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鸟会”遭国际鸟盟除名

鸟儿知道自己的权益会因国家不同而改变吗?

保育记录良好的台湾“中华民国野鸟学会”被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要求签署政治性文件,拒绝后遭除名。

中华鸟会副秘书长吕翊维接受采访表示,5月6日中华鸟会收到国际鸟会发函文件,要求中华鸟会签署承诺不促进或倡导中华民国的合法性及台湾脱离中国独立。中华鸟会在脸书声明中披露,作为一个野鸟保育的非政府组织,从未就任何此类议题表达过立场,该会认为签署这样的文件相当不合适,因此拒绝签署。声明说:“中华鸟会不是政治推手,我们是保育组织! ”

然而,在中华鸟会表态拒绝签署之后,国际鸟盟便以此为由,在9月7日,于线上会议当面直接宣布解除与中华鸟盟伙伴关系。此外,国际鸟盟也告知中华鸟会,未来将不参与任何由台湾政府主办或部份资助的任何活动,也不允许中华鸟会在任何刊物甚至网页上使用国际鸟会的标志。

来不及开会就被除名

除了政治文件以外,国际鸟盟也从2019年底开始要求中华鸟会更改中文名称。2020年4月在与中华鸟会线上开会时,还强调这个要求与政治无关。然而,之后又称中华鸟会的名称会影响国际鸟会经营伙伴关系。吕翊维批评国际鸟盟态度多变: “一开始跟我们说跟政治无关,但是之后又私下承认,其实他们的主要目的不是希望我们改名,而是希望我们主动退出国际鸟盟。”

吕翊维说,由于台湾在亚洲的鸟类保育工作成绩亮眼,中华鸟会也十分重视与其他国家会员的伙伴关系,因此即便受到更名压力,也无意退出组织,希望找出回旋空间。

吕翊维举例,中华鸟会从1996年加入国际鸟盟至今,已经三度配合国际鸟盟要求更改英文名称。原本中华鸟会加入时的名称有中华民国缩写ROC,之后应要求改为Chinese、改为台湾,又在2018年应组织要求改回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

因此中华鸟会去年接到要求之后,安排在4月理监事会议和6月常务理事会议讨论更名事宜。也曾经告知国际鸟盟将在9月19日集结台湾21个会员团体,在会员代表大会上讨论更名事宜,但是国际鸟盟全球理事会却抢在9月7日宣布将之除名。中华鸟会当下表达抗议并追问原因,国际鸟盟解释称,中华鸟会名称为国际鸟盟在伙伴关系的经营上形成风险,并谴责中华鸟会不配合改名、也不签署政治文件。

对此,吕翊维批评道: “所谓‘风险’是什么国际鸟盟从未讲明,再加上一开始只说是名称问题,后来又多出(政治性)文件,让人感到只是要把我们逼到绝境。”至于媒体普遍怀疑中国施压,吕翊维则表示没有具体证据,不愿多做猜测。

中华鸟会也在声明中批评,“将重要的成员从伙伴关系中除名,对于保育工作,特别是亚洲地区的野鸟保育蒙上一层阴影。而这似乎也成为了政治妨碍良好保育工作的例子。

9月15日当天,台湾外交部表示,对北京政府把对台湾的打压扩大到毫无政治意涵的生态保护活动领域提出严厉谴责,对国际鸟盟全球理事会配合北京逼迫中华鸟会做政治表态的做法深表遗憾和不满。
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表示,外交部将要求其驻英代表处向总部设在剑桥的国际鸟盟正式表达台湾方面的严正关切和抗议。

德国之声试图与国际鸟盟联系,尚未取得回应。

台湾“中华野鸟学会”成立于1988年,由台湾各县市21个地方鸟会及生态保育团体组成。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生态保育组织,与包括香港观鸟会在内的100多个非政府组织保持伙伴关系。由于中国并无显著鸟会,中国内地的鸟类保育项目通过香港观鸟会进行。过去,候鸟保育也仰赖与台湾共同合作。

自从蔡英文总统上任以后,两岸关系急速恶化,近日解放军在台海地区活动频繁。与此同时,美国高官陆续访台,继卫生部长阿札(Alex Azar)之后,美国国务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也预计9月17日访问台湾,再创美国官员访台层级记录,料将引发中国不满。

評論文章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