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門河隨想

印象/文    朗誦/淵懿

 

陝西現代水墨畫家/徐鴻延

(一)

藝術家之所以有別於眾人,乃是因為他樂意展現心靈,一切喜怒哀樂,墮落或者昇華,都在紙上自由滲透。

偉大的作品並不在於修飾靈魂,乃在於袒露靈魂。

香港現代水墨畫家/康雁屏

(二)

任何卑微的生命都有其聚光點,城門河滋生了無數微生物,它們靠垃圾生存,卻在太陽俯首投注的瞬間,熠熠生輝;且把光影輻射到岸邊的叢林,一簇簇都是音樂的迴響。它們不會閃光,卻把握了閃光的時刻,令周遭的事物因此而燦爛。

陝西現代山水畫家/徐鴻延

(三)

水禽的優越全在於飛翔,捕食的尖嘴,站立的腿,與尾巴拉成一經線,翅膀向緯度展開,低低掠過水面,平靜無波的水瞬即便喧嘩起來。

魚怕的是翅膀呢還是嘴呢?假若鳥不會飛翔,如何以嘴丈量河的寬度?

如是,畫家就不僅只善用顏色,音樂家就不僅僅懂得駕馭五線譜。

香港現代水墨畫家/益行

(四)

潮漲的時候,一切丑惡都被掩蓋了,但河面仍飄浮着許多垃圾,那些人性的弱點,即使聖人也無可避免。且不去苛求吧;潮退的時候,最不忍卒睹的,便是「軍閥割據」,坑坑窪窪自成一國,膚淺而自鳴得意。天彷佛只有坑口般大小,一澤國也儼然是一宇宙了。

但它畢竟是一條河,源自深山的一泓清水。

江蘇海安水墨畫家/吳田玉

(五)

每個人的生命都同時具備了向光和背陰兩面,向光的機會多時,便慈眉善眼,背陰的日子久了,也就陰陽怪氣。然背陰之地也常有美麗的花朵。

人性本身就是善惡的複合體,惡人和善人一樣需要愛情。如一道生生不息的河,向光和背陰同時供養了生命。

香港現代水墨畫家/康雁屏

(六)

魚和水接吻的時候,就有了漣漪,那是水的玫瑰色晚潮,刷地羞紅了半邊臉,許久、許⋯久⋯⋯

一個情竇初開的女子,黃昏。

無論如何都得披上,水的衫子,不能褪去,不可褪去,不許⋯⋯

不依的是岸旁的燈火,一顆顆忙着為晚宴添妝。

香港現代水墨畫家/益行

(七)

楊柳不在這裏梳妝,這面銅鏡,怎麼拭也拭不乾淨。這里叢生着相思、紫荊,生命力最鼎盛的要數槐樹了。兩岸的鬆土落葉層,密密麻麻都是它的子女。極自然的生態,總是吸引我早晨的靈思。

楊柳喜歡對着明鏡,把自己梳成千種風情,岸,便留給不照鏡子也風流的樹吧。

陝西現代山水畫家/徐鴻延

(八)

無論河的臉有多脏,也無礙於造訪的白雲,仍是清清爽爽女兒身。

雲本是河的涓滴,所不同的是,雲昇華了,在天空潔淨了自己。

雲生前是輕靈的煙嵐,身後是透明的水滴,介乎兩者之間,雲只是一種幻想,高興的時候是鼓漲的裙,傷心的時候是一方手絹,一擰便有淚滴落。

陝西現代山水畫家/徐鴻延

印象藝術觀

當我孤獨地面對自然

以平常心觀照自然,美無處不在;以清淨心巡視宇宙,善惡昭然;以愛心涵容世界,真理便在其中了。

當我孤獨地面對自然,總感覺一種釋放,赤裸袒䄇。從卑微的小我,跨入廣博淵深的無我境界,令我雀躍如孩童,深思如哲者。

宇宙在我面前敞開,無遮無攔地敞開。有聲音講述種種奧秘,那些平凡而有深刻的真理呵,令我又激動又平靜。沒有一部書如此豐富,且隱藏着如許奧妙的玄機。

當我孤獨地面對自然,即使是片刻時光,只要全情投入,總有收穫。不僅僅是情感的滿足,往往從感性的氛圍從容不迫地跨入理性世界,我專注的眼神總能穿透紛呈的異象,進入事物的核心。

作者簡介: 

楊夢茹女士,笔名夢如、印象。祖籍福建龍岩,在泉州長大,現居香港。著有詩集「季節的錯誤」「穿越」,散文集「她穿行於清醒的迷茫」,詩畫合集「心象.意境」。讀印象的詩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如夢似幻,给人留有無盡的审美空間;文字是她深情的眼眸,纯净靈動,讓人望見一个盛满愛意的世界。她以簡潔的筆墨,勾勒出朦胧的情思,细腻的體悟营造出一种夢幻美。

誦者簡介

淵懿,本名袁疆才,七十年代生人。當下,垂釣香江,誦音覓春風。

印象點評:

淵懿是出色的朗誦者,以极富磁性、渾厚的男中音,勾勒出一幅幅素描,釋放詩的張力,呈現出聽覺、視覺的立體氛圍,讓文字長出翅膀,自由翺翔於天地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