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文件”揭全球领袖海外秘密财富和交易

潘多拉魔盒打开了,跳出来的不是魔鬼,是权贵和富翁在避税天堂藏富的秘密。150多家国际媒体组成的『国际调查记者同盟』10月3日公布『潘多拉文件』,披露35位现任及前任国家元首,300多位公众人物,以及130个亿万富翁境外隐匿资产、逃税的秘密。

600多名国际记者合作的调查报告起名『潘多拉文件』,参照古希腊神话中那个著名的潘多拉魔盒。记者们以从14个金融服务机构获得的1190多万份秘密文件作依据,披露了29000多家离岸公司的秘密。这是一项史上最大的新闻合作项目,对金融保密情况进行最大规模的揭露。来自117个国家的600多名记者审视了1190万份文件,共同发布了这项调查结果。

据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称,“潘多拉文件”显示,权贵是最可以结束离岸资金系统的人,反而却从中受益,将其资产藏在隐蔽的公司和信托中,而他们的政府却对减缓全球非法资金的流向不闻不问,让犯罪分子致富,致国家陷入贫困。

文件显示,包括捷克总理,约旦国王,肯尼亚和厄瓜多尔总统等人在离岸公司均隐匿大量资产,其主要目的是为了避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逃税天堂”至少设立了30多家离岸公司,通过这些离岸公司,国王动用一亿零六百万美元在英国和美国购买了14处豪奢物产。捷克总理巴比什则把2200万美元放入影子公司,随后通过这些公司在法国南部购买Bigaud城堡。厄瓜多尔总统拉索竟然把数量不清的庞大资产隐匿在美国达科他州的信托机构。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通过设在外国的一家公司完成购买伦敦一处房产;法国前财长,在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任上因性丑闻丧失政治前途的斯特劳斯卡恩,通过一家设在摩洛哥的免税公司转移了上千万美元。

在有些国家,这种行为不受司法追究,但是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把这些领袖人物信誓旦旦要反腐的演说与他们在避税天堂藏富的不端行为并列展示出来,比如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多少次宣示在本国打击腐败、迫使官员公布个人财产的决心就是最有说服力的一例。事实上,潘多拉文件披露,肯雅塔在巴拿马拥有一个基金会,他家中数位成员在这一称之为基金会的离岸公司中拥有3000多万美元。

调查报告还证实,新的避税天堂正在向寻求隐匿财富的客户张开双臂。一些金融中心正在取代旧日的藏富宝地。比如小强国新加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或背背靠超级大国的领土,诸如中国的香港、美国的南达科他州、欧盟的塞浦路斯等,它们对国际压力不太敏感,享有更大的宽容度。迪拜的酋长国得益于高度发达的金融中心,又得到阿联酋王室的保护,也成为寻求藏富的宝地。

据指出,离岸公司控制的资产高达113000亿美元。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家族遭“潘多拉文件”揭露涉72境外公司

香港《立场新闻》参与了这项调查,发现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华及其家族成员,涉及至少72间离岸公司。董建华本人拥有当中7间离岸公司,而其中一间拟用作开设滙丰银行帐户,处理估计价值100万美元的流动资产。

“潘多拉文件”也显示,董建华的幼子董立新透过一间离岸公司,拟开立中国银行帐户。至于董建华胞弟董建成,亦涉以 4 间离岸公司持有银行帐户,并以另外两间持有山顶及浅水湾两处豪宅物业。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曾透过前任特首办向董建华查询,其本人及家族涉及的离岸公司用途为何,与其政协职务是否相关,获回覆指查询与该办公室无关,因此没有回应。

揭开欧非精英的神秘面纱

英国前首布莱尔几过去十年来强调反对避税行为,但这份泄密事件显示,当他和他的妻子从巴林工业和旅游部长扎亚尼(Zayed bin Rashid al-Zayani)的家族手中买下一家离岸房地产公司时,他们得以拥有一座价值880万美元(760万欧元)的大楼。

藉由通过购买公司股份,而不是直接购买大楼,布莱尔和其妻子能避免支付总额为40万美元的财产税。

布莱尔夫妇和扎亚尼夫妇都表示,他们最初并不知道对方参与了这项交易。布莱尔说她的丈夫没有参与这项交易。该公司现在已经关闭。

另外,“潘多拉文件”中也能看到亿万富翁捷克总理巴比什(Andrej Babis),他在2017年因承诺打击腐败而成为总理。

揭露的记录显示,2009年,巴比斯向多个空壳公司注资2200万美元,在法国买了一座庄园,且没有申报。该庄园拥有桌球室、电影院、游泳池、健身房和桑拿室。巴比斯没有回应评论的请求。

另外,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2019年当选连任前,出售了他在一家秘密离岸公司的股份。他也没有回覆评论请求。

肯尼亚总统肯雅塔(Kenyatta)来自肯尼亚最知名的政治家族之一,他曾以反腐败为竞选纲领,敦促政治透明,但泄露的记录却显示,肯雅塔和他的母亲是巴拿马的一个秘密基金会的受益人。根据记录,其他家庭成员,包括三个兄弟姐妹,拥有五家离岸公司,资产价值超过3000万美元。肯雅塔和他的家人没有回复评论的请求。

130多名亿万富翁

捷克民粹主义领导人巴比斯并不是唯一被曝光的亿万富翁。来自土耳其、俄罗斯、印度、美国、墨西哥和其他国家的其他130多名富豪皆持有离岸账户。

像是被福布斯列为加拿大第二大富豪的台湾裔加拿大人蔡崇信,是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之一,也是其第二大股东,身家估计有 145 亿美元。作为加拿大籍,蔡崇信不能直接投资于中国的科技、媒体及某些行业,他便透过一些在税务天堂注册的附属公司来持有阿里巴巴股权。

“潘多拉文件”记录指出,蔡崇信的名字出现在包括于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和巴拿马在内的离岸避税天堂注册的至少十几家公司中。

参与调查报道的《多伦多星报》邀请德国维尔茨堡大学中国商业与经济系主任费舍尔(Doris Fischer)审视相关文件,他认为文件显示蔡崇信在构建阿里巴巴的复杂离岸业务结构中,担当重要角色。

费舍尔说:“很明显,他在利用这些结构,利用避税天堂提供的这些机会,来完成他为阿里巴巴所做的IPO等任务。”

约旦国王隐藏资产

“潘多拉文件”也揭露了超过29000家离岸公司的真正所有者。其中一些公司被用来隐藏银行账户、私人飞机、游艇、豪宅以及毕加索和班克斯等人的艺术作品。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在“阿拉伯之春”期间,通过离岸公司在马里布购买了三套海滨豪宅,总价为6800万美元,当时约旦人正在街头抗议政府腐败和国内高涨的失业率。

“潘多拉文件”发现约旦国王(海报)在英美秘密拥有 14 座豪宅。

国王的律师在一份声明中强调,国王没有滥用任何公共资金。他们断然否认透过离岸公司拥有任何不当的财产。秘密文件还揭露了摩洛哥公主哈斯娜(Lalla Hasnaa)是一家空壳公司的所有者,该公司在高档住宅区购买了价值1100万美元的房屋。

土耳其富商伊里卡克(Erman Ilicak)被查出与两家离岸公司有联系,这两家公司在2014年以其母亲的名义上市。两家公司都持有其家族建筑集团的资产。根据保密的财务报表,其中一家名为Covar Trading Ltd.的公司在其运营的第一个完整年度中获得了1亿多美元的红利收入,这些钱被藏在一个瑞士账户中。

伊里卡克的公司Rönesans Holding负责为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建造有1150个房间的总统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