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恐袭20年 世界舆论感叹–谁为“反恐战争”买单?

九一一恐袭事件整整二十年,二十年后,当年被击溃的伊斯兰极端政权塔利班重返喀布尔,世界好像回到了从前?2001年9月11日,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在美国发动恐怖袭击,造成3000人死亡,美国在数周后空袭阿富汗反击,这场“反恐战争”持续了20年,全世界都付出了代价。而九一一发生时惊人团结的美国,现在却严重分裂。911二十周年之际,世界舆论感叹不已。

2001年,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基地”(Al Qaeda)炸毁了象征经济实力的世贸中心,并袭击美国军事力量的中心五角大楼。由本拉登指挥的恐怖份子,只用了一把裁纸刀,就把民航客机变成武器。

911袭击已经过去20年了。在纽约曼哈顿,新的世贸大楼耸立在天际线上,下面是911国家纪念馆,纪念恐袭事件中的3000名遇难者。这个城市逐渐走出了恐袭阴霾,现在的居民比2001年更多,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经济一直蓬勃发展。

2001年9月11日,当两架航班穿入世贸中心双子大楼,美国正处于世界唯一超强的峰巅。携着冷战胜利的光环,繁荣的经济以及在发动数码革命后拥有的超级新技术,美国强大到似乎在世界之巅坚实地驻扎下来。然而基地组织在那个早晨对纽约、华盛顿五角大楼、宾夕法尼亚发动的袭击改变了美国,美国反应的方式改变了世界。

新千年才刚刚开始,19名劫机犯在炎热的蓝天下划出一道血线,一堆灰烬,把美国和世界拖进一场新的战争,一场反对把野蛮行径伪装成神圣使命的极端伊斯兰意识形态的全球战争。这似乎是一场没完没了的无法打败恐怖分子的战争,因为只需有一个恐怖分子重新拿起一把刀或者引爆自杀腰带,但是我们同样一如他们一样不可战胜,因为他们的任何一次恐袭,即便是最恐怖的恐袭,也没有动摇我们的信仰和价值观。

不过,美国应吸取教训的角度着眼,自从偷袭珍珠港未曾再在本土遭遇如此袭击的美国人遭遇强震,巨大的爱国主义情绪让他们同仇敌忾,美国人差不多把一切都交给他们的领袖决定。受到拥有救世信仰的新保守主义意识形态影响的小布什总统发动“反恐整体战争“,这场战争应该把美国带向一个远比摧毁恐怖组织更远大的目标。

实现了两个目标:基地组织再也不能在美国本土发动袭击;十年搜寻,该组织的头目本拉登被美国突击队在巴基斯坦击毙。然而其余的则是一连串错误判断,国家谎言,没有很好安排的军事行动,有时狂妄自大和无知如影随形。取得了短暂的军事成功,比如2001摧毁塔利班政权,2003挺进巴格达,之后,一连串跟随的却是失败的占领以及数万人死亡。

阿富汗战争以塔利班重返喀布尔而狼狈告终,伊拉克战争以虚假的隐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借口启端,让整个中东划入混沌,世界至今还在承受着后果,小布什与他的班子对此应负有重大责任,然而,他于2004年再次当选。

同样严重的是否认被视为美国民主基石的法治国家的价值观,建立打击恐怖主义的法外制度,使用中情局秘密监狱和关塔纳摩集中营,酷刑以“强化审讯”之名常态化,将成为美国难以擦去的污点。这些违法行为,包括在完全无法无天的空间里将嫌疑人拘留数十年,例如美国在关塔那摩的海军基地,以及,用无人机射杀恐怖嫌疑人。

在美国内部,2001年9月惊人团结,今天,催生特朗普的美国社会严重分裂。

小布什发动的“反恐战争”成为了一场边缘战争,一场“在时间和地理上都没有准确定义的战争”。

正如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研究所的美国专家蒂姆(Johannes Thimm)所定义,它是在全球范围内发动的。布朗大学“战争的代价”研究团队由50多名学者丶法律专家和人权活动家组成,根据他们的计算,美国政府正在总共85个国家实施反恐措施,而在所谓的“反恐战争”中,共有近93万人直接因作战行动而死亡,其中近40万人是平民。

2010年,维基解密披露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真实面目,震惊全球。其中一段“附带谋杀”(Collateral 9Murder)影片,公开了美军2007年在巴格达空袭时射杀平民的情况。

小布什的美国想用武力重塑世界,拜登想让美国回家。20年之后,美国被自身的错误以及新起的挑战者削弱,撤退是为了重新部署力量出发。美国的单极时代虽然已经过去,但它却保留了军事、技术和财政优势。就像一个昏昏沉沉遭遇许多打击的拳击手拒绝放弃比赛,走出擂台重获力量。希望这个阶段能对二十年发生的错误进行分析和总结。

但在美国丶中东的大部分地区和阿富汗,一切都不再一样。塔利班回来了,最近在喀布尔机场的一次疏散行动中,一宗恐怖袭击造成约170名阿富汗人和十几名美国士兵死亡,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对此坦诚犯案——20年前这个组织还不存在,它的出现与“反恐战争”的开展方式息息相关。

德国历史学家伯恩·格瑞纳(Bernd Greiner)分析指,最初的ISIS战士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侯赛因的旧军队。“我们非常清楚,IS的崛起是2003年前伊拉克总统侯赛因倒台的直接结果,它被美国解散了,这使得数十万年轻人流落街头,没有就业前景,这种事情是激进化的孵化基地。”

根据“战争的代价”,20年的“反恐战争”已经让美国付出了8万亿美元的沉重代价。这可以轻松地支付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基础设施计划数倍的费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专家格雷纳认为,“美国通过这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的疯狂支出,已经大规模地损害了自己”。

美国历史学家韦特海也认为,“美国本可以将其庞大的人员和资源,用于许多其他有价值的项目,而不是对911事件做出破坏性的反应”。

二十年后世界似乎重回原点,塔利班重掌政权,美国被战争拖得筋疲力尽后撤出,法国,正对2015年11月13日恐袭事件进行“世纪大审判”。但是,“我们不能低头”。

恐怖分子对无辜平民自以为荣的“圣战”暴露了我们的虚弱,但也凸显了我们的强大,它让我们陷入不可以失败的文明冲突。二十年来,我们知道了只要我们的社会接受这场斗争,对内如同对外就足以抵制伊斯兰病毒,我们唯一的失败就是因为软弱或反复无常,自己给自己施加失败。

美国总统拜登哀悼在911击袭中的遇难者,他在录影片段中表示,911事件的核心教训,就是在最脆弱的时候,要展现团结及韧性,拜登承认,过去在针对美国穆斯林的恐惧、愤怒和憎恶,扭曲美国的团结,他强调,团结不代表要相信同样的事情,但要对彼此和国家保持基本的尊重和信心。

(本文作者:曾晓辉)

評論文章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