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首次引用《国安法》封锁网站 引外界质疑

香港多家网络公司据报按当地警方依据香港《国安法》的要求,封锁为用户连结到一个称为“香港编年史”的网站,这个网站载有大量参加处理2019年香港示威期间的部分警察和一些亲建制人士的个人资料,是《国安法》去年生效以来,香港当局首次引用这部法例封锁网站。

部份香港网络供应商中断与”香港编年史”网站的连结,但网站本身运常正常。

香港负责审批互联网域名的公司表示,此后将拒绝批准任何可能煽动 “非法行为 “的网站申请。这引起了人们对国安法侵蚀香港自由新的担忧。

消息人士告诉传媒,本周四晚些时候,.hk域名持有者被告知这一政策变化。几个小时之前,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香港宽频(HKBN) 称,已经封锁了刊载反对政府的抗议信息的 “香港编年史”网站。

目前“香港编年史”的网站已经被多个网络供应商封锁,但网站本身仍然在运作,香港境外的人仍然可以使用网站,香港境内使用虚拟私人网络(VPN)也可以正常使用网站。引述当地其中一家主要网络供应商“香港宽频”表示,已经按《国安法》要求停止连线至“香港编年史”网站,其他网络供应商就没有回应传媒查询。

香港2019年爆发示威活动以来掀起了“起底”热潮,许多香港的民主派、亲建制派人士、记者和警察的电话、住址等个人资料被公开到网络上,令他们受到许多滋扰,这种做法在香港称为“起底”。香港当局按香港《国安法》的授权封锁网站,引起外界关于政府在日后会否引用同一法规封锁其他网站的担忧。

除了“香港编年史”,一个称为“香港解密”的网站也刊载了一些民主派人士、示威者和记者的资料。虽然两个都是“起底”网站,“香港解密”至今仍然可以正常运作,令外界质疑香港当局的做法有“双重标准”

香港《国安法》第43条规定,香港警方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时,可以要求“信息发布人或者有关服务商移除信息”,而根据香港政府之后公布的相关实施细则,警方可以在香港保安局局长批准下“限制或停止任何人接达该平台或相关部分”。

但外界质疑香港当局这次封锁“香港编年史”的决定过程并不透明,其中香港特首选举资讯科技界选委黄浩华批评警方未有引用法庭禁制令或联络网站的管理人,便引用《国安法》封锁网站,没有向外界公布事件。

前立法会议员涂谨申也说,他难以理解公开警员资料如何危害国家安全,形容违反香港《国安法》的门槛很低,“任何事情只要政权不喜欢便违反国安法”。他又说,过往“起底”案例,警方都以违反法庭禁制令或其他法例执法,看不见今次有何理据引用《国安法》。

香港警方回应传媒查询表示,不评论个别个案,但指出根据香港《国安法》第43条,警方可要求服务商,对涉及“相当可能构成”或“相当可能会导致”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电子讯息,作出禁制行动。

港自2019年因《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示威浪潮,同时掀起了“起底”的风潮,支持示威者一方和支持警察一方互相将对方阵营人士的个人资料在网络上公开,在“香港编年史”、“香港解密”等网站,以及即时通讯软件等平台上传播。

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去年10月的数字显示,署方在2019年6月至当月处理了4700多宗相关投诉,许多资料被公开的人和他们的家人受到电话滋扰。

香港当局针对这种行为,向法庭申请了临时禁制令,规定外界不可公开发布警员、司法机构人员或他们家属的个人资料,否则可能触犯藐视法庭罪。示威浪潮爆发以来也有多人因为被指违法公开警员和他们家人的资料被起诉,部份被判囚。

但外界质疑公开许多示威者、民主派人士或记者个人资料的“香港解密”网站同属“起底”性质,至今却没有人因而被起诉,网站也没有在香港被封锁。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接受香港媒体查询时曾指出,这个网站在外地登记,因此没有权力要求对方提供网站营运者的资料。

香港域名注册有限公司(HKDNR)提醒.hk域名持有人留意其母公司香港互联网注册管理有限公司(HKIRC)发布的新版”可接受使用 “政策,该政策将于1月28日生效。

新政策称,如果该公司认为新注册的.hk网站可能会煽动犯罪行为、滥用隐私或提供虚假或误导性信息,它可以拒绝批准其申请。

目前还不清楚该政策是否适用于现有的.hk网站。香港互联网注册管理有限公司、香港域名注册有限公司和香港特区政府均未立即回应置评要求。

“可接受使用政策的推出相当令人担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站运营商说,他担心受到影响。”提供虚假或误导性信息这种事,他们有什么资格来决定?这是否意味着将会出台进一步的虚假新闻监管条例?”

人们因此更加担忧,香港也将建立类似中国“防火长城”的审查机制。

中国大陆的互联网受到严厉审查,新闻网站等众多境外网路平台被禁止访问。但是,在1997年香港政权移交时中国政府承诺的 “一国两制 “框架下,香港居民至今享有比中国大陆人更多的自由。

另外两家香港主要的互联网供应商中国移动和电讯盈科没有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正在代表泛民主派参选资讯科技界功能界别立法委员的黄浩华表示,他对香港人获取互联网信息的自由开始受到影响深感担忧。

对于“香港编年史”网站被封锁事件,黄浩华说, “政府有责任解释此举的理由和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