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水的爱丁堡国际图书节沉淀了精华待复苏

                     ———专访尼克.巴雷总监

中华时报/中时网(赵雪湄)今年的爱丁堡艺术节,因为疫情的原因,从各方面都大大缩小了线下规模;或者可以从另外一个积极的角度这样描述:经历了一年多的疫情停办,今年的爱丁堡艺术节,再度启动了审慎的小心翼翼但却坚实的线下脚步。无论是图书节还是艺术节抑或艺穗节……
“今年比以前的规模缩小了10倍。来访书友都需保持着1米以上的间隔距离。我们一共组织了275场活动,每一场都邀请1-2名作者举办讲座(包括线上和线下),疫情之前每年都组织一千多场活动,今年只有四分之一,以前的访客读者大约25万人左右。今年只有大概十分之一。一切都缩小了”,像个迷你版的图书节。
爱丁堡国际图书节总监兼2021年度CEO尼克.巴雷,有些怅然又如数家珍地告诉我。他从2009年至今12年里,一直担任图书节总监,并于今年肩负起CEO的职责。爱丁堡艺术节共包括11种节日,图书节,艺术节,艺穗节,爵士乐节等……今年图书节首次变换了地址,虽然面积小了不少,但环境雅致,清幽舒缓;内设剧院,以供讲座;外设大屏幕,更多书友可以稀疏随意地就坐观听。
“今年邀请了300位作者,其中一百名来到爱丁堡现场,另外2百名通过线上与读者们见面,有蜚声国际的大作家,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有携处女座却反响不俗的新秀;还有曾经或正在执掌大权的政客作家,如高登布朗、斯特金、埃德.米利班德、希斯洛普等”……
巴雷总监继续说到:“推特,脸书等等社交自媒体,经常是分割的,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图书节就像出版和写作界的奥运会,人们带着各自的作品和观点,却可以在这里百花齐放,开诚布公,坦诚交流。无论是作者还是书友,彼此探讨,直抒对世界的态度与思考”。
回顾一年多的疫情岁月,巴雷总监十分感慨,认为最难的时期要算2020年3月-7月,以及2020年12月直到今年5月这两个阶段了。即便今年封锁解除后,仍有诸多严格限制,直到8月9日全面解封苏格兰,8月14日才开始举办今年的图书节。当时不知道多少作者读者能来,不知道他们是否进入图书节新花园,不知道他们是否会进入里面的剧院……一切都不可预料。不得不缩减了很多项开支,许多事情都到最后一分钟才见分晓。:“这是我12年最难的时段,在家工作了好多天。我们做了最好和最坏二手准备:最坏的也就是全回到线上”。
巴雷总监讲了一个小故事:他们有一位重要员工疫情前夕找到一份多伦多的新工作去赴职了。于是图书节通过招聘,又在澳大利亚物色了一位新人,但此时疫情严重已经不通航班,新员工过不来,而图书节开幕在即,于是只得每天通过zoom交流,原本线上工作也习以为常,可澳大利亚与英国有十一小时时差:“每天我们下午3点开会,她那里后半夜2点参加”。即便如此艰辛,图书节依然是如期举行了。
2020年虽然全面改为线上图书节,却依然得到了全球反响,27.5万人上线,只有四个国家未参与:北朝鲜、中非共和国、古巴和尼加拉瓜。巴雷总监表示今年线上线下融为一体,更加丰富多样。希望开个好头,然后明年更进一步、渐渐在2023、2024恢复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