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第335天:歐盟外長同意向烏克蘭提供5億歐元軍事援助,俄羅斯與愛沙尼亞相互驅逐大使

台灣對烏克蘭提供發電機等設備,供民眾寒冬取暖。圖為第2批發電機運抵後準備拆封。(烏克蘭國會議員盧狄克辦公室提供)

中華新聞通訊社/中華時報1月24日訊)俄羅斯總統普京無視全球譴責和多國制裁,2月24日逕行宣布對烏克蘭採取特殊軍事作戰,開啟戰爭。普京親自指揮部署的這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已經進入第335天。

德國近期因為軍援問題面臨國際壓力,德國外交部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22日鬆口,若波蘭向烏克蘭移交德國製造的「豹-2」,德國不會反對,不過德國政府反駁外長立場,稱其他國家若要出口「豹-2」,仍待德國聯邦安全會議的討論與審核,引發聯合政府內部分歧。

歐盟外長同意向烏克蘭提供5億歐元軍事援助

歐盟成員國外長在布魯塞爾開會後同意,向烏克蘭提供一筆5億歐元軍事援助,以及另一筆價值4500萬歐元的非致命性裝備,用於歐盟對烏克蘭的軍事訓練任務。

德國繼續因不願向烏克蘭提供主戰坦克而面臨巨大壓力。歐盟的波羅的海成員國外長呼籲德國在向烏克蘭派遣豹2型坦克方面開綠燈。

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基表示,波蘭將請求德國的允許,派遣德國製豹 2型坦克,他表示,即使沒有德國的參與,波蘭亦可以決定成立小型聯盟,他相信派遣坦克會富有成效。

烏克蘭外長庫列巴表示,需要大膽、果斷和勇敢的行動以確保烏克蘭在今年取得勝利。

跨國企業發俄羅斯財排行榜 中企最多嬌生雀巢也挨批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經11個月,經開戰初期一波跨國企業抵制、撤出俄國市場後,如今誰還在那裡做生意、繳稅給俄國政府,間接資助侵略者?英國非政府組織點名中國企業最多,西方品牌嬌生、雀巢也挨批。

設在倫敦的「道德評價機構」(Moral Rating Agency)是由企業購併顧問狄克森(Mark Dixon)在俄烏戰爭後創辦,針對跨國企業在俄烏戰爭中的表現給予道德評分、排名,以促使消費者施壓企業改變行為,曾被多國媒體引述。評分指標包括企業撤出俄國的幅度和速度、對俄國經濟的影響力,以及為撤出犧牲多少等等。

根據道德評價機構網站上的排行榜,道德負分最多的前10名有9個是中國企業,包括協助俄國發展直升機的中國航空工業集團、進口俄國石油的中國化工集團,還有被描述為「傳遞俄國官方宣傳且監控人民幫凶」的騰訊,以及「在俄國加深對中國物資依賴下的最大獲益者之一」阿里巴巴。

與阿里巴巴對比的跨國物流大企業,是在戰事開始沒多久就完全撤離俄國市場的亞馬遜(Amazon)。

道德破產前10名裡唯一非中國的企業是日本電信電話公司(NTT),雖然NTT曾宣布人道援助烏克蘭人民250萬美元(約新台幣7687萬元),但因屬重要基礎建設行業且無跡象顯示退出俄國市場活動,使其評價降低。

道德評價機構另針對國際知名零售品牌的表現,呼籲消費者年節採購時留意。「布魯塞爾時報」(Brussels Times)轉述狄克森的說法:「如果你閉上雙眼想著這家企業在俄烏戰爭時做了什麼,一個不道德的品牌(產品)嚐起來就不會太美味。」

他點名食品集團雀巢(Nestlé)、醫藥品集團嬌生(Johnson & Johnson)和日用品集團聯合利華(Unilever)、百事可樂集團(Pepsi)都仍在俄國營運銷售大量產品,中國的電腦品牌聯想也持續在俄國做生意。

道德評價機構指出,拒絕離開的外資企業總共在俄國雇用約70萬人,持有1410億美元的俄國資產。

狄克森希望消費者在逢年過節的氣氛中,不要忘記烏克蘭人仍在戰爭下求生。

國際反應:

台灣第2批發電機運抵烏克蘭

台灣捐贈的首批發電設備1月初運抵烏克蘭,用於關鍵基礎設施等。第2批750千瓦發電機21日送達。(烏克蘭國會議員盧狄克辦公室提供)

烏克蘭國會議員盧狄克表示,基輔這幾天約零下5至10度,當地能源設施遇襲而缺電供暖之際,台灣第2批發電機運抵如及時雨,基輔民眾士氣大振;她也說,第一批發電機送達後,中國大使館來信警告。

俄羅斯持續對烏克蘭能源設施發動攻勢,造成當地多處缺乏電力,台灣捐贈的第一批發電設備於1月初運抵。烏克蘭選民之聲黨(Golos)黨魁盧狄克(Kira Rudik)昨天接受中央社電訪時表示,台灣兩台750千瓦(KW)的發電機21日送達烏克蘭。下兩批可望2月運到。

「(發電機)體積之大,必須出動兩台起重機才能取下,但民眾非常高興,現場甚至響起掌聲。發電機本週投入運作」,盧狄克說。

她也透露,第一批發電機運抵後,中國大使館來信警告:「你們永遠不該這麼做。」

盧狄克說,這場戰爭如今已經改變烏克蘭與中國的關係。中國未積極參與戰事,也沒有偏袒任何一方,「但是我們知道他們幫助俄羅斯規避制裁」,北京也未提供烏克蘭任何重大援助。

她表示,烏克蘭處境非常脆弱,政府避免惹惱中國,以免北京倒向莫斯科,使戰事更棘手。她一方面可以理解政府採取這種策略的原因,但她不在政府服務,是在野黨領袖,並堅信「不該激怒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或中國」的想法已證明不可行。

談到眼前的戰事,盧狄克說,根據國際情報,俄羅斯計劃春季發動大規模攻勢,烏克蘭部隊正竭力做好準備,其他國家如果提供武器,烏克蘭就能反擊。

基輔方面,她指出,俄軍幾乎週週來襲,上週飛彈攻擊仍讓人餘悸猶存,當時45人在自家喪生,包括6名兒童。這樣的攻勢每天都可能發生,烏克蘭人因此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

「沒有電仍可生存,沒有水或暖氣就無法存活,台灣提供的發電機讓烏克蘭人士氣大振…也讓烏克蘭知道在這場戰事中並非孤軍奮戰。」

中華民國外交部1月初表示,已規劃約200萬美元(約新台幣6060萬元),將持續協助烏克蘭前線城市購買所需要的發電機與供暖設備。

土耳其總統:不支持瑞典加入北約

丹麥極右政黨「強硬路線」領導人帕盧丹在土耳其駐瑞典大使館焚燒伊斯蘭教的聖典《可蘭經》,引發全球穆斯林不滿。(路透)

丹麥極右翼政黨領袖帕盧丹日前在瑞典的土耳其大使館外焚燒可蘭經引發的爭議持續。

土耳其總統週一(1月23日)對北約擴展表示嚴重質疑,此前他警告瑞典不要指望在周末反伊斯蘭活動人士和親庫爾德團體在斯德哥爾摩舉行抗議活動後,土耳其會支持其加入北約這個軍事聯盟。

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週六抨擊拉斯穆斯·帕盧丹(Rasmus Paludan)焚燒古蘭經的抗議活動,稱這是對所有人的侮辱,尤其是對穆斯林。他對瑞典當局允許抗議者在安全部隊“保護”下在土耳其駐斯德哥爾摩大使館外示威感到特別憤怒。

“很明顯,那些允許在我們大使館前發生這種卑鄙行為的人,不能再指望我們在他們的北約成員申請上表現出任何慈善,”埃爾多安首次評論周末的抗議活動時說,瑞典必須要考量允許帕盧丹示威的後果。

焚燒伊斯蘭教的聖書激怒了土耳其各政治派系的人士,而目前,瑞典和芬蘭在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戰爭後放棄長期的軍事不結盟政策後,有望很快成為北約成員國。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如今將會從中受益,因為世界上這個最強大的軍事聯盟的潛在擴展似乎受到了阻礙。

埃爾多安還批評瑞典允許親庫爾德抗議活動。示威者揮舞著各種庫爾德團體的旗幟,包括庫爾德工人黨(PKK)。庫工黨對土耳其發動了長達數十年的叛亂活動。庫工黨在土耳其、歐盟和美國被認為是恐怖組織,但其標誌和符號在瑞典並未被禁止。

“所以,你們會讓恐怖組織在你們國家的大街小巷上撒野,然後還期待我們支持你們加入北約。這絕不可能,”埃爾多安在提到瑞典和芬蘭要求介入北約時說。他說,如果瑞典不尊重北約成員國土耳其或穆斯林,那麼“他們不會在加入北約問題上得到我們的任何支持。”

土耳其、瑞典和芬蘭於去年6月簽署了聯合備忘錄,躲避了土耳其在北約馬德里峰會上可以否決其成員資格申請的機會。三國在那次峰會確定庫工黨為恐怖組織,並承諾阻止其活動。持續的抗議活動激怒了安卡拉,土耳其說瑞典必須解決土耳其的安全問題,並要求必須由土耳其議會批准它們加入北約的要求。

“如果他們如此熱愛恐怖組織成員和伊斯蘭教的敵人,我們建議他們將其國家安全交給他們,”埃爾多安補充說。週六,數百名親庫爾德抗議者踩過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照片,埃爾多安的模擬像在之前的抗議活動中被懸掛在燈柱上。作為回應,土耳其官員取消了雙邊會議。

瑞典官員強調,言論自由受到瑞典憲法的保障,並賦予人們公開表達觀點的廣泛權利,但不允許煽動暴力或仇恨言論。示威者必須向警方申請公眾集會許可。警察只能以特殊理由拒絕發放此類許可證,例如對公共安全構成風險。瑞典高級官員表示,言論自由對民主至關重要,同時批評帕盧丹的行為是冒犯性的,他們不贊同這樣的行為。

同時擁有丹麥和瑞典公民身份的反伊斯蘭活動人士帕盧丹在這兩個國家建立了極右翼的政黨,但是未能在國家、地區或市政選舉中贏得任何席位。在去年的瑞典議會選舉中,他的政黨在全國范圍內僅獲得156票。他焚燒古蘭經在周末引發了土耳其的反抗議活動,示威者燒毀了他的照片和一面瑞典國旗。

俄羅斯與愛沙尼亞相互驅逐大使

愛沙尼亞基於外交對等原則,要求俄羅斯大使2月7日離開。(美聯社)

俄羅斯和愛沙尼亞因烏克蘭問題關係轉差,雙方宣布將兩國外交關係降至臨時代辦級別,並要求對方派駐的大使離開。

俄羅斯外交部召見愛沙尼亞駐俄大使,就愛沙尼亞大幅縮減俄羅斯大使館人員規模一事提出嚴正抗議,認為這種不友好舉動,表明愛沙尼亞堅持走破壞兩國關係的路線,俄羅斯又要求愛沙尼亞大使在下月7日離開俄羅斯。

愛沙尼亞外長雷恩薩盧其後表示,基於外交對等原則,俄羅斯大使也將於下月7日離開愛沙尼亞。

另外,拉脫維亞為展示與愛沙尼亞的團結,外長林克維奇斯宣布,拉脫維亞將於下月24日召回駐俄大使,並將拉脫維亞與俄羅斯的外交關係級別降至臨時代辦級別。

波蘭:即使無德國正式許可也將向烏提供豹2坦克 ,美國:可能很快從柏林聽到訊息

波蘭總理星期一(1月23日)說,波蘭正在打造一個多國聯盟,準備好向烏克蘭提供德國製造的豹2(Leopard 2)坦克,即使德國不正式批准轉交這類坦克。

波蘭總理馬特烏什·莫拉維茨基(Mateusz Morawiecki)對記者們說,波蘭將尋求德國的批准,但是,請求柏林同意的重要性是次要的。

“我們一直在向柏林的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其同意提供豹2坦克,”莫拉維茨基說。

波蘭政府發言人彼得·穆勒(Piotr Mueller)後來對國家電視台說,尋求德國的同意是“一個重要姿態,我們當然會在今後幾天進行。”

德國外交部長安娜萊娜·貝尓伯克(Annalena Baerbock)星期日對法國電視台LCI表示,如果波蘭請求允許將自己裝備的豹2坦克送到烏克蘭,“我們不會攔路。”

在貝爾伯克做出這番表態之前,德國一直在提供本國豹2坦克或批准從德國購買了豹2坦克的國家轉讓這些坦克的問題上緘默不語。

烏克蘭長時間以來一直希望得到重型坦克,使用比烏克蘭現有坦克更為先進的西方坦克,抗擊俄軍。

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的辦公廳主任安德里·葉爾馬克(Andriy Yermak)星期一在電報(Telegram)平台上寫道,為實現目標,烏克蘭需要的不是10輛到20輛坦克,“而是幾百輛”。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星期一表示,歐洲國家之間關於是否向烏克蘭提供坦克的辯論表明,北約內部“越來越緊張”。他還警告說,向烏克蘭提供武器的國家“將為此承擔責任。”

德國總理奧拉夫·舒爾茨(Olaf Scholz)星期日沒有說德國是否會同意向烏克蘭提供主戰坦克,但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他說將與包括美國在內的盟國協調做出決定。

朔爾茨的發言人星期一重申,德國政府“沒有排除”轉讓坦克的可能性,但是他說:“還沒有做出決定。”

在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賴斯(Ned Price)被記者們問道美國是否支持別國向烏克蘭提供豹2坦克,無論德國是否批准。

普賴斯沒有直接回答這些問題。他說:“我們也許在今後幾個小時、今後幾天從我們的德國盟友那裡聽到更多信息。”

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說,他不排除向烏克蘭提供勒克萊爾(Leclerc)坦克的可能性。不過,他告誡說,提供坦克絕不能危及法國的安全,或導致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戰爭升級。

英國外交大臣詹姆斯·克萊弗利(James Cleverly)星期日在接受天空新聞(Sky News)採訪時說,他希望看到烏克蘭方面得到“像豹2這樣的裝備”。

星期一,歐盟各國外長在布魯塞爾批准了又一筆對烏軍援方案,價值為5億歐元。這筆新的援助使歐盟對烏援助開支總額達到36億歐元。

在戰場消息方面,據星期一向媒體做簡報的一位美國軍方高級官員說,俄軍和烏軍在前線基本保持靜態。這位官員說,不平靜的戰場與烏軍在東部城市克里米納附近的反攻以及俄軍試圖攻占東部城市巴赫穆特附近領土有關。

據這位官員說,俄羅斯正在派兵替換遭到重大傷亡的部隊,特別是在巴赫穆特周圍。

在星期一的其它事態發展方面,澤連斯基在每晚視頻講話中說,烏克蘭政府正在進行人事變更。在他發表這番評論的一天前,反腐警察說,他們拘捕了基礎設施部的一名副部長,這名官員被控去年9月在進口發電機期間收受了40萬美元賄賂。

澤連斯基說:“已經有了人事決定,有些在今天,有些在明天——這事關各部和其他中央政府架構以及州和執法部門的各級官員。”

俄烏戰爭和其他危機四伏 末日鐘將更新指針位置

在俄烏戰爭和其他危機四伏下,代表頂尖科學家和安全專家對人類生存危險所作判斷的「末日鐘」(Doomsday Clock)將於明天更新指針位置。

「末日鐘」為一象徵性的時鐘,顯示全球離世界末日有多近,午夜零時象徵世界末日來臨。至於末日鐘指針是離午夜更近還是更遠,則要根據科學家對特定時間生存威脅的解讀。

綜合路透和法新社報導,總部在芝加哥的非營利組織「原子科學家公報」(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將在美東時間24日上午10時(台灣時間24日晚間11時)宣布這個具有象徵性的時鐘所指時間是否會有變動。

今年,末日鐘將首次反映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全球對核戰再起的恐懼。

自2021年1月以來,末日鐘指針指都在距離午夜剩100秒的位置,是歷史上最接近午夜的時刻。

原子科學家公報去年發表聲明時說:「末日鐘依舊處於歷來最接近文明毀滅的時刻,因全球此刻正身處極端危險境地。」

原子科學家公報在1945年由參與研發世界上第一批核武的「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科學家,包括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歐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等人所創設,隨後於1947年推出末日鐘,象徵全球對災難的脆弱性。

1月24日俄烏衝突最新進展:

烏俄戰爭持續進行,烏克蘭空軍指出,烏軍防空部隊近兩日大有斬獲,在烏東地區擊落多架俄軍航空器,包括2架Su-25攻擊機與4架Ka-52直升機。

烏克蘭空軍23日與24日均發布前線戰果,指出俄軍防空飛彈部隊於23日擊落2架Su-25攻擊機、1架Ka-52直升機、2枚Kh-59空對地飛彈,以及1架「鷹-10」(Orlan-10)無人偵察機。24日烏軍部隊則是擊落3架Ka-52直升機,烏克蘭空軍特別提到,這3架Ka-52直升機是在半小時內被接連擊落。

據烏克蘭《基輔獨立報》報導,烏軍總參謀部24日指出,烏軍除了擊落多架俄軍飛行器之外,當天還攻擊了俄軍的3座臨時基地與1座後勤補給中心,烏軍也在多處地區擊退俄軍。另外,俄軍24日對烏克蘭發射9枚飛彈、發動27次空襲,以及發動79次多管火箭彈襲擊。

記者手記:炮火下的頓巴斯前線居民

2023年1月23日,雖然砲彈經常落在當地,但是謝爾蓋·扎姆連科仍在恰索夫亞爾城外的路邊擺攤賣魚。(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49歲的謝爾蓋·扎姆連科(Serhi Zamulenko)曾經在恰索夫亞爾的市場賣魚。但是,當戰火逼近時,他把自己的小貨攤搬到了城外路邊。

戰鬥離這座城鎮不到10公里,每天每夜都能聽到雙方的砲擊聲。砲彈落在扎姆連科的魚攤附近已經有很多次了,最近一次就在上星期四。

“我在這里當然害怕,”他對我們說。“可我還能去哪兒呢?”他隨後堅持要把一條熏魚送給我們做禮物。他用了五天的時間熏制這條魚。

和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的很多人一樣,扎姆連科認為,留守在家是一種愛國精神。很多人早就逃離了。

“我留在這裡是因為這是我的土地,”扎姆連科說。“我屬於這裡。這不是俄羅斯人的地方。”

巴赫穆特的地堡

除了不屈服外,在頓巴斯不斷目睹的另一個特點就是絕望。很多留在交戰區的人已經屬於貧窮、年老或有病群體。如今,他們淪為赤貧。工作沒有了,可靠的供電、供水和供暖也沒有了,消失不見的還有很多建築和人群。

2023年1月20日,柳德米婭·馬利諾夫卡在巴赫穆特的一處公共地堡談她在戰火下的生活經歷。(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我應該去哪兒呢?”52歲的柳德米拉·馬利諾夫卡(Lyudmyla Malynovska)在巴赫穆特的一座公共地堡裡說。在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戰爭期間,這座城市過去六個月來一直爆發著激烈的戰鬥。她說:“沒人需要我。”

馬利諾夫卡談到身體和物質上的困境時似乎表現出了隱忍頑強,然而一談到希望,她就再也控制不住淚水了。她說,她唯一的夢想就是結束這場戰爭。

她擦著眼淚解釋說:“我們真的不知道發生著什麼,因為我們沒法上網去查。”

走向地堡的短短路途有可能是致命的,但是她來地堡是因為這裡有人氣,還能打聽到一點點消息。

2023年1月20日,在砲彈紛飛之際,當地居民在巴赫穆特的一處地堡觀看電視。(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地堡還提供食物和飲水。救援人員為供水系統被破壞的民眾搭建淋浴。很多巴赫穆特居民幾個月都沒有供水了。

離巴赫穆特不到兩公里的地方,烏軍正在面對俄軍。兩軍距離接近到可以用槍彼此射擊。大砲和其他火力落入城市的每一處地段。當地人對我們說,各種槍砲聲交雜在一起,每天的安靜期最多只有10分鐘。

“我們能體驗到它,”馬林諾夫斯卡說。“前線在燃燒。”

戰爭的聲音

與頓巴斯地區的其他城鎮一樣,恰索夫亞爾靠近前線,處在對立兩軍之間。戰火如此接近,來襲和射出的砲火聲聽起來幾乎是一樣的:先是巨大的爆破聲,幾秒之後是聲爆。

向外射出的武器的最初爆破聲比來襲火力的最初爆破聲要高,但開火位置只是距離稍微更遠一些而已。有時可以聽到砲彈從頭頂上空劃過,朝著對立軍隊的方向飛去。太多的時候,砲彈落在城內,在一個悲劇的時刻,摧毀了人們的生命與生計。

59歲的店主盧波夫·比露斯(Lubov Bilous)說,就在幾天前,炸彈摧毀了恰索夫亞爾的幾戶住宅。盧波夫在她的商店裡向軍人們出售軍用式帽子、手套和長內褲,而以前她專賣兒童玩具。其他居民說,在那一天,有大約四人死亡。

2023年1月22日,盧波夫·比露斯在烏克蘭恰索夫亞爾的商店裡與美國之音記者交談。 她的這家玩具店如今出售軍人用品。 (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2023年1月22日,盧波夫·比露斯在烏克蘭恰索夫亞爾的商店裡與美國之音記者交談。她的這家玩具店如今出售軍人用品。(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她說:“連這裡的孩子都知道來襲火力和射出火力的區別。”

在幾乎人去樓空的利曼,54歲的尤里·施帕克(Yuriy Shpak)對城鎮周圍從不間斷的隆隆炸彈聲輕描淡寫。這裡離巴赫穆特有大約一個小時的路程,但離戰地仍不到20公里。

“是的,炸彈落在花園。但是我們的金屬門派上了用場,我活了下來。”

接下來,時刻不停的砲聲被激烈和持續的槍聲所打斷。我們後來得知,槍聲來自一處練兵場,軍人們向離前線足夠近的一個金屬筒猛烈開火,以辨聽那些意在殺死他們的武器的聲音。

2023年1月21日,一名烏軍士兵在烏東頓巴斯地區訓練,這裡距離前線足夠接近,可以聽到爆炸聲。 (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2023年1月21日,一名烏軍士兵在烏東頓巴斯地區訓練,這裡距離前線足夠接近,可以聽到爆炸聲。(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在所有這些喧囂聲中,施帕克卻泰然若定。他對我們說,這一天的噪音跟真正暴力的日子相比,算不上什麼困擾了。幾個月前,在烏克蘭正在奮力從俄羅斯佔領下收復利曼之際,炸彈如暴雨般傾斜在城內。另外,在更近的某一天,一枚炸彈落在隔壁的遊戲場,一名四歲女孩被炸死。

施帕克白天花時間用木板和塑料蓋上窗戶,還劈木柴給少數仍然留在城裡的人送去些許溫暖。很多晚上,害怕噪音的妻子睡在地下室。

2023年1月23日,與幾個月前的利曼激戰相比,當地居民尤里·施帕克對眼下的危險不以為意。 (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2023年1月23日,與幾個月前的利曼激戰相比,當地居民尤里·施帕克對眼下的危險不以為意。(美國之音博夏特拍攝)

“我試著勸她走,”施帕克對我們說。“但是她不走。她說:’你不走,我就哪兒也不去。’”

我們問他,如果局勢變得更加糟糕,他最終會不會離開。他笑了。

“還能有多糟?”他說。

老戰爭,新情感

雪花落在扎姆連科的魚攤上。他繃緊自己的肱二頭肌,開玩笑說,如果他強壯到足以在戰爭中生存下來,那他可以不懼寒冷,整天呆在戶外。

他的魚攤貨架上飄著一面小小的烏克蘭旗,在如此接近前線的地方,這種象徵物不是沒有爭議的。頓巴斯地區的多數人說俄語,而不是烏克蘭語,我們被告知,有些人也許不一定支持俄羅斯的入侵,但是卻支持由俄羅斯來統治的觀念。

扎姆連科和其他堅決支持烏克蘭統治的人說,那種對他們用諷刺的語調提到的“俄羅斯和平”的希望,意味著無窮無盡的戰爭和破壞。

對頓巴斯民眾來說,戰爭並不是從2022年2月才開始的,而是從2014年以來就一直在持續。當時,在大規模抗議運動的助力下,克里姆林宮支持的政府被親西方的領導層所取代。俄羅斯隨後佔領了克里米亞半島,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運動蔓延開來。有將近1.5萬人在戰鬥中喪生。

扎姆連科說,過去一年來的戰鬥鞏固了他作為烏克蘭愛國者的身份認同,他決心留在家裡,不管局勢變得有多麼的危險。

“你們如果再呆久一點,就會親眼看到的。”扎姆連科對我們說。他指向幾米之外的一處林中空地。

“就在四天前,一顆砲彈落在了那裡,”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