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逝世 他寄语港人“奋斗是极重要的,决不能放弃”

史学泰斗余英时(1930-2021)于周日(1日)晨间于美国寓所睡梦中逝世,享耆寿91岁。香港中文大学发悼文,署理校长陈金梁教授对余英时教授逝世表示深切哀悼:“代表中大全体师生校友向余教授的家人致以最诚挚的慰问,并对余教授为学术的无私奉献和对大学的贡献表达由衷敬意”。

西方学界皆推崇余英时为二十一世纪中国史学之泰斗,他坚持中国文化与民主人权价值可共存。他与香港中文大学亦渊源极深,曾勉励香港年青人,应该珍惜言论自由、交朋友的自由。在人一生有限的时间,为自己、朋友、师长争取权利,做有责任感的知识人,对社会作建设性的批评。

上月中,余英时曾在回复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者周保松的信中谈及香港问题。余英时说,香港正朝着民主自由相反的方向进展。他认为此情况在短时间内不易改变。但余英时说他始终相信,“人类文明正途不可能被少数自私自利的人长期控制。香港自开始便享有自由,不在专制王朝手中。以香港人的觉悟程度而言,也决不甘心作奴隶或顺民”。

信中又寄语港人“奋斗是极重要的,决不能放弃”,又表示“愿我们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继续作一点事”。

余英时先生在中国历史、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的研究,有开创性影响。他专长以现代学术诠释中国传统思想,公认属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华裔知识分子。

余英时在2014年新亚书院65周年讲座中,表明“中国文化是人文主义的,因此中国文化与现代的民主、人权应该可以连在一起”。又指出民主是普世价值之一,对中国文化发展有益。过去历史转移政权时不时有杀人流血事件,因此建立在健全法律保障之上的一人一票选举方法,可避免权力过于集中,维持了基本对人尊严的尊重。

另外,余英时一生对中共持批评态度,他曾在访问中表示,如果中共放弃一党专制,他马上返回中国。他说相信共产党不会永远存在,中国总有一天会“回归文明的主流”。

他说自己没有“中国梦”,只有人类的梦,人民可以享有自由,“这样的社会才是我的梦”。他又认为中国目前追求“强国”,要凌驾世界,是中国人的虚荣心作祟。他批评“民族主义”是中共现在唯一能利用、有号召力的价值,但历史中最提倡民族主义的德国与日本,都没有好下场。如果中国希望“站起来”,要让别人膜拜,恐怕会走上“自我毁灭之路”。

余英时与香港中文大学渊源极深。余1930年中国天津出生,1950年入读后来拼入中大的新亚书院,师从国学大师钱穆,是新亚书院首届毕业生,他曾说:“这五年中,钱先生的生命进入了我的生命,而发生了塑造的绝大作用”。

他后负笈美国,1962年取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七年后受聘为哈佛大学中国史教授。1973年,回到香港中文大学担任新亚书院院长,兼任大学副校长。余教授为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与汉学研究荣誉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