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被罷免 與他違諾及過於親北京形象

在台灣,超過93萬9千人同意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超過罷免門檻所需的票數,意味韓國瑜將被罷免。韓國瑜的政壇之路可謂大起大落,他在2018年人氣急升,在九合一選舉為國民黨出選並攻下高雄市,成為市長。不過,韓國瑜當選不久就決定承接人氣參加大選,這個決定未能為韓國瑜的仕途,更上一層樓,落選後更被罷免市長一職。

韓國瑜2018年底掀起韓流,讓國民黨局勢一片大好,一舉奪得15縣市首長,但短短不到2年,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參選2020年總統敗選,連帶影響立委選情,今天又遭罷免。黨內人士感嘆,國民黨好不容易贏回來的部分,全部又輸了回去,真的如夢一場。

韓國瑜可以在投票結果正式公布後30天內,提出上訴,
如果敗訴或不提出上訴,
韓國瑜就會正式成為台灣首位遭罷免的市長,
四年內不能再參選高雄市長,
中央選舉委員會
要在三個月內舉行補選。

回應罷免案 韓國瑜稱防疫全台第一但被抹黑中傷

韓國瑜在罷韓投票通過門檻後,率市政府團隊,在高雄市行政中心見傳媒。他對被罷免提出3個遺憾,批評民進黨在大選過後,集中力量攻擊他。韓國瑜認為,民進黨只是將心思放在鬥爭,不好好利用於造福民眾,令他感到非常遺憾。他又說,一個做牛做馬的政府,才是人民所要,一個作威作福貪污腐敗的政府,會被人民唾棄。

韓國瑜說,高雄市政府推動的政策成績,包括防疫都是全台灣第一,但不停被抹黑、扭曲造謠中傷,甚至遇到完全脫離事實及毫無根據的批判,令他非常遺憾。他表示,遺憾餘下很多未推動的政策,包括讓高雄市走向國際化等的工作,無法繼續執行。

他又除下口罩與團隊鞠躬,感謝當年投票支持他出任市長的89萬名高雄選民,感謝市政府團隊的工作,祝福高雄市民,在下一任市長帶領下,可以安居樂業,夠成為一個偉大光明開朗復甦的城市。

蔡英文指「罷韓」結果是最大警惕 民眾賦權亦可收回

蔡英文總統在社交網站貼文,指90多萬名高雄市民行使民主權利,結果是政治人物最大的警惕,民眾可以賦予權力,當然也能夠收回。蔡英文呼籲,投票過後各方沉澱心情,不要再彼此攻擊。

前高雄市長與總統府秘書長陳菊表示,為高雄民眾用勇氣和智慧決定自己未來而感到光榮,民眾的聲音高於任何統治者的權力。

罷韓提案法定領銜人陳冠榮在成功罷免後,表示結果為高雄出一口氣,形容是高雄市民共同勝利,過去一段時間,高雄人因為政見造成分裂,希望由今天開始,大家能擁抱不同立場的人,攜手協助高雄重建被破壞的關係。

身在高雄的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表示,尊重高雄市民的決定,對投票結果終結了韓國瑜短短一年五個月的市長任期,以及終止國民黨在高雄市政府的工作,感到歉疚,認為國民黨無好好回應高雄市民的期待。

江啟臣譴責民進黨用行政力量操縱罷免案,事件對台灣造成深遠且負面的影響,強調投票結果不是結束,而是開始,國民黨沒有氣餒,國民黨會重新檢視,並會重新爭取高雄市民信任,同時會與韓國瑜等人,討論補選人選。

國民黨不建議提罷免無效訴訟 韓陣營:配合黨中央

韓國瑜晚上在社交專頁貼文,表示虛心接受每一場選舉的結果,但對民眾而言,真正的勝負在選舉落幕之後才真正開始。他承諾未來無論有沒有工作、在任何職務上,只要能力所及,一定會為高雄鄉親出力。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一直在高雄與黨員開會,消息指韓國瑜陣營將配合黨中央不就罷免結果尋求上訴,而黨內正尋找人選參與3個月內舉行的補選。

江啟臣說,尊重高雄民眾的決定,承認國民黨無回應好民眾期待。前新北市長朱立倫表示,結果讓他對認真辛苦的高雄市政府團隊與韓國瑜感到不捨。前總統馬英九辦公室肯定市政府團隊的成績,不論是治水、修路、防疫、雙語教育等各方面,都比民進黨執政時明顯進步。

罷免獲通過因韓國瑜違諾及無政績兼有親北京形象

中華時報社長曾曉輝認為,韓國瑜被罷免,與他違反任內不參與大選的承諾,及市長工作未有政績有關;沒有給高雄人帶來希望和他承諾的願景,韓國瑜還過于親北京的形象,以及國民黨內不滿他破格參加大選,今次未有集中力量聲援,令韓國瑜孤軍作戰,這些都是他被罷免的原因。他又表示,这场罢韩案是亲北京与本地的对决,自此,国民党一位星星又陨落,韓國瑜的政治生涯不會因被罷免而完結,可能會轉戰兩岸關係的舞台。

曾曉輝分析說,韓國瑜華而不實的目標、不經修飾的民粹言論,以及他更像商人而非政治人物的背景,都讓很多人把他與美國總統川普相提並論。其實韓國瑜去年3月在香港「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聯辦)進行有爭議的閉門會議後,他的命運開始出現轉折。這是台灣民選官員首次走進中聯辦。去年6月,韓國瑜對香港民主派發動「反送中」最初回應,造成他的支持率急遽滑落。當時,他聲稱「我不知道,我不曉得」香港的抗爭,而在台灣引起普遍的質疑。

曾曉輝表示,國民黨在兩岸政策上,過於親北京的形象,還有兩岸的論述「九二共識 一中各表」也過于陳舊,且大陸方面從來沒有提過「一中各表」,年輕人難以按受。令選民有所介懷,如國民黨未能釐清立場,日後再有大型選舉,如縣市長選舉,亦難以得到選民認同。在高雄市長補選中,國民黨亦難以有能力再挑戰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