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入侵烏396天:札波羅熱核電廠情況仍不穩 IAEA署長將二度造訪

中華新聞通訊社/中華時報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滿一週年后繼續共同推出專題,以饗讀者,從各個方面探討,讓大家瞭解俄烏戰爭怎麼發展、結局如何和這個21世紀的重大事件。

澤連斯基視訪烏東前線

中華新聞通訊社/中華時報3月26日訊)俄羅斯總統普京無視全球譴責和多國制裁,2022年2月24日逕行宣布對烏克蘭採取特殊軍事作戰,開啟戰爭,引發1945年二戰結束以來歐洲最為慘烈的戰爭,它不僅涉及烏克蘭的存亡與俄國的命運,也被視為一場民主與專制的決戰,普京親自指揮部署的這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已經進入第396天。

♦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司令表示,烏軍已經成功抵禦俄羅斯軍隊的攻勢並穩住了巴赫穆特周圍戰局。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否認現階段與普京對話可能,呼籲歐美加快軍援。

♦西方汽車製造商的撤離縮小了俄羅斯消費者的選擇範圍,中國汽車成為市場主流,這使得很多俄羅斯人不得不克服不願接受中國品牌和承受更高價格的心理。分析機構 Autostat 和咨詢公司 PPK 的數據顯示,哈弗(Haval)、奇瑞(Chery)和吉利(Geely)等中國品牌目前佔俄羅斯新車銷量的接近40%,高於 1 月份(不足10%)。在2022 年 2 月,雷諾、日產和梅賽德斯等公司退出俄羅斯。

分析:

普京為什麼對基輔可能獲得貧鈾彈大動肝火?

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將在位於歐洲大門的白俄羅斯國土上部署“戰術核武器”,其動機是英國近日表示將向烏克蘭提供貧鈾彈。但是,貧鈾彈並不被認為是核武器。

克里姆林宮周六威脅稱,如果西方國家向烏克蘭提供貧鈾彈,俄羅斯也將動用貧鈾彈以牙還牙。普京威脅:“毫不誇張地說,我們有數十萬枚這樣的炮彈,我們還沒用過它們 !”

貧鈾彈是一種威力巨大的穿甲彈,但由於貧化鈾具有化學毒性,有可能對平民和軍人造成毒害,爭議一直很大。

貧化鈾是濃縮鈾過程出現的副產品,比天然鈾的放射性減少了60%。鈾是一種密度極高的金屬:它的密度是鉛的1.7倍。它是如此堅硬,以至於在擊中目標時不會變形。因此,貧化鈾被用於穿甲彈和炸彈,使其更具穿透力。

貧鈾彈的功能跟普通穿甲彈類似,但因利用貧鈾合金的高硬度、高比重和高熔點依靠動能來穿透目標,對坦克等裝甲目標威脅極大。

白宮安全委員會發言人柯比周三說:貧鈾彈“這是一種常見的彈藥,特別用於穿透裝甲,”他保證這些炮彈 “不具有放射性”,“甚至距離核武器範疇還很遠”。

因此,在戰場上使用貧鈾彈並未被國際法禁止。

曾在何處使用過?

許多國家的軍隊都擁有這一穿甲彈,尤其美國和俄羅斯軍隊。

在1991年和2003年爆發的海灣戰爭中,以及1990年代的前南斯拉夫戰爭中,貧鈾彈都曾被廣泛使用。

美國國防部曾公開承認,2015年在敘利亞打擊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中,曾兩次動用貧鈾彈。

英國日前宣布將向烏克蘭交付貧鈾彈後遭到莫斯科抨擊,俄方稱英國這樣做將使衝突“嚴重惡化”。

有什麼的環境和健康危險?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畫署,貧化鈾是一種“化學和放射性污染的重金屬。”

穿甲彈擊中目標後爆發出金屬碎片以及鈾塵。加拿大核安全委員會表示:就健康而言,“主要風險不是放射性,而是化學毒性。攝入或吸入大量的東西會損害腎功能”。“如果一個人長期吸入大量的小顆粒,主要的健康問題將是增加患肺癌的風險”。

貧鈾彈被指是導致海灣戰爭老兵健康問題以及伊拉克費盧傑市大量癌症和出生缺陷的可能原因之一,然而直到目前還沒有得到科學的證明。

許多研究得出結論說,沒有證據表明貧鈾是有害的,但這些結論仍有爭議。

聯合國裁軍事務辦公室指出,根據國際原子能機構參與的研究,“在貧鈾彈撞擊後釋放的小顆粒形式對環境造成局部污染的情況下,對人和環境的輻射風險並不顯著”。

不過,上述機構得出的結論是,“當發現貧鈾彈的碎片或這種類型的完整彈藥時,直接接觸這些物體的人可能會受到輻射的影響”。

中國如何從西方對俄羅斯能源出口的制裁中獲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一(3月20日)抵達俄羅斯,這是他第三次擔任國家主席後的首次出訪。

這次訪問發生在俄羅斯在烏克蘭發起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一周年之後。這場戰爭引發歐盟對購買俄羅斯海運原油和煤炭的制裁,以及七國集團12月就俄羅斯原油達成的價格上限。

歐盟還停止從俄羅斯進口管道天然氣,改變了全球液化天然氣市場格局。

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尚未同意任何上述任何措施。由於莫斯科面臨不再向歐盟出售過剩產品的壓力,中國通過購買更便宜的俄羅斯石油和煤炭節省了數十億美元,並通過交易過剩供應獲得了更多利益。

習近平曾表示,中國希望與俄羅斯建立更緊密的能源夥伴關係,以維護國際能源安全和供應鏈。

以下是中國迄今從戰時交易中獲利的詳情。

由於經濟放緩,中國去年的整體進口下滑了 0.9%。然而,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22 年中國從俄羅斯進口的原油同比增長 8%,達到 8625 萬噸(每天 170 萬桶)。

這使俄羅斯在中國石油市場的份額從前一年的 15% 上升到 17%,儘管它仍然位於供應 8750 萬噸原油的沙烏地阿拉伯之後。

它還帶來了大筆節省。根據路透社的計算,基於 ESPO 和烏拉爾原油每桶 10 美元的折扣,中國煉油廠在 2022 年 4 月至 2023 年 1 月期間節省了約 55 億美元。

東部省份山東省的獨立煉油廠是最大的受益者。貿易商表示,國營煉油廠也從油價下跌中獲利,而其他煉油廠則從桶裝交易中獲利。

根據 Vortexa 和 Kpler 的數據,中國 3 月份從俄羅斯的海運原油進口量將創下約 140 萬桶/日的歷史新高。

煤炭

中國還增加了從俄羅斯的煤炭進口,儘管由於國內生產增加,中國減少了燃料的整體進口。

海關數據顯示,2022 年俄羅斯煤炭運抵量同比增長 20% ,達到 6806 萬噸,煉焦煤進口量翻了一番,達到 2100 萬噸,原因是中國購買了折扣煤炭,而歐洲避開了俄羅斯貨物並於 8 月 11 日禁止進口 .

如果沒有俄羅斯鐵路運力的瓶頸阻礙了煤炭向東運輸,進口量可能會更高。

2022 年,俄羅斯焦煤的平均進口價格約為每噸 217.33 美元。相比之下,澳洲優質焦煤的離岸價 (FOB) 平均為每噸 364.66 美元。

液化天然氣

就液化天然氣而言,2022 年中國從俄羅斯的進口量同比飆升 40% 以上,達到 650 萬噸。隨著中國向韓國、日本和法國等主要進口國再出口液化天然氣,其出口量也有所增加。

儘管由於嚴格的防疫封鎖措施減緩了經濟活動並抑制了需求,中國去年整體液化天然氣進口量下降了 19.5% ,降至 6340 萬噸。

中國海關數據顯示,中國每進口一噸俄羅斯液化天然氣,平均每百萬英熱單位(mmBtu)花費不到20美元。相比之下,2022年亞洲現貨液化天然氣平均價格為每百萬英熱單位38.80美元。

從俄羅斯進口的電力,主要是通過連接中國東北和俄羅斯遠東的跨境輸電線路,在2017-2020年期間保持穩定,約為30億千瓦時(kWh)。

2021年,由於中國遭遇大範圍的電力短缺,進口量增長到38億千瓦時,2022年繼續增長23%,達到47億千瓦時。

電力

從俄羅斯進口的電力,主要是通過連接中國東北和俄羅斯遠東的跨境輸電線路,在2017-2020年期間保持穩定,約為30億千瓦時(kWh)。

2021年,由於中國遭遇大範圍的電力短缺,進口量增長到38億千瓦時,2022年繼續增長23%,達到47億千瓦時。

2023年3月26日俄烏衝突最新進展:

札波羅熱核電廠情況仍不穩 IAEA署長將二度造訪

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署長葛羅西(Rafael Grossi)今天宣布,他將於下週前往烏克蘭造訪遭俄羅斯掌控的札波羅熱(Zaporizhzhia)核電廠,評估當地嚴峻情況。

綜合法新和路透社報導,烏克蘭札波羅熱核電廠是歐洲最大核電廠,有6座反應爐,1年前遭俄羅斯占領後持續成為砲轟目標。葛羅西不斷敦促在核電廠四周建立安全區。

此行將會是葛羅西繼去年9月之後的第2次造訪。他前一次出訪時建立一個常設性IAEA專家團隊駐守電廠,他這一次造訪也將會有一個全新的團隊陪同。

國際原子能總署表示,2月的輪值進度拖延了近1個月,對「專家團隊面臨的極度挑戰性環境」發表譴責之意。

這座核電廠於俄國全面侵烏早期便落入俄國手中,至今依舊距離前線不遠。俄烏兩國互控對方發動砲轟。

葛羅西在聲明中說:「儘管我們如今已在當地部署7個月,札波羅熱核電廠的情況依舊不穩定。」他表示,他希望「第一手評估該廠嚴峻的核安全以及維安情況」。

俄羅斯全面入侵之前,札波羅熱核電廠提供烏克蘭全國約20%電力,但自6座反應爐去年9月全面停止運作以來便沒再生產任何的電力。

國際反應:

中國挺俄陰影籠罩歐盟峰會

歐盟的領袖們近日將接踵前往中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首當其衝,法國總統馬克龍隨後,且有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陪同,歐盟外交一號人物博雷利也表示很快動身,早已得到北京邀請的意大利總理梅洛尼也將擇日前往。

那麼,歐盟的領袖們前往北京最明確的意圖是什麼呢?與三年清零終於解禁的北京強化經濟聯繫,還是體現博雷利所說的“歐美中三角互動”,或者是爭取北京站在“正確的一邊”,不要武裝俄羅斯?

從剛剛閉幕的為期兩日的歐盟峰會或可窺一斑。歐盟成員國元首和政府總理出席的這次峰會有自己的主題,從議程看與中國無關。但是,根據法國『世界報』報道,“在布魯塞爾,中國壟斷了歐盟27國之間的討論。”歐盟的議題包括烏克蘭戰爭,工業 ,能源,貿易,但是每一個議題都籠罩着中國的陰影。

中國話題“強加於”歐盟峰會不出意外,峰會召開兩天之前,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莫斯科大張旗鼓隆重款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被西方孤立的普京顯然要做給世界看,“中國老朋友來了!”習近平第三次擔任國家主席後首次出訪選擇俄羅斯,大約也是為了給他“最好的朋友”壯膽打氣。

中方的媒體事先放風,兩人會晤時將討論“中國方面提出的解決烏克蘭危機的立場”,這給歐盟方面帶來一點希望,歐盟方面還注意到,習近平訪俄是在中方促成沙特阿拉伯與伊朗達成恢復外交關係一周後進行的。

遭俄羅斯軍隊蹂躪的烏克蘭大地在燃燒,歐盟至少希望,習近平利用其對普京可能的影響力說服普京放棄戰爭,選擇和平。從事後雙方發表的聲明看,普習會眼中的“烏克蘭衝突”被放在次要位置,沒有多少有價值的建議。

歐盟峰會對中國的外交行動有理由懷疑,對拉脫維亞總理卡林斯來說,習近平和普京在莫斯科的會晤應該是讓 “歐洲睜開眼睛的一種方式。許多人認為中國將在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調停。中國並沒有這樣做,而是公開地支持俄羅斯。這對歐洲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其他幾位國家領導人也有這種受挫感,比利時首相德克羅周四晚上對媒體說: “我們很清楚地看到,中國對俄羅斯有影響力,我們本來希望它能利用它來提出尊重烏克蘭領土完整的問題”。

種種議題都離不開中國:陷入持久戰的烏克蘭戰爭;歐洲舊大陸與華盛頓迅速靠近;中俄“合作無上限?”全球綠色技術競爭等等。但是,中國在莫斯科的表現再次讓歐洲的領袖們失望。本來在這次峰會上,測試過與北京舉行“特別峰會”的可行性,但遭到否定。至於歐中峰會,歐盟理事會等待北京提出日期,前半年?一切都沒有決定。

歐盟與中國的關係自2019年以來一直遵循一個“三聯體”原則:北京被視為貿易和氣候變化等重大全球問題上的合作夥伴,被視為技術和經濟上的競爭對手,被視為具有自己的價值模式的與歐洲民主模式完全不同的系統性對手。2022年10月,歐盟27個成員國雖然重申了這一立場,但更突出了系統性對手的特徵。

德國總理朔爾茨周四強調,這一“三聯體”關係“是有效的且應繼續遵循”。朔爾茨沒有談及中國對烏克蘭戰爭的立場,承擔這一責任的是3月28日訪問北京的西班牙首相桑切斯。

桑切斯是利用中西兩國恢復外交關係50周年的機會訪中的,他周四在布魯塞爾對媒體表示,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會晤可以使他“第一手了解習近平對烏克蘭和平的立場,並告訴習,當和平到來時,將由烏克蘭人自己提出開啟和平的條件”

不到一個星期後,即4月4日,馬克龍將訪問中國首都。法國總統說:“應該使得中國站在我們這邊,對俄羅斯施加壓力”。馬克龍不準備“單幹”。他提議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陪同他前往北京,以 “帶去一個歐洲的聲音”。

歐盟的領袖們能夠從北京得到什麼嗎?

俄羅斯達成協議,在白俄羅斯部署戰術核武器

俄羅斯總統普京星期六說,俄羅斯已經與鄰國白俄羅斯達成協議,在白俄羅斯境內部署戰術核武器,但不會違反核不擴散協議。

普京對國家電視台說,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早就提出在白俄羅斯部署戰術核武器的議題。

普京說,“這也沒有任何不尋常之處,首先,美國幾十年來一直這樣做。他們早就在他們盟友國家的領土上部署了他們的戰術核武器。”

普京說,“我們同意我們會做同樣的事情,我強調,在不違反我們的義務,不違反我們對核武器不擴散的國際義務的情況下。”

普京說,俄羅斯在7月1日前將在白俄羅斯建成一個戰術核武器的存儲設施。他並表示,莫斯科不會向白俄羅斯真正轉移這些核武器的控制。

普京說,俄羅斯已經在白俄羅斯部署了10架能夠攜帶戰術核武器的飛機。他並說,莫斯科已經向白俄羅斯轉交了幾枚能夠用來發射核武器的“伊斯坎德爾”(Iskander)戰術導彈系統。
白俄羅斯與俄羅斯、烏克蘭、波蘭、立陶宛和拉托維亞接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