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發表聯合聲明 重申台海和平穩定重要

中華時報/華聞社華盛頓4月16日電)美國總統拜登16日與來訪的日本首相菅義偉在白宮舉行了他上任以來首次與外國領導人的面對面會談。拜登總統表示美日合作對與應對挑戰,確保區域自由,開放和繁榮非常重要。菅義偉也重申了美日之間的緊密聯繫,以及保持印太地區自由開放的重要性。

拜登(右)在白宮與菅義偉(左)會面,兩人又在玫瑰園見記者。(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與到訪的日本首相菅義偉會面後,發表聯合聲明,重申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呼籲和平解決有關海峽兩岸的議題。

今次是自1969年以來,兩國領袖就涉及台灣的敏感議題,首次發表聲明。聯合聲明又對香港議題,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權狀況表達嚴重關切。

拜登和菅義偉在白宮玫瑰園舉行聯合記者會,兩人承諾在一系列議題上合作,包括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南海、東海、以及北韓問題,以確保自由與開放印太地區的未來。菅義偉說,日美對維護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達成共識,兩國同意有必要與中國進行坦誠對話。

美國總統喬·拜登說,他和日本首相菅義偉致力於共同努力,反制來自中國和朝鮮的挑戰。菅義偉的來訪是拜登上任以來在白宮舉行的首次峰會。

星期五(4月16日),在為期一天的美日峰會之後,拜登與菅義偉在白宮玫瑰園舉行了聯合記者會。拜登對記者們說,兩位領導人重申了他們對“美日同盟鋼鐵般的支持”。他說:“我們致力於共同努力,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以及朝鮮等議題,確保印太地區自由與開放的未來。”

拜登總統說,他們的討論“卓有成效”,並說美國和日本還同意共同努力,支持全球新冠疫苗努力並推動全球新技術開發,包括5G網絡、人工智能和量子計算。

菅義偉談到美日首腦會談時說:“我們還針對中國對太平洋區域以及全世界的和平與繁榮的影響進行了認真討論。我們同意反對任何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以武力或脅迫改變現狀的企圖,以及對這一地區恐嚇他人的行為。同時我們也同意我們有必要各自與中國進行坦誠對話,並且以此尋求國際關係的穩定,同時維護普世價值。 ”

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菅義偉說,兩位領導人討論了台灣,並說他們重申了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他說,他不會進一步披露有關台灣議題的討論細節。

菅義偉說,告訴拜登說,雖然有新冠疫情,但他致力於繼續推動在東京舉行夏季奧運會的計劃。他說,拜登表示了支持。

菅義偉是拜登1月出任美國總統以來拜登第一次面對面會晤的外國領導人。

在會談開始之前,拜登在白宮對記者們說,他“真的很高興歡迎這樣一位密切的盟友和良好的伙伴”。

菅義偉說,他感謝有機會舉行這次會晤,並重申日本與美國之間“新的緊密聯繫”。

1月上任的拜登一直聚焦重振美國的同盟關係以及美國在多邊機構中的參與。前總統特朗普經常批評或迴避這些多邊機制。

這次會晤凸顯了同盟關係的重要性。目前,美日的共同對手中國的實力不斷壯大,而且變得越來越咄咄逼人。

拜登本星期早些時候在解釋他讓美軍撤出阿富汗的決定時說:“我們必須鞏固美國競爭力,應對來自越來越強勢的中國的嚴峻競爭。”

日本最近加入了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的行列,公開批評中國踐踏人權和入侵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的有爭議水域,這被認為是偏離了日本長期奉行的以經貿為中心的立場。中國是日本最大的貿易夥伴。

外交關係協會高級研究員茜拉·史密斯(Sheila Smith)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和日本希望在中國問題上形成聯合陣線,但是“兩國政府都明白在與中國關係問題上這是個微妙時刻。他們不想煽動或挑起他們不希望有的行為。”

日本駐美國大使富田浩司(Koji Tomita)本星期對美國之音說,拜登與印-太地區積極接觸,這讓日本“很受鼓舞”。他提到了上個月拜登以網絡視頻方式主持的四方會議。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領導人參加了會議。

“國際秩序正在受到不同方式的挑戰,所以我們希望繼續進行具體的討論,探討日本和美國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採取行動,實現我們的共同願景。”

美國在日本駐有大約5萬5千名軍人。兩國經常描述他們的同盟關係是亞洲和平穩定的“基石”。

正在美國訪問的日本首相菅義偉16日在華盛頓近郊的阿靈頓國家公墓向紀念為國捐軀的美國軍人的無名烈士墓敬獻花圈,稍後他將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會晤。菅義偉是拜登總統上任後第一位到白宮舉行與他面對面會談的外國領導人,分析認為這顯示了日本在美國應對中國挑戰的戰略中發揮的重要作用。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資深副總裁格林(Michael Green)在峰會前對媒體的簡報中說,由於中國解放軍正在對台灣、日本和菲律賓施加巨大壓力,他可以相當確定兩位元首一定會談及台海及整個第一島鏈的安全問題,不過共同聲明或許不會寫入台灣,他不會對此做過多解讀,因為距離1969年前一次美日共同聲明涵蓋台海安全文字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如果再次把台灣寫進聲明,他反倒會覺得驚訝。

曾任小布什政府白宮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的格林說,菅義偉近日已經公開談論過台海安全對日本的重要性,美日2+2會談也確認了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日本方面或許感到在菅義偉的聲明、2+2會談大為強調台海之後,或許他們會在峰會中相對安靜一些。”

不過格林說,他認為在幕後美日兩國外交官和軍事人員對台海安全挑戰會比以往任何時候更為註意,“華盛頓及東京對蔡英文和台北也會比以往任何時候有更多的信任。”

前美國國防部東亞事務副助理部長科林可(Heino Klinck)說,如何應對中國對地區的安全挑戰是他在國防部工作時的重要重點,美日台的安全合作與中國的行為息息相關,而中國對美日台三方的咄咄逼人行為還在持續升級中,無論是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或是台海。

科林可星期四在全球檯灣研究中心一場關於美日台關係的討論會上指出,日本在安全領域上對台灣的立場正在逐步改變,這種改變是非常漸進式的,而且也從私下談論變得越來越公開,這與中國不僅在加大對台灣,而且也在加大對日本施壓有關,解放軍在東中國海、日本海的活動增加已使日本大眾與民選代表對中國在他們周邊的咄咄逼人行為日漸感到挫折與擔憂。

科林可表示,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與台灣有歷史性連結,對台灣比較支持,或許這也導致日本有更多意願與台灣和美國討論可能影響到各方的軍事假想情況。

“我認為根本上發生的情況是,在日本,無論是在政治菁英或越來越多的日本人當中,都有日益增加的體會,那就是防衛台灣就等於是在防衛日本。”

科林可說,只要看看日本西南方的島嶼就知道,“如果中國大陸控制了台灣,那將是對日本領土的直接威脅”,他建議華盛頓與東京、台北增加三方對話,無論是公開或不公開;三方現任軍事人員也應該增加交流,無論是“低調或無調”(low profile or no profile),他認為日本也應該考慮和美國一樣與台灣建立海警合作,共同合作應對天然災害及人道救援事務,這不應對中國具有挑釁性。

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也表示,中國正在強化阻止美軍介入台海衝突的能力,雖然這對美國帶來威脅,但它也對日本造成威脅,無論日本是否參與防衛台灣的行動,“因為最終如果中國成功奪取台灣,那對日本海上通道將是一個直接威脅。”

他說,日本依賴這些通道以進口糧食和石油,雖然有人認為一旦海上通道受阻還是可以繞道而行,不過最近人們已經見到埃及蘇伊士運河因一艘船的擱淺對全球造成巨大影響,因此海上通道是否暢通對地區及下游經濟都會產生漣漪效應。

喬治華盛頓大學東亞時事兼任講師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e)在拜登與菅義偉會面前告訴美國之音,美日兩國對台海穩定都有共同關切,菅義偉已經表明會在與拜登的會談中提出台海議題,而過去兩個月來美國也多次表明對中國以咄咄逼人行為施壓維吾爾人、藏人、港人和台灣的擔憂,那也是阿拉斯加美中高層會談中美方的主要聲明,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會談一開始就提到這個問題。

韋傑理說,如果台灣被寫入共同聲明將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日本在中國有商業利益,許多大公司在中國都有工廠,中國的確可以對那些公司施壓,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台灣地理位置具有戰略重要性,它接近日本西南方的島嶼,日本的貨物供應,尤其是石油的運送都必須經過台灣周邊地區,台灣戰略性地坐落在那些對日本極為重要的航線上。

此外,日本與台灣有歷史連結,許多日本人心中對台灣還是有溫暖的感受,而且日本與台灣貿易關係密切,因此從戰略、政治、經濟和歷史各方面來說,台灣對日本都有其重要性。

在菅義偉與拜登會面之前,中國外交部警告日本不要被一些對中國持有偏見的國家所誤導。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較早時說,已經就美日勾連對華消極動向,向美國和日本表達嚴重關切,又指中方在包括台灣、涉港、南海、釣魚島等問題上,立場一貫明確。

本月早些時候,中國還向美國有駐軍的沖繩附近派出了一支海軍戰鬥群,這是北京做好了準備要反制美日同盟的信號。

中國駐美大使館回應美日的聯合聲明,指言論完全超出正常發展雙邊關係的範疇,中方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中國駐美使館發言人說,台灣、香港和新疆問題是中國的內政,而東海和南海涉及中國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不容干涉,中方對美日領導人聯合聲明的相關言論,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強調中方必將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發言人又指美日的言論已經超出正常發展雙邊關係的範疇,損害第三方利益,地區國家相互理解和信任,以及亞太和平與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