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媒力捧李光满的“雄文” 那作者又是谁?

中国官媒日前纷纷转载一篇“雄文”,猛看会以为是翻出来的一篇文革时代的旧文,口气,语调,都很毛式,激情澎湃,杀气腾腾,作者拍手称快整治赵薇:“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有网民说“看完后背发凉”。

中国官媒齐转发了李光满的文章,有学者认为是“二次文革”的前兆。

作者为李光满的文章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包括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中青在线、中新网、环球华等主要官媒纷纷转发,待遇犹如文革时期的“两报一刊”社论。有人形容文章如同文革的“第一张大字报”,来头不小,势头不小,簇拥着一种阴暗、压抑的邪气。

自去年十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一番批金融管制言论引发习近平不快,蚂蚁金服紧急叫停上市后,中共先对唯恐尾大不掉的网络巨头下手,“反垄断”,查滴滴,打击教培,打击私企和网络巨头,这两天居然把矛头对准知名演员和文化名人,出演『还珠格格』成名的赵薇一夜之间,据指其主演、导演的各种影视作品在许多平台上都被下架,『还珠格格』演员名单竟然抹去了她的名字。罪过是什么?不清楚,可能与阿里马云关系密切,可能她也是金融大鳄?高晓松也被指与阿里脱不了干系,还有可能是犯了习近平所说的历史虚无主义大忌?也有人分析这是不能让“明星文化”等散播自由毒素的“西方意识形态有生存空间”,妨碍一统思想。

一些分析认为这可能是发动第二次文革的信号,文革开始毛先是对文艺界开刀,打倒那些表演“帝王将相”的演员,批戏剧『海瑞罢官』,然后再把自己的对头,党内敌人刘少奇等人一个个打倒。

李光满预感习下令“反垄断”到推出“共同富裕”,再到整治“娱乐圈饭圈”,显示“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

作者字字替代人民,“这是一次从资本集团向人民群众的回归,这是一次以资本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也是“向着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回归”。文章越写越凶猛,杀气腾腾:“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色回归。”

文章将蚂蚁集团、滴滴公司称作“大买办资本集团”,“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对立面,走向了人民的对立面”,是需要清除的“社会毒瘤”。作者甚至把赵薇、高晓松说得十恶不赦,赵薇“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应该从中国公众视野中消失”,“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高晓松“胡扯乱谈历史,崇美跪美,忽悠了一批中国人成为他的粉丝”。

中共中纪委网站8月31日随即发文配合,抨击演艺圈乱象是资本驱动“饭圈”文化,文艺是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不能由资本无序扩张等等。

有分析认为,这种恐吓和攻击,扩大打击面,甚至无情打击,恨不得置人于死地的文革思路再次泛滥,与习近平的毛式思维,以及对有一天突然失去权力的恐惧不无重大关系。9月1日,习近平在中共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再次大谈“斗争哲学”,习近平说,共产党人就要“讲斗争”,原则问题上绝不能退让,“否则就是犯罪”。他还说,对共产党人来说,“好好先生”并不是真正的好人,奉行“好人主义”的人没有公心、只有私心,没有正气、只有俗气,好的是自己,坏的是风气、是事业。

习近平否定“好人主义”,“好好先生”,标明“我将无我”,什么样的人才合乎他的标准呢?就是“对党忠诚”,“做明白人、老实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一句话,对习近平绝对忠诚,对他人,敢于无情斗争。

斗争斗争,中共建党百周年,整死、害死、斗死无数人,还嫌不够,李光满还在替主子呼吁“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色回归。”

那李光满又是谁?

根据网上公开的消息,他是察网专栏作家,高级编辑,原《华中电力报》总编辑。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在我们眼中,李光满的思想,与毛主席的最接近。2019年12月26日,他在《乌有之乡》以《人生一甲子,归来是少年!》为题撰文指出:“12月26日,也是我的生日,能与毛主席同一天过生日,我感到无比的幸福!今年的12月26日又与以往有所不同,今年今日是我年届六十、退休回归社会的日子。虽然时间不可重溯,人生不可重渡,但因为‘李光满冰点时评’这个公众号而使我有一种归来仍是少年的感觉,不畏强豪,敢于直言,乃是少年心性。”

可见,李光满出生于1959年,且在退休前已经打理自己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了。他7岁上小学时,正好文革爆发。

但实际上,他在体制内可能混得也不太顺畅,可以说是在“尘埃”中度过了他的壮年时期:“ 从1987年到1995年,在华中电力职工大学工作,这是我一生中最无所事事的八年,也是最痛苦、最苦闷、最无聊的八年,可以说,这八年除了身体生病、心情难受,其它什么记忆都没有。”

而后的日子,虽然他主政了《华中电力报》,但这份电力系统的报纸,从1995年10月1日起试刊,到2012年停刊,也只活了17年,李光满此后职务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