當我聽到拜登來訪的消息,我非常高興。我們期待獲得更多支持。現在我們已經看到支持烏克蘭的聯盟,希望它能持續強化,我們也能獲得更多武器。」(譯者:施施/核稿:林治平)1120220

 

聯合國大會將對呼籲烏克蘭實現持久和平的決議進行表決

聯合國大會將於本週就一項決議進行投票,該決議強調在烏克蘭尋求持久和平的緊迫性。目前莫斯科已經入侵其鄰國烏克蘭近一年。

決議文本由烏克蘭起草,並與盟友和相關國家進行了商討,將在周三下午開始並持續到週四的聯合國大會特別緊急會議結束時進行表決。

它強調了尋求“符合聯合國憲章原則的全面、公正與持久和平”的緊迫性,並呼籲聯合國成員和國際組織支持這一努力。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聯合國事務主任理查德·高恩(Richard Gowan)對美國之音(VOA)說:“我認為引人注目的是,它比以前的一些決議包含更多關於和平必要性的措辭。我認為這實際上反映了來自巴西和南非等全球南方國家的新的推動力,這些國家認為必須進行某種和平努力。”

該決議還要求停止敵對行動,並要求俄羅斯軍隊從“國際公認邊界內”的烏克蘭領土撤出,即包括俄羅斯聲稱吞併的領土。

一位了解談判情況的歐洲外交官表示,措辭的選擇——“停止敵對行動”而不是“停火”——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這位外交官說:“我們認為這個詞實際上更為有力。停火可能是敵對行動的暫息,讓一方能夠重新組織起來,為另一次猛攻做好準備。”

“停止敵對行動”指的是一種更永久的安排,不僅僅是平息槍聲,這位外交官說,這可能為最終的外交解決方案奠定基礎。

60多個國家已簽署成為該決議的共同提案國,該決議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但具有國際社會的道義影響力。烏克蘭及其盟友希望獲得聯合國193個成員國的絕大多數贊成票。(不過只有191個成員國有資格投票。黎巴嫩和委內瑞拉嚴重拖欠聯合國的會費,暫時失去了投票權)。

過去一年譴責俄羅斯入侵以及後來企圖吞併烏克蘭部分地區的決議分別得到141和143個國家的大力支持,他們譴責和批評俄羅斯的這些行為,只有少數國家支持莫斯科。外交官表示,這份決議也能得到同樣的支持,以表明國際社會對基輔的一貫支持。

但最終讓莫斯科討論和平將很困難。

俄羅斯駐聯合國大使瓦西里·涅邊賈(Vassily Nebenzia)週五在聯合國安理會召開會議,討論明斯克協議的“經驗教訓”,這份八年前的協議旨在緩和俄烏之間的緊張局勢,但顯然失敗了。

他說,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上台是基於和平與對話的承諾,但卻“在我們的邊界上創造了一個新納粹民族主義的蜂巢”。

涅邊賈稱他對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沒有信心,指責他採取“鴕鳥立場”——響應西方對莫斯科的批評,而從不批評基輔。但這份聯大決議表示了對秘書長促進衝突結束的“強烈支持”。

涅邊賈告訴安理會:“如今,許多人說聯合國必須成為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調解人。考慮到我剛才說的話,你們認為我們可以信任這樣的調解嗎? 有什麼保證秘書長這次會有所不同?”

國際危機組織的高恩表示,俄羅斯希望一些非西方大國能夠呼籲在沒有先決條件的情況下進行會談——此舉有利於莫斯科。

高恩說:“俄羅斯人想要的是讓烏克蘭看起來像是那個正在阻止這些談判的國家,儘管沒有太多證據表明莫斯科想要真誠地談判。但我認為,這個決議被設計為在某種程度上表明烏克蘭不排除和平談判的可能性,即使它們不太可能很快發生。”

外交官們說,重要的是該決議傳達了超越烏克蘭的戰爭成本,並包括能源和糧食安全方面的措辭。下個月,黑海穀物倡議(Black Sea Grain Initiative)面臨延期問題,發展中國家渴望看到這項計劃繼續進行。

那位歐洲外交官表示,該決議列出了“將在未來幾個月激勵我們行動的原則和框架”。

該決議草案包括關於追究戰爭罪責任的必要性的措辭。烏克蘭正在考慮是否在今年晚些時候另外尋求一項聯大決議,以設立一個特別國際法庭,讓俄羅斯領導人為入侵烏克蘭承擔責任,追究他們的侵略罪。

位於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已經在調查自俄羅斯入侵以來在烏克蘭領土上犯下的潛在戰爭罪和危害人類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還設立了一個調查委員會,負責調查在俄羅斯入侵期間犯下的所有侵犯人權行為。他們的第二份報告將在未來幾個月內提交。

週三上午,烏克蘭外交部長預計將召開一場會議,重點討論戰俘的人權狀況和烏克蘭兒童被綁架到俄羅斯的問題。

週五是俄羅斯全面入侵一周年,幾個國家的外交部長預計將出席一場安理會會議,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將在會議上進行簡報。

這場致命的衝突已使超過650萬烏克蘭人在國內流離失所,另有將近800萬人前往其他國家避難,近1800萬烏克蘭人需要人道主義援助。

  • 16x9 Image

    貝希爾

    美國之音聯合國事務記者

    共和黨最強明日之星 佛州州長迪尚特批評美國援助烏克蘭

    美國總統拜登親訪基輔之際,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籍州長迪尚特(Ron DeSantis)20日公開批評美國對烏克蘭的援助,並質疑美國是否應該捲入俄烏戰爭。在他看來,美國也不應「與中國發生衝突」。

    迪尚特接受福斯新聞網(Fox News)「福斯與朋友」(Fox & Friends)晨間新聞訪問時,批評美國對烏克蘭的援助是一張「沒有期限的空白支票」,並稱,「我認為與中國打一場代理人戰爭、捲入邊境或克里米亞等問題不符合我們的利益。」他指的是俄羅斯透過軍事力量奪取的烏克蘭領土。

    這番話是自1年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以來,迪尚特對美國捲入戰爭的最直接評論。針對軍援烏克蘭問題,共和黨內有依循雷根主義以及孤立主義兩種聲浪,目前為止雷根主義獲勝,但迪尚特的論調明顯趨於後者。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注意到,當被問及「美國的勝利是什麼樣子」時,迪尚特稱俄羅斯「真的很受傷」。並遭受「巨大損失」,卻沒有承認美國的武器、軍事情報和援助在衝突中發揮的作用。

    迪尚特還堅稱,俄羅斯不會構成「與中國同等水平的威脅」。他說,「不用擔心俄羅斯會加入北約國家。我認為它已經表明自己是一個三流軍事強國。」

    迪尚特被視為共和黨最強明日之星,獲得億萬富豪馬斯克等人背書,也被共和黨建制派視為反制前總統川普的王牌,被認為是川普2024重返白宮之路最有潛力的黨內挑戰者,他去年期中選舉以超過對手近20個百分點順利連任佛州州長,聲勢如日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