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去或留? 民主之路该怎样走下去?

香港中文大学最新调查发现,超过四成港人打算移民,主要原因是香港政治不民主。

香港中文大学最新调查发现,超过四成港人打算移民,主要原因是香港政治不民主。有港人选择离开,也有人选择留下。在不同位置上的港人,该如何延续信念?在一个网络论坛上,流亡港人和留港学者隔空对谈。

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42%受访香港市民“有打算”移民,比率和2020年及2019年相似,即连续3年有超过四成受访者打算移民。在有打算移民的受访者中,英国为首选地点,其次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台湾。

港人考虑移民主因为香港政治不民主

至于打算移民的原因,则以政治因素为主,最多受访者认为香港政治不民主、已没有民主选举,还有不满港府及高官,以及认为香港政治争拗太多、香港人权情况变坏、丧失新闻自由等。

当“去或留”成为港人最大议题,下一个问题是,离开的人和留下来的人,分別可以为香港做什么?

在非政府组织“亚洲自由民主选举网络”(Asian Network for Free Elections, ANFREL) 近日举办的“亚洲选举机构与观选组织论坛”(Asian Electoral Stakeholder Forum)上,流亡海外的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成员邵岚,和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就香港民主倒退情况隔空对话。

流亡港人吁各国联合制裁中港官员

刚在希腊雅典抗议北京冬奥而被捕、现已获释返美的邵岚,向全球与会者详述香港近年一个个民主倒退事例,包括具标志性意义的禁办六四烛光集会、清算香港支联会、重判首名“国安犯”唐英杰9年监禁,乃至历史悠久、举足轻足的公民组织接连被逼解散等,她表示这显示中共不会履行国际承诺,呼吁各国切实执行“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侵害人权的中港官员。

流亡海外的香港社运人士邵岚(路透社视频图)

邵岚说:“目前我们只看到美国实施了制裁,但我们还在期待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主要国际社会持份者的回应。更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应从香港过去两年的情况汲取教训,中共是对全球安全、国际秩序的威胁,而不单是对香港构成威胁。”

而根据“港区国安法”,请求外国对香港或中国进行制裁,即属违法。虽然目前未有人因此被正式定罪,但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及6名《苹果日报》前高层,都被指控串谋请求外国制裁,而一直被关押。目前只有流亡港人,可以继续呼吁国际社会制裁中港官员。

留港前议员:回归社区 关注基本议题

而作为“留下来的人”,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就详述香港选举制度翻天覆地的变化,由民选区议员被非民选港府官员褫夺议席、严格筛选特首选举委员会,到立法会直选议席被大减等。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Chan Ka Lok 陈家洛脸书)

陈家洛表示,香港从来不是一个完全民主社会,但过去民主进程一直缓慢前行中。不过到了现在,官员口中所谓的“高质素民主新时代”,沦为笑话和谎言。他坦言现在是时候放弃透过民主选举进入体制、监察政府官员的想像,但他表示,这并不代表港人就应从此低头噤声,而应回到社区,关注基层议题。

陈家洛说:“当我们谈到基层议题,这当然有很多,由城市规划到屋苑管理、到地区环保议题。对于坚持价值的人,总有很多值得关注的议题。现在的公民团体不是自我解散就是被逼关闭,但这也是机会,让我们的公民社会再生。”

“当大部分人仍对民主进程坚定,谁更恐惧?”

他形容香港正走向专制极权,就连司法系统,也逐步实行威权社会的严刑峻法管治,不过他以欧洲国家被共产极权统治的历史为例,勉励港人要克服恐惧。

陈家洛说:“我觉得我们正学习,如何有逻辑而有意识地应对恐惧,我觉得仍有民主梦的港人会有机会再站出来,更好地应对恐惧。到最后,当香港大部分人都仍对民主进程非常坚定,那么谁会更恐惧?”

他表示,即使现存民主派政党难以再通过选举进入体制,仍可继续在议会外凝聚人心、坚守价值,而极权最想看到的,正是人民停止讨论、停止聚会。

无论是留是去,邵岚以2019年反送中运动的宗旨,呼吁全球港人继续奋战。

邵岚:“这再次提醒我们在2019年民主运动时秉持的宗旨,就是无领袖、如水灵活。即使没有机构和组织,我相信在香港和在海外的每一个港人,都可继续组织活动和作出贡献,延续我们在2019年建立的力量。”

(本文来源自其它媒体,不代表中华时报立场与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