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与德国外长举行记者会 布林肯:俄若入侵乌必将遭到“迅速而巨大”的代价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德国外长贝尔伯克在柏林联合举行记者会。(2022年1月20日)

(中华时报北美总分社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星期四(1月20日)誓言,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美国和盟友将让俄罗斯承受“迅速而巨大”的代价,但是他说,俄罗斯总统普京仍然可以选择通过外交方案来化解欧洲东部日益升级的紧张关系。

由于普京在乌克兰东侧聚集了10万重兵,西方国家正在与莫斯科对峙。布林肯在柏林谈到这一局面时说:“我们处在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布林肯说,美国“始终非常明确”地表示,如果任何俄军越境进入乌克兰,“他们将遭到美国、我们的盟友和伙伴迅速、严厉和团结一致的回应”。

布林肯会晤了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之后说,普京有两方面的选择,“一方面是对话与外交,另一方面是冲突与后果。他必须决定走哪条路。”

布林肯已抵达日内瓦,他计划星期五会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这将是过去一个星期来美国与俄罗斯官员的第四次直接会谈。

西方要求俄罗斯把军队和装备撤离乌克兰边界,而莫斯科则督促北约限制其在欧洲东部和中部的行动并坚持要求北约拒绝接受乌克兰的入盟申请。

虽然美国一直坚决表示如果俄罗斯军事入侵乌克兰将遭到迅猛和重大的经济制裁,但是美国或北约却不会做出军事回应。假如俄罗斯对基辅政府发动网络袭击或其它行动,西方国家将如何应对,目前还不清楚。

在星期三的记者会上,美国总统拜登谈到西方对他所说的“小入侵”所作的回应时,发表了令人困惑的评论。

白宫新闻秘书莎琪后来说,拜登“从长期经验中了解俄罗斯方面有发动侵略但却够不上军事行动的大篇幅剧本,包括网络袭击和准军事战术。他今天确认,俄罗斯这类的侵略将遇到果断、对等和团结一致的回应。”

拜登有关“小入侵“的评论引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严厉反驳。他在推特上说:”我们希望提醒大国,没有什么小入侵和小国。就像没有小伤亡和丧亲小痛一样。我是以一个大国的总统说这样的话。”

在普京是否会入侵乌克兰的问题上,拜登把两面都说到了。他说:“我不确定他肯定会做他要做到事。我猜想他会入侵。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这位美国领导人说,他不相信普京希望打“全面战争”,但是普京确实是想试探美国和北约的决心。

俄罗斯否认有入侵乌克兰的意图,同时寻求安全保证,比如不让乌克兰加入北约。北约是西方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军事联盟,已有70年的历史。

星期四,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诺娃指称,乌克兰和西方国家声称俄罗斯即将发动进攻,是“为己方发动大规模挑衅、包括军事性质的挑衅寻找掩护”。

扎哈诺娃说:“这些有可能对地区与全球安全带来极其悲惨的后果。”

她提到英国近日向乌克兰提供了武器。她声称乌克兰把西方军援视为基辅可以在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展开军事行动的全权委托书”。

拜登:普京将采取行动

在俄罗斯持续增加乌克兰边境驻军之际,美国总统拜登19日预测,俄罗斯将对乌克兰采取行动。虽然他说俄罗斯将为全面入侵付出高昂代价,但他模棱两可的回应也招来批评。

拜登在周三 (1月19日)新闻发布会上谈到普京时说:“我猜他会有所行动。如果俄罗斯入侵,我们将追究其责任,而这取决于它采取何种行动。如果是小规模的入侵,我们最终或许不得不为做什么和不做什么而争辩。但如果他们进一步入侵乌克兰,对俄罗斯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拜登的评论也让外界对于西方国家会如何回应俄罗斯总统下令入侵乌克兰增加不确定性。此前,俄罗斯官员多次否认将入侵乌克兰。

俄罗斯已经在乌克兰边境附近集结了约10万名军队,而此举被西方国家认为是在为一场战争做准备,而这场战争是为了阻止乌克兰加入北约。

即便如此,拜登说,他与普京举行第三次峰会仍然是一种可能。他说,他担心乌克兰冲突会产生更广泛的影响,也担心情势“可能会失控”。拜登说,他相信普京是想考验并试探西方领导人。他表示,美国对俄罗斯入侵做出的反应将取决于行动的规模,以及美国的盟友们是否对于如何应对产生分歧。

同日,美国白宫誓言,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任何行动都将面临非常严重的反制。白宫新闻秘书莎琪 (Jen Psaki)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若任何俄罗斯军队跨进乌克兰领土,这代表他们重新入侵了乌克兰,美国与其盟友也将对此采取快速丶严重且联合的反制措施。”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萨斯(Ben Sasse)将拜登的新闻发布会描述为一场火车事故。他说:“拜登总统基本上为普京入侵乌克兰开了绿灯,他喋喋不休地谈论所谓的‘小规模入侵’无关紧要。他这番谈话展现出来的是软弱,而非力量。”

法新社指出,拜登和他的团队已经准备了一套广泛的制裁措施和其他经济惩罚措施,以便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拜登说,俄罗斯公司可能失去使用美元的能力。

在被问及他所说的“小规模入侵”是什么意思时,拜登说北约盟国在如何应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事上意见不一,因为西方国家的回应取决于普京到底做了什么。他说,盟国之间“有分歧”,但他正在努力确保“每个人都在同一个起跑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