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游正春為本期《唐詩詩意畫》創作「師」作品現場視頻。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出自唐代詩人杜甫遊覽武侯祠時所作的一首詠史懷古詩《蜀相》,表達了杜甫對蜀漢丞相諸葛亮雄才大略、輔佐兩朝、忠心報國的稱頌以及對他出師未捷而身死的惋惜之情。詩人寫這首作品時,安史之亂還沒有平息。他目睹國勢艱危,生靈塗炭,而自身又請纓無路,報國無門,因此對開創基業、挽救時局的諸葛亮,無限仰慕,備加敬重。

詩作背景

唐肅宗乾元二年(七五九年)十二月杜甫到成都,他在朋友(主要是嚴武)的資助下,定居在成都浣花溪畔(即今「杜甫草堂」所在地)。第二年(上元元年)春天,杜甫探訪了武侯祠(即詩中「丞相祠堂」,因諸葛亮曾被封為「武鄉侯」故稱),寫下了這首感人肺腑的著名七律。蜀相:三國蜀漢丞相,指諸葛亮(孔明)。西元二二一年,魏、蜀、吳三國鼎立時,劉備在四川成都建國稱帝,國號漢,史稱「蜀漢」,拜諸葛亮(孔明)為丞相。所以,杜甫在這裡稱孔明為「蜀相」。詩題下有註:諸葛亮祠在昭烈廟西。

詩詞原文

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
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
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逐句釋義

諸葛丞相的祠堂去哪裡尋找?在成都城外那柏樹茂密的地方(丞相祠堂:今稱「武侯祠」,在今成都南門武侯祠大街)。碧草映照石階自有一片春色,黃鸝在密葉間空有美妙歌聲。(當年先主劉備)三顧茅廬(向您)求教天下大計,(您)輔佐兩朝(先主開國扶助後主繼業)盡忠蜀漢,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可惜(您)出師未捷而病亡軍中,常使歷代英雄們感慨而淚滿衣襟。

▲作者:游正春 杜康酒業產業控股董事局主席

作品賞析

這是一首詠史詩,體裁為七言律詩。抒發了作者對諸葛亮才智品德的崇敬和功業未遂的感慨。融情、景、議於一爐,既有對歷史的評說,又有現實的寓托,在歷代詠贊諸葛亮的詩篇中,堪稱絕唱。

作者借遊覽武侯祠,稱頌丞相諸葛亮輔佐兩朝,惋惜他出師未捷而身死。既有尊蜀正統觀念,又有才困時艱的感慨。詩的前半首寫祠堂的景色。首聯自問自答,寫祠堂的所在。頷聯「草自春色」、「鳥空好音」,寫祠堂的荒涼,字裡行間寄寓感物思人的情懷。後半首寫丞相的為人。頸聯寫他雄才大略(「天下計」)忠心報國(「老臣心」)。末聯歎惜他壯志未酬身先死的結局,引得千載英雄,事業未竟者的共鳴。

首聯「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以問答起句,突出感情的起伏不平。一開始就形成濃重的感情氛圍,籠罩全篇。上句「丞相祠堂」直切題意,語意親切而又飽含崇敬。「何處尋」,不疑而問,加強語勢,並非到哪裡去尋找的意思。諸葛亮在歷史上頗受人民愛戴,尤其在四川成都,祭祀他的廟宇很容易找到。「尋」字之妙,在於它刻畫出作者那追慕先賢的執著感情和虔誠造謁的悠悠我思。成都是三國時期蜀漢的都城,諸葛亮在這裡主持國政二十餘年,立下了勛業。晉代李雄在成都稱王時為他建立了祠堂。下句「錦官城外柏森森」,指出憑弔的是成都郊外的武侯祠。這裡柏樹成蔭,高大茂密,呈現出一派靜謐肅穆的氣氛。柏樹生命長久,常年不凋,高大挺拔,有象徵意義,常被用作祠廟中的觀賞樹木。據《儒林公議》、《太平寰宇記》等書記載,武侯祠前有大柏樹,相傳是諸葛亮親手栽種。作者抓住武侯祠的這一景物,展現出柏樹那偉岸、蔥郁、蒼勁、樸質的形象特徵,使人聯想到諸葛亮的精神,不禁肅然起敬。「柏森森」三個字還渲染了一種安謐、肅穆的氣氛。

頷聯「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寫祠內景物。作者極推重諸葛亮,他此來並非為了賞玩美景,「自」「空」二字含情。是說碧草映階,不過自為春色;黃鸝隔葉,亦不過空作好音,他並無心賞玩、傾聽。因為他所景仰的人物已不可得見。

「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是一片「祠廟荒涼」之景呢,還是一幅「春意盎然景色」?古今對這一聯詩意的理解一直有分岐。清人仇兆鰲注此詩時認為「寫祠廟荒涼」。近人大多襲取此說,《唐詩選》的注者也認為:「……『自』、『空』二字,一則表示草色鶯聲無人賞玩,見得祠宇荒寂;二則表示碧草黃鶯都不管人事代謝,不解懷吊諸葛亮這樣的古人。」

山東大學蕭滌非教授卻認為,這是一種誤解。其理由是:一、從「碧草春色」、「黃鸝好音」的描寫中,看不出有什麼「荒涼」的意境,相反,倒是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色。因為古人是常以草色來渲染春色的美的,杜詩這裡的「碧草」不是雜草、野草,更不是衰草!我們不能一見到「草」字,就同「荒涼」聯繫起來。二、荒涼的景色描寫,在此並不符合杜甫的寫詩意圖。正是要把祠堂的春景寫得十分美好,然後,再用「自」、「空」二字(虛詞)把美好春色一齊壓倒、抹去,來加倍突出詩人對先賢的仰慕心情。所以,春色越美,鳥音越妙,就越有助於表達詩人這種情懷。如果理解為「荒涼」,便不能起到這種反襯的作用了。

頸聯「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是全詩的核心。上句用了「三顧茅廬」的典實,寫劉備「三顧茅廬」三次躬親拜訪諸葛亮,從側面去烘托諸葛亮的雄才大略。因為他有傑出才略,方得到劉備那樣的器重。劉備三顧茅廬,諸葛亮隆中對策,指出諸葛亮在當時就能預見魏蜀吳鼎足三分的政治形勢,並為劉備制定了一整套統一國家之策,足見其濟世雄才。「頻煩」,多次地煩勞。另一說見清代汪師韓的《詩學纂聞》,汪師韓認為「頻煩」是唐代俗語,意思與「鄭重」差不多。「天下計」,是指統一天下的謀略。下句從品德和事業方面正面寫諸葛亮勤勞忠貞的高尚品質。「兩朝開濟」,是說諸葛亮先輔先主劉備開創帝業,建立了國家,後又佐後主劉禪鞏固帝業,濟美守成,「功蓋三分國」。「老臣心」,指諸葛亮盡忠蜀漢,不遺餘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精神品格。懷古傷今,此時,安史之亂尚未平定,國家分崩離析,人民流離失所,使作者憂心如焚。他渴望能有忠臣賢相匡扶社稷,整頓乾坤,恢復國家的和平統一。正是這種憂國思想凝聚成作者對諸葛亮的敬慕之情。

尾聯「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詠嘆了諸葛亮病死軍中功業未成的歷史不幸。上句用了「孔明六出祁山」之事。諸葛亮一生特別感人之事就是他的「死」。他為了幫劉氏復興漢室,統一天下,曾經六次出兵祁山伐魏。蜀後主建興十二年(二三四年)春,蜀軍第六次伐魏,諸葛亮因操勞過度于這年的八月病死在五丈原的軍營中。死時才五十四歲。這就是「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歷史事實。諸葛亮壯志未酬,但他的那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忘我精神給後世的影響極大。下句中的「淚滿襟」的「英雄」,是泛指,包括作者自己在內的追懷諸葛亮的有志之士。尾聯兩句表現出作者對諸葛亮獻身精神的崇高景仰和對他事業未竟的痛惜心情。

這首詩結構嚴謹、對仗工整、聲調和諧、語言精到,是一首相當完美的七言律詩。作者杜甫是一位善寫七律的大師,在他現存的詩作中,七律有一百五十一篇,他讓七律詩體進入了十分成熟的階段。這首詩的章法也是很講究起、承、轉、合的。比如:首聯的「起」,緊扣詩題,寫了拜謁丞相祠堂(武侯詞)。以其祠前參天古柏起先賢雄才之興象,並以詰問開篇,起調特具聲勢。

頷聯的「承」,直承上聯,寫祠堂春日內景。不僅承接緊密,上承祠堂,下啟感喟,而且用精煉造語、生動形象,釀造了深遠意境和濃醇韻味。

頸聯作用是「轉」,把詩意推進一層。因此,寫了對諸葛武侯的高度評價,即由寫景進而寫人。尾聯是全詩的終結,即所謂「合」,或叫「收」。這一聯寫了對諸葛亮的悼念。讀了此詩的尾聯,使人深感詩篇收結得既有精神又有餘味。

詩文注釋、賞析:海晗,民主人士、學者,著有《古詩詞經典名句賞析》《漢字概說》《成語概說》等著作和文章。
欄目策劃、採編:王輝丹,台灣新生報記者、大陸新聞召集人、港澳台美協理事、台灣國際身心靈研究發展學會理事;《中華成語典故學習詞典習近平用典釋義與溯源》臺灣主編。

作者:趙孟頫 元 諸葛亮像圖軸。

轉載台灣新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