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谁是忠诚的废物

作者:rif安德烈

中国人大修改香港选举法,多数观察者认为,修法是为了把民主派彻底清除出局。但是,亲北京的舆论显示,北京更着急的是要找到一个“爱国者治港”,这个爱国者还不能是“忠诚的废物”。“大量的”“忠诚的废物”指谁,建制派?特首林正月娥?或者是幕后的主子?

全国政协第十三届四次会议下午在北京闭幕,国家主席习近平等国家和党的领导人都有出席。

北京两会上,中共高官们高调打出“爱国者治港”,分析认为这意味着北京已完全抛弃了当初给香港人承诺的“一国两制”。“在一国两制下,香港人享受中国大陆人不曾享有的言论自由,司法独立,以及一定程度的选举权。按照『基本法』的指向,北京承诺香港最终实现普选。北京提出“爱国者治港”的概念,等于把港人划分为臣服北京的还是敢于按照基本法为香港人争取民主权利的两种。

香港事实上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卖国者”,他们至少可以说都是真正的“爱港者”。北京强加于香港『港版安全法』,定出包括分裂罪等四项罪名,为敢于反抗北京的民主人士量身而作。如果北京真的遵守自己当初所承诺的一国两制,在一国两制下,港人游行,示威甚至反政府都是他们的权利,现在,北京给这些权利开始定罪,一百多位有影响力的民主人士或被捕或被拘押。

如此,“爱国者治港”就被指为北京为全面控制香港而设立的借口。但是,由此产生的问题是,北京要找一个这样的或者这样一批“爱国者”治港,在他们看来似乎并不容易。这从几位亲北京学者放出的舆论可窥一斑,其中最突出的一个说法就是不要“忠诚的废物”,这一概念显然是指向“爱国者阵营”,一位名叫田飞龙的北京法学院副教授、中国港澳研究会理事代表了中共的心声,他说:“中央决心打造的不是橡皮图章或忠诚的废物,而是贤能的爱国者”,有人批驳说,贤能之士只有在竞争的自由的环境下产生,在一个反向淘汰的独裁制度下,找贤能之士不过是找自家代理人的漂亮说法。

亲北京的多维载文解读说,田飞龙所说的“忠诚的废物”,就是大量只知道喊忠诚口号的建制派力量,“乱时不能出力,承平时不能实践‘港人治港’中的治理本意”。结果造成去年建制派地方选举遭遇回归中国22年以来的最大溃败。

研究香港的民调,这场溃败的踪迹其实很明显,泛民的胜利,就是抵抗北京的反送中运动凝聚了民心的结果,如果非要用“忠诚的废物”治理不佳来形容这场失败的选举,那就远远不是建制派无能造成的。是谁引爆了一场巨大的反送中运动?是特首林正月娥推动修例引发,是她背后的北京一步步蚕食一国两制的举措终于招致港人为争取基本法规定的权益搏击。再往深看,反送中运动是林正月娥推动修例引发的,但为她做主的是北京,至少得到了分管香港的中共常委韩正的支持,是他们把事情搞砸了。

另外一位亲北京的学者、被视为习近平智囊的郑永年在凤凰网3月9日的专访中说,能不能实现“爱国者治港”,还是需要有能力的爱国者治理,他认为“现在我们缺少这样的人”。

香港是公认的国际通用人才荟萃之地,现在北京找不到可用的人?分析人士指出,从两会期间一些中共高官的发言看出,北京要找的是不只是爱国者,还要是一个爱中共的人。这可能就是难处所在。

一个繁荣的香港走到今天地步,民主派正在通过修法被排挤出局,建制派以及亲北京阵营又被视为“忠诚的废物”,找不到一个中共的代言人。谁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