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中国首映票房软趴趴 水土不服和争议不断让其口碑折戟

《花木兰》在三天拿下了超过1.5亿人民币(约2200万美元)票房。

迪士尼真人版电影《花木兰》(Mulan)上周五(9月11日)登陆中国大陆地区院线。尽管这部多次卷入争议的电影成为中国周末票房冠军,但远低于预期,并收获了一边倒的吐槽。

这部迪士尼花重金打造的古装战争电影在公布之初曾引发网友普遍期待,但后续的多次争议——包括因女主角刘亦菲在香港示威期间公开支持香港警察,以及该片于片尾公开致谢中国新疆当局——使其在香港和台湾深陷抵制泥潭。

「花木兰」中国首映成绩,低于克里斯多福诺兰(Christopher Nolan)新作「天能」(Tenet)前一週在中国捞进的2980万美元,且不同于「天能」,「花木兰」是为迎合中国观众胃口打造的电影。

然而,製作费高达2亿美元的「花木兰」不仅陷入政治争议,也在中国引发正反两面的评价。

在中国主要的影评网站豆瓣上,该电影的评分在满分10分中仅得到4.9分,低于同期上映绝大多数好莱坞电影。很多网友认为,这部欲主打中国故事牌的电影对中华元素“胡乱拼凑”,角色和叙事也存在漏洞。

原计划今年3月上映的电影《花木兰》因新冠疫情多次推迟上映计划,最终在疫情严重的美国和欧洲部分国家转为线上播出。在亚洲,中国大陆上映之前,该片已于9月4日在台湾上映,并将于9月17日在香港上映。

全球来说,「花木兰」迄今进帐3760万美元,但这个数字并不代表总收入。这部改编自经典动画的电影,并未在北美戏院放映,而是在串流平台Disney+上架,价格29.99美元,而串流平台的收入不得而知。

美联社报导,也有专家认为,如今已难以应用疫情前的标准来衡量一部电影的成败,尤其是头一批上映的新片。Comscore资深媒体分析师德葛拉毕迪恩(Paul Dergarabedian),这种情形可能要延续好一阵子。

德葛拉毕迪恩表示:「我们已不身处传统市场,也不该用传统分析模式。」他说:「需要一段时间来妥善评估疫情长期的影响。」

水土不服和争议不断

《花木兰》源于中国北朝民歌《木兰辞》中的传奇女性人物。

拥有邪恶超自然力量的北方异族大举侵犯中原之际,皇帝下令每个家庭都必须有一位男丁应召出征。一名出身于军戎之家的朴素少女挺身而出,替病痛缠身的父亲肩负起击退敌军的重任。在打斗不断的115分钟里,英勇的花木兰经历各种挑战,最终击退外敌,为中原扬威。

这部改编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民间传说的电影上周末在故事的发生地上映。据数据平台“猫眼”统计,《花木兰》在三天拿下了超过1.5亿人民币(约2200万美元)票房,险胜中国国内战争片《八佰》夺周末票房冠军。但若以影片投资、明星阵容和此前预告片引发的关注度来看,这样的成绩并不算优秀。

《花木兰》从2018年开始制作,在中国和新西兰等地取景拍摄。据彭博社报道,该影片的投入超过2亿美元(约13.7亿人民币)。

“太失望了,感觉这片只符合好莱坞的审美,莫名把老外喜欢的女巫情节和所谓的气放了进去,浓浓的美式个人英雄主义,”一名微博网友批评道。

中国媒体《界面新闻》则在一篇影评中表示,以“迪士尼唯一东方公主”为噱头的《花木兰》所展现的仍是迪士尼“想象中的中国”。

文章表示,在影片中,观众不仅能见到花木兰与超能力国产女巫1V1战斗,还能见到魏晋背景下的宫廷嫔妃打着阳伞在满清风格的宫殿面前嬉笑打闹,这些“奇葩”场景的出现,“足以见得制作方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不在意与不遵守。”

去年7月,当迪士尼第一次发布电影《花木兰》的预告片时,便因片段中出现花木兰居住的福建土楼而遭到广泛质疑。

在历史上,花木兰生活的年代被认为是公元4世纪到公元6世纪北魏,而福建土楼直到12世纪的宋代才出现,很多观众指责其不尊重历史。

相比之下,少数仍对《花木兰》持正面态度的中国观众,更多的是对刘亦菲塑造的花木兰形象本身表示满意。

“刘亦菲的美是极具气质的美。在电影里,参军前是素淡的美,脱掉盔甲后是实现真我大放异彩的美,甚至穿着盔甲都是美的,是恰到好处的坚韧的美,”一名北京的微博网友说道。

《花木兰》源于中国北朝民歌《木兰辞》中的传奇女性人物。它在1998年被美国电影巨头迪士尼公司改编为动画片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几年前,迪士尼开始了拍摄该片真人版的计划,并最终选定由知名美籍华人女演员刘亦菲饰演花木兰,一线明星甄子丹、巩俐和李连杰等也纷纷加盟。

由于主演刘亦菲表态自己支持香港警察,很多香港民主派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以标签“#BoycottMulan”呼吁抵制该片。

去年8月,刘亦菲在微博转发中国官媒《人民日报》贴文。贴文中包括一张图片,其中写道“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此外还用英文写道“What a shame for Hong Kong”(香港之耻)。

当时,中国禁用的社群平台推特(Twitter)上,掀起一波抵制花木兰的声浪。不过刘亦菲在微博的贴文,获得许多支持香港警察与北京政府的贴文迴响。

随着花木兰在美国上映,先前与台湾组成奶茶联盟的泰国网友在推特上发声,抵制花木兰「我邀请每一个人抵制花木兰,让迪士尼和中国政府知道,对人民使用国家暴力令人无法接受」。

不少推文拿花木兰的照片,与日前被捕的香港女青年周庭放在一起。

在美国上映前一天,美国「娱乐週刊」(Entertainment Weekly)刊登刘亦菲的访问,回应去年至今的抵制声音。她说:「这显然是一个非常複杂的情况,我不是专家,我希望一切可以很快获得解决。」

19名美国国会两党议员致函迪士尼总裁查佩克,要求迪士尼解释该公司在制作《花木兰》电影时与新疆“安全和政治宣传当局”之间的关系。公开信中对迪士尼提出10大疑问,包括质问迪士尼为何选择在当地取景。

本月初,有网友发现《花木兰》在片尾字幕中特别鸣谢了中国新疆吐鲁番公安局,以及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这让该片陷入了新一轮的批评声中。

香港黄之锋也在9月9日向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查派克(Bob Chapek)发出公开信,敦促迪士尼披露与新疆政府达成的协议细节,包括是否从新疆政府获得补贴、资金等。

或许是为了淡化外界对该片与中国新疆问题相联系的讨论,据悉,中国大陆媒体收到当局通知,要求他们不要报道该电影的上映。

电影《花木兰》未来一段时间能否在中国翻盘还有待观察,但其上映的曲折经历无疑展现了西方公司在如今激烈的政治纠纷中愈来愈难以独善其身的现实。

在1998年的动画片版《花木兰》中,将军李翔与花木兰乔装成的男士兵花平有了感情。花木兰表明身份后,二者共进晚餐。

一个巧合是,当迪士尼打算1998年推出动画版《花木兰》时,也曾因触动了中国敏感的西藏问题而遭到处罚。1996年,迪士尼资助的电影(Kundun)上映后惹恼了中国,这导致动画版的《花木兰》延期数月才在中国获得绿灯上映。

評論文章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