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突袭改革选制 观察人士:香港民主派将沦为假民主的花瓶点缀品

中国全国人大年度会议即将于周四(3月11日)闭幕。国际社会所关注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虽然排入了周一(3月8日)上午的审议议程,但该草案的相关条文和施行细节至今(3月9日)仍未公诸于众,一如去年7月所通过的港版《国安法》,很显然也不打算征求权益关系人香港普罗大众的意见。

对此,一些港台观察人士说,中共黑箱作业“很荒唐”,完全剥夺香港人民的自治权,而且改革选制以确保中共所认可的港人当选根本就是一种“制度性的选举舞弊”或“结构性的多数暴力”,只会适得其反,让多数港人对中共体制更反感。

香港商界人士则直言,这是中共“惺惺作态”的“假民主”,很可能引来另一波港人的移民潮或跨国公司撤出香港的风向。日本最大的网路证券经纪公司、同时也是日本首家在香港上市的思佰益(SBI Holdings)于周一(3月8日)宣布,因为香港实施《国安法》,“没有自由,就没有金融业务”,已计划撤出香港的营运,即为其中一例。

人大突袭改造香港选制

一位中国学者表示,不管外界如何批评,中国政府坚决追求的“一国两制”就是香港只能由爱党爱国者统治。但在此发展态势下,另一位中国异议人士说,香港已经大陆化,未来其境内的民主派只能扮演“假民主的花瓶点缀品”。

综合多家港媒的报道,中国可能将香港立法会的席次由目前的70席增加至90席,而这新增的20席则可能直接由特首选委会的委员出任。另外,有“超级区议会”之称的区议会界别席次很可能被取消。其次,特首的选举委员会规模可能由目前的1200人增加至1500人,其中,近百名的政协委员可能自动成为选委会成员,以确保中共所定义的“爱国者”占多数,或其所钦点的特首人选不会被推翻。

此外,中共还可能在香港增设候选人的资格审查委员会,来淘汰中共眼中不适任的香港籍候选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台港澳所港澳研究室主任张建之前也曾向美国之音表示,过去人大曾“应急式”地取消港独议员的当选资格,但未来中国会有常态化的制度性作法,让抗中人士,例如支持港独的候选人,连竞选的资格、进入政权架构的机会都没有。

观察人士:荒唐的假民主

对于中国人大对香港所进行之突袭式的“选举改造”,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以“荒唐”形容。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按照香港基本法和香港享有“高度自治”的原则,任何香港选举制度的变动,都应由港人全体参与。中共和中国人大只征询了近40位港区人大代表的意见后,就代表全港近750万人民来擅自变更选制,就连草案内容也不对香港人公布,他说:“(这)严重剥夺香港人民的自治权、违背一国两制、香港基本法,也违反中国宪法第31条对诸如香港之特别行政区的授权”。

曾建元说:“它(人大)只追求一个所谓的多数的形式,但欠缺民主所需要的协商和审议过程,它没有这个精神啦!这不是叫做民主,它这个只是一个多数形式的一种……甚至我们讲说,这是一种结构性的暴力、多数暴力。因为他没有让异议者有机会可以做一个表达或做一个记录。”

曾建元说,中共一再围堵香港的反对声浪,不让其有出口,不是一个伟大国家的气度。而且中共切割香港民意,只认可“爱党者、党的附庸或走狗”。他认为,这只会引来反弹,反而让异议者更朝体制的对立面集结,未来若在客观上形成多数力量,必然会累积出一股足以推翻体制的政治能量,且一旦爆发,反而会冲击到香港长期体制的稳定性。

港人或抵制投票

他认为,中共对香港选制的突袭改造日后应会出现反噬,因为,最近一波的移民潮证明了部分香港人已经用脚投下的否决票,而留下来的香港人后续也可能采取“不去登记投票”的方式,来抵制或羞辱中共在香港所设计的鸟笼民主和选制。

曾建元说:“香港的人民会用登记投票来取代真实的这种自由秘密(不计名)的投票,他就把他对于这个体制的态度,在登记与否就直接表达。所以,选举结果就会变成毫无意义。(变成)只有中共的支持者才参与的一个小选举,但是,这是真正的鸟笼(民主),这当然不是民主 。”

他说,中共不敢在香港与民主派人士来场公平公开和真正民主的选举,就是一种“输不起的心态”,而且,香港的选制本来就已经有利于建制派,现在再从选制上封杀民主派,其实形同操控选举,也就是“制度性的舞弊”、甚至是“结构性的多数暴力”。

制度性选举舞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大型证券公司总裁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以“虚伪的惺惺作态”来形容这次中国人大对香港的选举改造。

他说: “这就是共产党的作法,(选举改造)保证你预先知道什么人会当选。这是假的选举、假的民主。”

他还说,香港人公然反抗中共,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政权越来越不安,因为只要香港一乱,内地的上海、广州和深圳也可能会仿效或跟着乱,这是中共所无法容忍的,“因为民主跟共产党是不能够共存的。”。

香港关押政治犯

这位证券公司总裁说:“没办法,独裁者(中共)没办法面对民意,因为,香港好明显的,最少有一百万人是反共,他们(中共)也看得到。因为,2019年以来(香港人)几乎周周示威游行,真正的意思就是反共。”

他说,港人最担心的“精英治港”现象已经出现。他说,香港也许从来没有过真正的选举民主,但仍享有“有限度的自由”,但现在入罪范围过大的《国安法》施行后,让当权者可以无端栽赃,关押完全无罪的“政治犯”近40人,香港已经是遭受文革式的攻击了。

尤其,他说,明年如果中共钦定前特首梁振英回锅,再出任特首,“就会搞得香港人投奔怒海”,因为他说,梁振英一定会沿引《国安法》来消灭反对的声音。

日商思佰益撤出香港

《投奔怒海》(Boat People)是1980年代、一部以越南共和国灭亡后为题材的难民电影,是香港导演许鞍华“越南三部曲”作品的最后一部。

证券公司总裁表示,他预期,人大通过香港的选举改造方案后,可能会再引发另一波的移民潮,而且也会冲击到香港的营商环境,因为《国安法》营造了一个不自由、不安全的经商环境。他说,除了日本籍的思佰益控股公司已经决定撤出香港外,据他的了解,澳洲也可能很快地就会将驻港的记者全部撤出。

不过,他说,很遗憾,大部分的商人都只顾赚钱,不希望有动乱,因此,对于这种不义体制,也根本不愿意出面声援。他还说,现在中共单方面的盘算就是紧抓经济,期盼把经济搞好了,人民就不会想反共、反对独裁,但这是“幼稚的想法”。

位于广州的一位中国异议人士对于香港的民主发展也颇感悲观。

异议人士:表演式民主

不愿透露姓名的他说,中共正在把“表演式的假民主选举照搬到香港,而保留不再起决定作用的直选议席,就像大陆有名(无实)的各‘民主党派’一样成为假民主的花瓶点缀品。”

他说,香港的大陆化已经不可避免,过去香港的抗争模式和经验很难再现,而且这半年来,香港民间的心态有些失衡,民主派人士跑路的跑路、认怂的认怂,精气神都没了,需要尽快调整。他说,以中国异议人士的反抗经验来看,未来,香港就只能进入地下化抵抗的方式和手段了。

他还说,香港正在为中共的治港模式付出金融代价,“因为金融资本需要完全自由开放的市场体系,香港丧失此点(优势)后,会被亚太地区其他竞争对手超越。”

他认为,除非国际社会统一采取反共路线,否则中共因紧缩香港管控而要付出的代价可能不会太大,“因为国际社会的绥靖政策、唯利主义及资本的贪婪最终决定了他们不会改变对中国的态度。”

针对香港选制改革后续可能引发的国际关切,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即便国际社会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自去年7月《国安法》施行以来,就已经转化为“一国一制”,但中国政府自认为所作所为都是在维护“一国两制”。

一切为爱党

沈丁立说:“中国认为,不管一国两制、还是一国一制,都是中国大陆领导、共产党领导,只有这样才叫爱国,爱国就必须爱党,爱党就必须爱国,爱国就必须由大陆来领导。所以,不要再去讲一国两制、一国一制,现在就是讲爱党,就这么一回事。”

对于中共在香港“留岛不留人”的策略,沈丁立说,中共认为,爱国者留下,不爱国者都离开,这样更好、更方便中共未来的治理。

对于国际社会可能因香港问题而产生的反弹和抗中的敌意氛围,沈丁立说他不便分享自己的观点,只能引述中国的官方立场。他说:“中国认为,我是世界第一,厉害了我的国,我是世界第一,我不怕你们。一带一路130多个国家都签对接协议,这么多的国家喜欢我(中国),我的疫苗到处送出去,哪有什么hostility(敌意),到处都是friendship(友好国家)。”

沈丁立坦承,香港和中国一样,都没有自由。不过,他说,他和出走的香港人不一样,因为他要坚定地留在中国,希望中国有一天会更自由。

文章来源:美国之音 黄丽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