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昌平因评论《长津湖》被捕

中国一部以“抗美援朝”为主题的所谓爱国电影《长津湖》在十一长假期间热播,票房收入高达33亿元人民币。不过,中国资深财经媒体人罗昌平因将剧中“冰雕连”称作“沙雕连”,被中国网民及官媒炮轰。他在周四(7日)道歉后,其微博被禁言。网上消息曾一度传出,罗被举报“侮辱烈士罪”,周四晚上已被海南警方拘捕,截至周五,海南三亚警方发通报,指已对“罗某平”作出刑事拘留。

中国主旋律电影《长津湖》以“抗美援朝”为主题,截至10月7日,票房收入在全国高达33亿元人民币,打破国庆、党庆电影票房纪录。不少网民看完之后都説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尤其剧中“抗美援朝”的中国军人,在长津湖战役中冻死在阵地上,姿势仍保持就如“冰雕”,因而被称为“冰雕连”。

不过,中国资深媒体人罗昌平周三(6日)在他的微博转发一则贴文,文中表示翻查了资料,推断长津湖战役期间最低气温可达负 35 度。罗昌平表示,半个世纪之后很少中国人反思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又说“就像当年的沙雕连不会怀疑上峰的‘英明决策’”,将剧中的“冰雕连”形容为“沙雕连”。“沙雕”是中国网络用语,意思是愚蠢、无脑。

罗昌平周二发文,将剧中“冰凋连”称作“沙凋连”,惹来中国官媒及网民抨击。(罗昌平微博)

“冰雕连”变“沙雕连”论 惹来官媒网民炮轰

这番言论随即遭到中国官媒狠批。隶属于《解放军报》的“钧正平工作室”微博发文称,“冰雕连”已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不可磨灭的符号,亦是国家和民族尊严的象徵;强调“决不能让那些恶意诋毁英烈的人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中国共青团周四(7日)转发罗昌平的贴文表示,“汙蔑抗美援朝先烈,我们不答应”,并在周五(8日)再发文,说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绝不会因为某些人的诋毁而被磨灭。

贴文亦引来中国网民的强烈反应,在微博说要“举报侮辱英烈的公知罗昌平”,要求执法部门按“英雄烈士保护法”追究其责任。

海南三亚警方:接获群众举报 已刑事拘留罗昌平

面对多方炮轰,罗昌平周四(7日)发道歉声明,说自己转评的内容严重错误,造成非常严重的感情伤害,“在此深刻检讨,诚挚道歉”。不过,声明未有平息舆论,有网民挖出罗昌平过往的言论,包括用“蛋炒饭祭日”来形容毛泽东儿子毛岸英的忌日;又曾写信给台湾导演戴立忍,被网民指曾“旗帜鲜明”支持台独。罗昌平的微博帐号一度被打上禁言标签,直到周四帐号突然消失,只显示“由于博主设置,目前内容暂不可见。”《澎湃新闻》周五指,海南三亚警方接获群众举报,周四已以“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作出刑事拘留,案件正待进一步处理。

周五(8日)海南三亚警方发通报,指目前已刑事拘留罗昌平。(海南警方微博)

 

政治学者:反映凡涉爱国话题不得批判或争论

悉尼科技大学政治学教授冯崇义周五(8日)接受访问指,现时中美关系紧张,当局希望借爱国电影鼓励国民为国家卖力。他认为从罗昌平一事可以见到,但凡涉及爱国话题,都不得作出任何批判或争论。

冯崇义:“现在中国人,特别是靠政府吃饭的人,是接受(中共)系统的洗脑。这种洗脑不是说,它给你灌输某种观念,大家都一定要灌输。这种洗脑是说,它不允许你去批驳、不允许去批判、不允许去作争论。罗昌平正是这种状况。你讨论的话,就会受到所有小粉红或者五毛的围攻,国家还可能会动用司法手段把你抓起来。”

就罗昌平对战争正义性的质疑,冯崇义认为,当局借《长津湖》来隐瞒当年战争的真相。他说,当局在未掌握好北方天气及在缺乏足够御寒衣物下把军人送上战场,最终令他们无法抵御极端天气,造成大量伤亡,但中央当局却包装成“为民为国”的事情。他又说,战争源于北韩金氏政权违反国际条约在先,但中国却出兵支援,认为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不过《长津湖》就将这些事实“颠倒过来”。

朝鲜战争结束多年以来,许多中国人没有听说过长津湖战役,因为这场战役的故事并不好听。可是为什么现在突然拍成电影大肆宣传?难道有重大考古发现?几年前美国也拍了一部『长津湖战役』纪录片,如实记录战役的起因,当事人的回忆,双方死伤等等,但是中国拍的这部,网友评论:“这么悲惨的历史拍成励志的英雄史诗,这种宣传手法,天下第一。”“美国的重叙事,中国的重煽情”。

郝建评论,“网上热议两个『长津湖』,一个是聚焦个体生命的惨剧,一个书写伟大国家的威风,泾渭分明。”

网络评论人:当局急需这场战争转移视线

中国网络评论人陈先生周五(8日)分析, 中国政局急需这场长津湖战争来转移社会对经济和政治的矛盾,巩固其领导层的权力,所以近几年来,但凡质疑这些“政治正确”宣传片的人都会遭到一系列的打压。

陈先生:“一些像长津湖的宣传片,进行战争动员的宣传片,会成为整个宣传领域的政治正确。凡是伤害到这种政治正确、大方向的, 就会导致一些过度地用刑事手段、各种各样的手段来进行一系列的打压,这已经成为中共这几年来掌控舆论的惯用的操作方式。”

长津湖战役虽然中方不宣而战搞突袭,但由于后勤跟不上,装备落后,士兵穿着单衣上战场,加上没有制空权,死伤极其惨重,毛泽东致信第九兵团司令宋时轮的亲笔信也可佐证:“东线伤亡4万多人,其中冻死冻伤就有3万多人,教训惨痛啊,大伤了我们的元气。“尽管,决定中国人参战的是毛泽东本人,毛泽东在这里表示怜悯是可疑的。

宋时轮的9兵团三个加强军12个师16万多人,长津湖战役结束20天后于1951年一月一日“回国休整”,已经溃不成军。据记载,4年后,军团番号被永久撤销。有人问:“时至今日,宋时轮第九兵团的灭亡在大陆所有媒体上一无所有,美军的强大更是一字不提,唯一宣传的就是让更多孩子学会无畏无惧,勇敢冲锋,死而后已。”

美国方面有关长津湖之战的记载非常清楚,美国陆战队一师在元山登陆时23533人,从12月24日兴南港完全撤离时有19362人,总共阵亡604人,伤重死亡114人,失踪192人,受伤3485人,非战斗性伤亡7338人。

中方的统计是一笔糊涂账,但也能见端倪。中国方面中共党史出版社的『开国第一战』记载“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减员28954人,冻死1000余人,冻伤后救治无效致亡者3000余人,减员总数48156人”,BBC援引的资料认为,外界估计总损失介于4万到8万之间。

中共刘伯承元帅在南京军事学院的一次讲话里说过:长津湖一战,一个兵团的兵力围住美国陆战一师,没有能够歼灭,也没有能够击溃,付出了10倍于敌人的代价,让美军全建制地撤出战斗,还带走了所有的伤员和武器装备。他没有提到:陆战一师不仅带走了伤员和武器装备,包括105,000名士兵、17,500辆车辆及350,000吨物资,他们甚至还带走了98,000名平民。

历史已经证明,甚至中国官方的媒体也承认,朝鲜战争是金日成挑起的。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5月4日刊登侠客岛文章“你批评中国的言论很无理“说,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20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

北京方面几十年一直不提长津湖战役,盖因并未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而且付出巨大代价,没想到,现在突然拍成电影宣扬。

有网友说,如果说北京胜利了,从南北韩从此彻底分裂来说,北京胜利了,分裂出一个贫穷,专制,人民没有自由的朝鲜。说不定朝鲜人将来知情了,都要恨北京帮倒忙,让他们受了这么多年苦。

罗昌平评论的后半部分也是这个意思:”至于这场战争,不必作过多的评价,看看现在的朝鲜和现在的韩国,所有答案一目了然。“

高峰评论:当年联合国不出兵,韩国人就过上了朝鲜人的生活;如果中国不出兵,朝鲜人就过上了韩国人的生活。

根据1999年出版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中国先后入朝作战的总兵力近190万人。中方伤亡人数一直存在争议,但无论哪种统计方法,都能显示出中国参战的惨重代价。纽约时报报道,中国军队重大损失的细节多年来一直被保密。根据习近平去年引用的官方死亡人数,有19.7万名中国士兵死亡,尽管历史学家普遍认为这个数字要高得多。

据美国方面统计,在朝鲜战场上阵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为40万人以上、负伤48.6万人及被俘21839人。“美国战役纪念碑委员会”在美国华盛顿“朝鲜战争老兵纪念碑“上刻有54246的总死亡数字,包含因车祸等原因死亡的1万余人,现在这组数字依旧刻在纪念碑上。

罗昌平历任《中国商报》首席记者、《新京报》深度报导部主编,以及《财经》杂志副主编,曾多次发表涉及官员贪腐的调查报道。至于《长津湖》作为中共建党百年的贺礼片之一,被官媒赞称“战争电影巨制”。该电影投资额高达13亿元人民币,讲述韩战期间的长津湖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与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的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