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大举撤离中国和香港 人大紧急叫停香港落实《反外国制裁法》

香港維港

在北京召开的人大常委会会议,未有如外界估计,表决通过将《反外国制裁法》列入《基本法》,然后在港实施,人大常委称暂不表决会令法律实施更有效果。香港周五(20日)恒生指数承接过去一个的跌势,失守25,000点水平,一度跌逾700点,收市报24,849点,中概股继续被抛售。

中国人大常委会在北京召开四天的会议,周二(8月17日)会议开幕日,有讨论将中国的全国性法律纳入港澳《基本法》实施的议程,中央电视台当日在新闻联播也有报道。但政治学者和评论员都相信,北京评估经济状况和衡量风险后,由高层急叫停表决。

出席会议的人大常委谭耀宗周二向媒体确认,会议提及的全国性法律是《反外国制裁法》,他当时表示,文件认为做法具迫切性和现实意义,相信会在周五(8月20日)的表决。

但到周五闭幕日 ,参与会议的谭耀宗回覆传媒查询时表示,人大委员长会议决定暂不表决,要对有关问题继续进行研究。谭耀宗表示,今次的做法,会令反外国制裁法更有效果。

特区政府回应事件时表示,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以香港利益为依归,又说,北京一直关心香港特区发展及香港市民的福祉,特区政府会全力支持、执行及配合有关决定。

评论:反制裁法若实施会增加在华外资的担忧

大陆财经界统计,2021年1月1日至8月17日,大中华股市,即包括A股、港股、美股中概股,整体市值净减少7.09万亿人民币,若然今年全年GDP增速刚好7%,“可粗略理解今年是白干了”。

除了美资基金,最近德意志银行亦抛售在香港股票市场的热门中概股,报道指涉及资金达到2400亿港元。

中国金融学者司令指出,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即投资、消费、出口已表现乏力,其中消费和出口深受疫情和外国制裁打击,只能指望唯一较有力气的投资“马车”拉动经济,故更须确保防止香港的资金流失。

司令说:中国这些经济成绩单是差强人意,亦让外界认为中国寻求新经济增长动力的困难,是前所未有。他们不希望反制裁法加速令外资撤离的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倒。但中国又不得不将反外国制裁法提交到人大,让媒体舆论宣传一番,因为要打民族主义牌,中国又爱面子。只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中国官方过去一周公布的数据表现下滑。据中国财科院最新“2021年财政政策报告蓝皮书”,料今年GDP增速或在6.5至8%。十四五(2021-2025年)期间经济增速放缓至约5%,料财政支出仍面临较大压力。另中国统计局公布7月经济数据全面下滑,今年上半年全国逾30个省及直辖市中,除上海市外,财政收支几乎都存在“收不抵支”情况。

司令说:如果投资跟不上,三驾马车就没法拉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故中国不希望反制裁法进一步削弱中国经济动力诱因,亦保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减慢外资撤资,以便香港经济为中国经济输血。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北京近期倡议的多项政策,都令外资感到担忧,实施反政制法,造成实际伤创比能收的阻吓作用大,如再在港立新法律,担心外资会被吓跑。

香港经济学者罗家聪说:(若表决通过)中资到时要被迫跟随,就要放弃美元,在香港炒9成人都可能。你有什么东西是不涉及美元,港股是港纸计价,债汇商品全都涉及美元,资金8成都放在债市,都是涉及美金,9成都是美金。

对于港府回应人大今次延后决定时称,在《香港国安法》和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落实后,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仍稳健如昔。罗家聪并不同意,称自《港区国安法》实施以来,外国早已对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失去信心,外资撤离香港情况会持续。

政治学者郑宇硕表示,中美关系的紧张局面已持续一段时间,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的案件,对北京政策决定的影响不大,不会令人大常委会调动安排,相信是北京衡量外资选择后所作的决定。

郑宇硕:”东升西降这种说法即使能实现也是一个长期的趋势,不是目前的情况,财经金融实力来说中国实在是远远不及美国,所以北京官方将《反外国制裁法》适用于香港暂时搁置起来,最重要是香港金融界在过去两三个星期,游说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愿意考虑他们所遭遇到的困难,才有这个决定。”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表示,北京要评估法律在香港落实时,美国同香港需脱钩的风险,以及香港经贸地位的挑战等因素。现时《反外国制裁法》细节仍未公布,如果要在港实施,也要研究在港企业,面临外国制裁及中国反制裁时,如何作出商业决策、以及能否申请豁免等安排,官方需要再作讨论,确保法律能发挥作用,也对市场带来的冲击降至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