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孙春兰对西安孕妇致歉

中国西安封城防疫已超过半个月,在严格的封锁措施之下,多名孕妇或危重病人在社交媒体上抱怨他们遭到医院拒收的经历,这在中国引起民愤。

西北工业大学校园内的核酸检测点

尤其当一名怀孕八个月的孕妇称自己因为核酸证明超出有效期几个小时,便被医院拒绝入内而导致流产后,人们纷纷指责当地教条和僵硬的防疫规定。当局周四(1月6日)公开道歉,并要求医院不得以疫情为由拒绝患者就诊。

截至周四(1月6日),这座1300万人口的西北重镇在本轮疫情中有近1900例确诊病例。居民们还报告了食品和日用品短缺等问题,这唤起了很多人对于近两年前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武汉被严格封锁76天的回忆。

多名孕妇和危重病人遭医院拒诊遭拒收

一段视频周二(1月4日)开始在中国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在这段长达一分钟的视频中,一名女士坐在医院门外,脚底下有一滩血。

自称是该妇女家属的人在微博上发帖说,这名孕妇在1月1日晚上8点被送到西安西部的高新医院,但医院以她的核酸检测结果有效期超过了四小时拒绝她入内。

“我小姨很艰难地用手支撑着身体那样在椅子上坐着,血顺着椅子和裤子流下来,地上全是血,”这名网民写道。

她表示,这名孕妇在等待两小时后,才被允许入院,但腹中八个月大的胎儿已经死亡。

这一事件在互联网上引发激烈反应。很多网民批评当地的防疫措施过于粗暴。

“这个妈妈吃了多少苦怀了八个月就这么在寒风里等着,最后孩子没了,还是在医院门口,想想就要窒息了,”一条评论写道,该评论获得了23万个赞。

“本质上就是因为官本位思想作祟!你流产了也不管我的事,但要万一多了一例感染,官就没了,当然是官位要紧。人命算什么?”另一名网友评论道。

在批评声中,当局对此做出反应,西安市卫健委主任周四(1月6日)在记者会上向流产孕妇鞠躬道歉,并将事件定性为“责任事故”。

高新医院也被责成向社会道歉,该医院宣布将医院的总经理停职,门诊部、医务部的负责人被免职。

但这名孕妇的经历也促使其他西安居民分享出自己的故事,显示她的遭遇并非个例。

另一名怀孕六周的孕妇周三(1月5日)发帖称,她对此前这名孕妇的经历“感同身受的难过”,因为她自己在12月29日早上出现见红,在警察护送陪同下,多家医院依然拒诊。

其中一家医院称她“属于封控区”,另一家则表示该医院“只接受红码和黄码”,但绿码不能接诊。封控区指的是她居住的小区有人员确诊,而绿码则意味着她并非密切接触者。

这名28岁的孕妇还称,在此期间,她的丈夫拨打了多家公立医院电话,但都遭到拒绝,而120急救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直到六个小时后,她才被收治入院。她最终因大出血,被迫流产。

第二名孕妇的经历被《中国新闻周刊》等官方媒体报道,使西安当局再次遭到诸多批评。其中一家拒诊的医院在周四(1月6日)回应称,这是由于“业务不熟练”所致。

此外,一些重症和急症患者遭医院拒收的情况也频频出现。据中国媒体《大河报》报道,一名39岁的男子在12月31日突发胸闷,但因没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结果,遭到“120”急救中心的拒绝。他在拿到核酸结果后,又相继被三家医院拒诊,直到第四家医院接收时,医生表示“抢救希望不大”,经过抢救仍最终死亡。

还有网民发帖称,他的母亲被医院要求每周要去做三次血液透析治疗,但疫情防控点多次阻拦,即便出示证明也遭到拒绝。他表示,由于不能及时透析可能危及生命,母亲只能冒险翻越高速公路前往医院。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对西安的事件做出回应,她说,发生这样的问题“十分痛心、深感愧疚”,暴露出防控工作存在的问题。

“疫情防控本身是为了人民的健康、为了护佑每一个生命,”她说道,“决不能以任何借口推诿拒收群众就医”。

封城防疫执行“清零”政策

近两年前,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中国当局采取严格的封锁和大规模核酸检测的措施,成功控制了疫情。这些措施如同模板,用于扑灭后来爆发的每一次疫情。

香港科技大学的公共政策专家刘浩典指出,中国地方政府的权力是分散的,许多地方官员“设定了非常雄心勃勃的目标实现清零,但中央政府提供的资源很少”,在疫情出现时没有多少权力来应对疫情。

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维也纳大学教授顾克礼(Christian Goebel)在一篇网络帖子中分析道,这意味着“一方面,地方官员不能单枪匹马地封锁一个地区,但另一方面,他们需要在短时间内将食物递送给一百万多名居民。”

“如果成功,功劳将归中央,如果失败,地方官员将受到指责并被解雇。”

西安市政府在周一召开记者会,承认在这一轮疫情爆发当中“准备工作不足”而导致对民众服务不及时。之前疫情最严重的雁塔区区委书记和区长双双遭免职。

中国是世界上少数仍执行“清零”政策的国家。该国至今累计有10万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死亡人数4636人,这些数字对于这个人口大国来说相当低,但随着严厉的措施影响生活和经济活动,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政府放宽限制。

一些网民开始将西安极端的防疫措施比作另一种病毒。“在西安,你可以饿死,可以病死,但不能死于新冠,”一名微博用户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