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峰會閉幕 拜登宣布啟動“民主復興總統倡議”

由美國總統拜登召集、有全球110個國家的政府以及公民社會和私營部門領導人出席的線上“民主峰會”(Summit for Democracy)星期五(12月10日)落幕。拜登在閉幕詞中說,自由之火在世界每個人的心中燃燒,專制政權永遠無法將其熄滅。他也表示,計劃明年召開第二屆全球“民主峰會”。台灣政府代表、政務委員唐鳳和目前流亡英國的香港民主人權活動人士羅冠聰也在第二天的峰會上發言。

拜登說:“我們知道擺在我們面前的工作是多麼的艱鉅。但我們也知道,我們可以迎接挑戰,因為我以前說過,正如這次峰會所表明的,民主世界無處不在。專制政權永遠無法熄滅自由的微火,它在全世界和世界各地人們的心中燃燒。”

拜登還表示,捍衛民主需要整個社會的共同努力。他說:“作為政府的領導人,我們有責任傾聽我們的公民,加固民主的護欄,推動改革,實現透明的問責治理,更能抵禦專制的緩沖和衝擊的力量,以及那些想在公共利益之前赤裸裸地追求權力的人。”

“民主峰會”第二天的主題分別是捍衛人權,鞏固民主與對抗威權,以及反擊數字威權主義與肯定民主價值。這一天恰逢“國際人權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當天的開場講話中也表示,民主事業在全球面臨挑戰,特別是新興數字技術帶來的挑戰。

他說:“現在是重申共同價值觀和立場以及民主韌性的時候了。這需要深化社會對話,解決不平等問題,打擊腐敗,更新社會契約,為優質教育投資,並擴大婦女和女童的機會。這也需要堅決譴責一切形式的民粹主義、本土主義和極端主義,包括利用技術革命所提供的所有工具。”

香港民主人權活動人士羅冠聰通過預先錄製的視頻對峰會發表講話,提醒與會者持續關注香港和維吾爾族和藏族等中國少數民族的人權狀況。

他說:“長期以來,世界一直接受中國的崛起,卻沒有建立一個機制來對其進行問責。這就是為什麼政治人物和民間社會領導人必須合作。我們必須利用我們所擁有的一切(資源)來確保民主的複興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羅冠聰也呼籲自由世界團結起來對抗中共的威脅。他說:“也許你們中的一些人害怕惹惱習近平總書記,也許你們中的一些人不想失去中國市場,也許你們中的一些人沒有認識到(中共)對我們民主價值觀的威脅。而這就是我們失敗的原因。這也是我們必須改變的原因。”

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在出席“打擊數字獨裁主義,肯定民主價值”的圓桌討論中,通過視頻發布《國家聲明》,強調台灣站在對抗專制和威權的最前線。他也分享瞭如何通過信息透明與構建互信來抗擊新冠疫情的經驗。

他說:“在台灣的民主方興未艾之際,我們始終堅定站在全球對抗威權主義的最前線,更在促進全球自由、民主和人權上,扮演領導角色。於疫情期間,各地的威權政府以公共衛生和集體利益為名,合理化侵犯人權的行為,全球民主呈現倒退的跡象。然而在台灣,我們不必封城就能控制疫情,不必下架就能戰勝假信息。”

就在“民主峰會”第二天日程進行的同時,美國財政部宣布對被認定嚴重侵犯人權的中國、朝鮮等幾個國家的15名個人、10個實體依法實施制裁,同時對一家被認定利用監視技術協助侵犯人權的中國公司實施投資限制。制裁對象包括中國新疆的兩名官員以及數家中國公司及其主管。

拜登在開幕詞中宣布啟動“復興民主總統倡議” (Presidential Initiative for Democratic Renewal),計劃在未來一年投資4.24億美元,用於“支持透明和負責任的治理,包括支持媒體自由,打擊國際腐敗,與民主改革者站在一起,促進推動民主的技術,並定義和捍衛什麼是公平的選舉。”

本次民主峰會的三大主題分別是加強民主、對抗專制獨裁、打擊腐敗和促進對人權的尊重。

民主峰會閉幕之際美澳丹挪宣佈出口管控項目限制輸出用於壓迫的網絡工具

在民主峰會期間,美國、澳大利亞、丹麥和挪威宣布了一個出口控制項目,將對擴散用來侵犯人權的技術實行監管和限制。

拜登在峰會結束之際的閉幕講話中說:“我們聚焦於為人權捍衛者賦權的需要並確保給我們的生活帶來如此多助力的技術被用來推進民主、提升人民,而不是壓制人民。”

“出口控制與人權倡議”(The Export Controls and Human Rights Initiative)尋求處理威權政府濫用兩用技術來監視和侵入政治對手、新聞業者、活動人士和少數群體的通訊的問題。

白宮表示,倡議參與國將努力製定一項自願性質的書面行為準則,旨在利用人權標準來指導出口許可政策和實踐。

行政當局一位高級官員在一次簡報會上對記者們說,這項行動倡議的目標是達成一項更為有力的協議,並讓更多的政府參加進來,以便對那些有可能被用來侵犯人權的技術實行更為妥善的出口許可管控。

“以確保這些技術被用於良善而不是邪惡的用途,”這位官員說。

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全球接觸主任、諮詢公司全球情況室(Global Situation Room)總裁布雷特·布魯恩(Brett Bruen)說,這些限制措施是必要的。

他說:“假如我們真的要求和期待世界各國維持民主價值觀、至少少違反一些人權規範,那就必須要有一些後果。”

美國最近對以色列公司NSO採取了行動,將其納入受限制公司的名單。這家公司製造的“飛馬”(Pegasus)間諜軟件被用來侵入了記者和官員的智能手機,實際上把這些手機變成間諜設備,讓間諜軟件用戶可以閱讀被監視目標的訊息和文件,追踪他們的位置,甚至在他們不知情時打開他們的攝像頭。

復興民主總統倡議

在為期兩天的視頻峰會期間,與會者鼓勵領導人做出承諾,壯大民主與人權。

美國方面宣布推出“民主復興總統倡議”(Presidential Initiative for Democratic Renewal)。這是一系列外援行動倡議,如果獲得國會批准,明年最多將為此撥出4億2千4百萬美元。

這項行動倡議包括出資支持獨立媒體、加強反腐努力、賦權於改革者、工會和被邊緣化群體並推進支持民主和捍衛公平自由選舉的技術。

致力於反腐的全球公民社會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歡迎這項行動倡議,並表示這次民主峰會的初步結果讓人看到希望。

“世界需要反腐行為體之間加強合作夥伴關係並且有更多的人一道站出來發聲,”透明國際戰略合作夥伴資深經理安德烈·羅卡(Andrea Rocca)說。他特別提到了全球反腐聯盟(Global Anti-Corruption Consortium),這是從事調查性質報導的記者與公民社會團體之間結成的合作夥伴,記錄並證實世界各地的腐敗行為。

但是布魯恩說,4億2千4百萬美元只是勉強滿足壯大全球民主的需要,他還將其形容為“轉送禮物”。

“這些行動倡議和資金總體來說已經撥出了,用於民主、法治和人權,”布魯恩說。“他們(拜登行政當局)把這些重加利用,做出新的宣布,但是我們在這裡並沒有看到真正有大筆資金擺上了桌面。”

美國在國際人權日宣布製裁中國等國嚴重侵權官員和實體

美國財政部在星期五(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宣布對被認定嚴重侵犯人權的中國、朝鮮等幾個國家的15個個人、10個實體依法實施制裁,同時對一家被認定利用監視技術協助侵犯人權的中國公司實施投資限制。

制裁對象包括中國新疆的兩名官員以及數家中國公司及其主管。

聯合國大會於1984年12月10日通過第39/11號決議《人民享有和平權力宣言》,強調言論、宗教或信仰、結社和和平集會的基本人權,因此每年的12月10日就被定為國際人權日。

“在國際人權日,財政部使用其工具揭露嚴重侵犯人權者,並對他們究責,”財政部副部長沃利∙阿德耶莫(Wally Adeyemo)在財政部發布的新聞稿中指出。“我們今天的行動,特別是那些與英國和加拿大合作採取的行動,傳遞出這樣一個信息:全球的民主國家將會對那些濫用國家權力施加痛苦和壓迫的人採取行動。”

拜登總統在全球民主峰會的開幕式上指出,我們將“與我們的伙伴合作…減少某些國家濫用包括監視技術在內的新科技壓制他們的人民自由表達意見權力的潛力”。

美國財政部新聞稿指出,技術本來是提升言論自由和在全球保護其他人權的重要工具。但是威權國家卻濫用技術進行人權侵犯和壓制,瞄準少數民族的團體成員,操控信息,並傳播虛假信息。

新聞稿認為,對技術的濫用,例如利用侵入式監視的數據,正在擴大,並威脅到所有人的安全。因此美國和全球其他民主國家針對這些壓迫行為採取嚴正立場至關重要。

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辦公室點名曾在2018年至2021年擔任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政府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和自2008年以來擔任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副主席、目前擔任代主席的艾爾肯∙吐尼亞孜,指出在他們任職期間,100多萬維吾爾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人士在新疆遭到拘押。財政部資產管理辦公室今年7月9日已經認定新疆自治區政府下屬的新疆公安廳在至少2016年下半年以來新疆嚴重侵犯人權事件中所扮演的作用。

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辦公室指出,新疆公安廳使用被稱為“一體化聯合行動平台”的有人工智能協助的電腦系統對新疆幾百萬維吾爾族人的相貌進行了生物統計學錄製,然後使用數字監控系統來追踪維吾爾族人的行踪和活動,甚至利用這些數據來認定哪些人可能是潛在的威脅。在新疆對維吾爾族人的大規模拘押,也是中國當局利用拘押和數據導引的監控而在新疆製造警察國家努力的一部分。

扎克爾和吐尼亞孜被依據13818號行政命令認定為在任職期間嚴重侵犯人權的政府機構領導人或官員。

美國國務院同一天依據2021年度國務院、外國行動及相關計劃撥款法案第7031(c)款規定,鑑於扎克爾和吐尼亞孜嚴重涉入嚴重侵犯人權,對他們實施簽證限制,並認定他們沒有資格進入美國。

中國商湯集團在上海的辦公樓大廳。 (2020年6月3日)
中國商湯集團在上海的辦公樓大廳。(2020年6月3日)

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辦公室還認定中國人工智能公司“商湯科技”,因其研發出可以識別少數民族人臉,特別是有鬍子、戴眼鏡或戴口罩維吾爾族人的人臉識別技術,被依據經修訂的第14032號行政命令,認定納入“(非特別指定國民)中國軍工複合體公司”名單。

財政部的新聞稿還指控朝鮮為躲避聯合國製裁,常常派遣國民借用學生和觀光簽證前往中國和俄國打工賺取外匯,以支撐朝鮮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彈道彈道項目的研發。這些外派的朝鮮國民一直遭受監控、被迫長時間工作,而且工作報酬的一大部分被朝鮮當局沒收。

俄國歐洲公平學院及其院長德米特里∙尤熱維奇∙索因(Dmitriy Yurevich Soin)因為為幾百萬朝鮮建築工人發放學生簽證進入俄國做工而被依法制裁。

朝鮮SEK動畫工作室通過其分佈在朝鮮和中國的工作人員,為外國客戶接單工作,並通過一系列假冒公司躲避國際制裁併欺騙國際金融機構。

朝鮮SEK動畫工作室以及協助它的中國重慶檸色動漫發展有限公司、上海弘漫動漫設計工作室及其股東Lu Hezheng、上海墨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都受到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辦公室的製裁。

此外,朝鮮中央公共檢察官辦公室、朝鮮人民武裝力量部部長李永吉也因為嚴重侵犯人權受到製裁。朝鮮中央公共檢察官辦公室和李永吉也在今年3月遭到歐盟的製裁。

對抗專制獨裁,全球“民主峰會”只是開始

拜登總統主持召開的全球“民主峰會”星期五(12月10日)落下了帷幕,全球共110個國家的政府以及公民社會和私營部門領導人出席了峰會。分析人士指出, 對拜登政府來說,民主峰會能夠召開本身就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因為它至少喚醒了人們,讓人們正視民主國家正在面臨的挑戰。

民主峰會意義重大,令全球民眾正視民主和專制的差異

全球“民主峰會“可謂在一片攻擊和質疑聲中開幕和落幕。峰會前夕,中國和俄羅斯以美國自身民主出現問題抨擊美國,稱美國沒有資格主持召開這樣的峰會。美國內部一些人也在擔心自己的民主制度已出現裂痕,美國應該先管好自己的事情。

後來美國公佈峰會的邀請名單,由於名單中包括一些有獨裁傾向的領導人,比如菲律賓、波蘭和巴西等國的領導人,有人質疑拜登政府的真正意圖並非為了民主而是為了地緣政治目的組織了這次峰會。另外,由於峰會前並沒有出台任何具體的改善民主和捍衛民主的方案,很多人擔心這次峰會只是一次擺拍的圖片秀機會。

不過,有分析人士認為,這次全球民主峰會很重要,峰會召開本身就是成就。

前美國國防部中國事務主任約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這個峰會太棒了。我要給拜登政府點贊,他們向世界展示了世界民主和專制之間存在分歧,一邊是出席峰會的民主國家和那些至少渴望成為民主國家所代表的政府體系,其中一些國家可能有明顯的缺陷,另一邊是專制的國家。他們不相信民主國家所相信的人權議程,也不遵守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民主國家所堅持的所有價值觀。他們反對這些價值觀。我認為這次峰會突出了世界的差異。我認為需要提醒人們,這兩個系統的運作方式存在根本差異,這本身就是一項偉大的成就。”

他說,峰會的召開得到了全球的關注,佔據了全球媒體的報導。世界都在討論民主和專制的不同。在此之前,人們並不關心民主和專制的鬥爭。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始人楊建利說,考慮到民主峰會在民主出現衰退、中國等代表的威權國家上升的背景下召開,就很有意義。他解釋說,中國威權模式下(不需要自由、民主和市場經濟)的經濟成功、民主國家對疫情的應對以及美國大選出現的亂象讓很多人對民主產生了猶豫。

他說:“在這樣的背景下, 民主峰會的召開,實際上以美國做東, 把世界範圍內的民主國家召集在一起,對民主做一個重新的認識, 表達自己保護民主,改善民主的承諾,在這樣的背景下來看民主峰會的話,還是比較有意義的,重要的。”

楊建利認為,中國對美國主辦民主峰會的憤怒更是增加了美國主辦峰會的意義和合法性。

他說:“它(中國政府)不僅僅說美國在搞小圈子,不僅僅說美國在延續冷戰的思維, 更重要地是,它說,我比你更民主,到底誰更民主?每個人都會思考。”

在拜登準備主持民主峰會之際,中國發布《中國的民主》白皮書,強調自己是“全過程的民主”,更勝於美國。

2021年1月6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舉行聯席會議認證美國大選結果的日子,美國國會大廈遭到攻擊。這次事件令美國的盟友和夥伴擔心美國的民主,而中國和俄羅斯則把這次事件當成攻擊美式民主的理由。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高級研究員阿什·賈恩(Ash Jain)說,民主峰會是拜登政府構建“世界面臨民主與專制競爭的轉折點”這樣一個敘事的最高點。

他說:“對拜登政府來說,這次峰會在許多方面已經成功了。自上任以來,拜登總統一直試圖證明,世界正面臨民主與專制之間戰略競爭的轉折點。這在給全球格局作出定位。如果我們想成功,尤其是要應對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的挑戰,民主國家必須聯合起來,攜起手來。這次峰會就是這個敘事的最高點。”

賈恩說,就算這只是一次博版面的圖片秀,也是有意義的圖片秀時刻。他說:“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次合影拍照的機會。但這確實是一次重要且有意義的合照機會。一起來拍照,展示民主國家在危機時刻走到了一起,這很重要,這不是空洞的姿態。如果世界民主國家的領導人圍坐在一起,並從根本上同意民主世界正面臨一些真正重大的戰略挑戰,我們真的需要共同努力解決這些問題,這真的是開始真正意義上偉大的第一步,開始處理問題的偉大的第一步。”

全球民主鬥士呼籲民主國家聯合起來

拜登總統在開場白中說,“民主需要鬥士”,並承諾未來一年投入4.24億美元用來“支持透明和負責任的治理,包括支持媒體自由,打擊國際腐敗,與民主改革者站在一起, 促進推動民主的科技,並定義和捍衛公平的選舉。”

對在世界其他地方為民主而奮鬥的人來說,美國的支持,民主國家聯手合作非常重要。

羅冠聰是流亡在英國的香港民主人權活動人士。他獲邀在本次民主峰會上發表講話。在峰會的前一天,他在美國民主基金會舉行的有關民主峰會的研討會上呼籲民主國家攜起手來,共同建立一個機制,向人權侵犯者追責。

他在被問到民主國家如何行動才能幫助到像他這樣為民主而戰的人士時這樣說:“我認為民主國家必須團結在一起。我們必須想辦法追究這些侵犯人權者的責任。我現在感到有些困惑。我們歡迎他們加入我們的國際體系,但我們卻沒有找到一種機制,讓他們在出現問題時承擔責任。這必須改變,我們必須制定機制。”

羅冠聰12月10日在預先錄製的視頻中對峰會發表講話時提醒與會者持續關注香港和維吾爾族和藏族等中國少數民族的人權狀況。他說,世界民主的倒退對他來說不只是抽象的概念,更是個人的苦痛經歷。

尼加拉瓜被判入獄的反對派領導人的妻子貝爾塔·瓦萊(Berta Valle)說,中國和俄羅斯等一些威權體制國家在幫助尼加拉瓜等國家的威權政府,民主國家應該聯合起來抵禦中俄的戰略。

她說:“世界上最強大的獨裁政權,如中國、俄羅斯和伊朗,正在向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這樣的脆弱政權提供戰略性和實質性的支持,用金錢和其他工具來維持他們對權力的控制。除非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聯合起來,做出重大投資來挑戰這樣的全球體系。否則,我認為我們沒有辦法獲勝。”

俄羅斯著名歷史學家兼電視記者弗拉基米爾·卡拉-穆爾扎(Vladimir Kara-Murza)在民主基金會的研討會上說,俄羅斯的變革只能通過俄羅斯人來實現,但是美國忠於自己的原則對於世界其他地方為民主奮鬥的人非常重要。

他說: “我們確實希望從國際社會的朋友和合作夥伴那裡看到,你們忠於自己的原則。你們堅守自己的價值觀。”

民主國家應該建立共同機制,應對共同挑戰

為了保證民主峰會不會“曇花一現”。本屆峰會還將啟動付諸行動的一年,用拜登總統的話說,“讓我們所有國家都落實我們的承諾並在明年報告我們所取得的進展”。然後,一年後舉行實體峰會。

公民力量的創始人楊建利認為,如果民主峰會能夠建立一個共同的機制來應對共同的挑戰,將會更加有效。最迫在眉睫的一個挑戰是如何應對來自威權國家的脅迫。

他說, “我認為民主國家需要一個共同的機制來應對,特別是一個小的民主國家,為了堅持自己的價值理念而被一個大的獨裁國家脅迫。這種情況下怎麼辦?它不是打仗,不是侵略。”

中國越來越願意用經濟作為武器來脅迫民主國家。法國、英國、捷克、挪威、澳大利亞、立陶宛都因為被中國認為“侵犯了”自己的核心利益而遭到中國的經濟制裁。楊建利認為,他覺得如果繼續舉行峰會,民主國家最終會找到這樣的機制的。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高級研究員賈恩認為,現在的確是時候建立一個比較正式的民主聯盟了。賈恩和他的同事們在峰會前出版了一份報告,報告建議美國和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建立一個政治聯盟,將民主聯盟從理念轉向現實。

他說:“我們建議現在是時候建立一個更正式的民主國家聯盟,作為一個平台,讓民主世界應對共同挑戰,尤其是中國和俄羅斯……這不是軍事聯盟,而是政治聯盟,一組國家共同努力應對我們面臨的共同挑戰。“

報告說,建立這樣更緊密的政治聯盟在很多國家已經有基礎。在今年早些時候,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支持七國集團峰會時曾提出尋求建立民主十國( D10)聯盟。英國和加拿大的議會都表示支持新的民主聯盟,德國新政府也明確提到支持民主國家聯盟。在美國,關於加強民主國家間的合作得到兩黨議員的支持。

目前,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都已經宣布外交抵制北京的冬季奧運會,歐盟還沒有採取行動。賈恩說,如果有民主聯盟的話,這樣的問題就會有統一的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