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最後一日出版 有市民買不到感失望 有學者料社會上激烈反對聲基本消失

外多名市民排隊購買《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今日最後一日出版,頭條以「港人雨中痛別,『我們撐蘋果』」為標題,亦包括一份12頁特刊,刊出多年來《蘋果日報》的頭版內容以及「給香港人的告別書」等。

告別書表示,無奈忍痛要跟香港人說再見,基於員工安全和人手考慮,決定停刊及停止新聞網站的運作。《蘋果日報》要向編採同事致敬,尤其在白色恐怖下,仍然撐到最後,並肩完成最後一天報紙出版及新聞網站運作。

告別書又說,讀者及市民在過去一星期為《蘋果日報》打氣,要為辜負期望致歉,希望大家珍重,一生平安,也盼望暫失自由的同事盡早獲釋,可以回家與家人團聚。

《蘋果》的網上媒體及社交平台,凌晨起亦先後停止運作。

有市民凌晨起,已經在旺角排隊購買最後一份《蘋果日報》,表示對報章停止運作感到不捨,認為事件反映本港新聞自由空間收緊。有人一次過購買100份。

有購買的市民表示,曾在該報的美術設計部工作,認為《蘋果日報》有公義,報章的結束代表今天的香港已不再是往日的香港,希望他朝一日《蘋果日報》可以再印刷出版。有市民說,一向不多閱讀《蘋果日報》,但認為事件反映言論自由被收緊,呼籲蘋果記者不要放棄。

有餐廳負責人在旺角買了100份《蘋果日報》,將會派發予未能購買的顧客,形容今天是歷史終結、悲傷的日子。有市民就在不同地點共購入約20份《蘋果日報》,打算分發予同事及留作回憶,他受訪時一時感觸,認為《蘋果日報》以往有為市民講真說話。有小學生說,知道今日是《蘋果日報》最後一日出版,因此特意購買紀念。

有市民表示,間中會閱讀《蘋果》,希望接收不同訊息再作比較,日後他會減少留意其他媒體,認為要有自己思想。另一名市民就表示,大埔寓所附近一帶的便利店,早上6時許已經售罄《蘋果日報》,到金鐘亦無法買到,對此感到失望,不滿政府凍結《蘋果》資金,令員工無法支薪。另一名無法買到《蘋果》的市民就對《蘋果》停止運作感到可惜及無奈,表示該報既有市場,亦有資金,但因資金被凍結而要停止運作,認為香港作為商業社會或國際金融中心,不應以此方式結束一盤生意。

報攤負責人形容,日後報攤缺少《蘋果日報》,有如「食飯冇咗碗飯」,估計影響三分一生意。有報販透露,平日只取貨數十份《蘋果日報》,但今日就取貨數十倍。

有《蘋果日報》港聞版女記者表示,感到很沉重、難過及可惜,因為覺得有些工作仍未完成,仍有很多新聞題目想寫,遺憾之中亦感到無奈及憤怒,覺得一間公司使命未完,不應該就此完結。

另一名員工形容,最後一夜是歷史性的一刻,盡最後努力做給讀者看,多謝讀者多年支持,感到心情複雜。

有學者擔心蘋果停刊後 市民發聲渠道減少

《蘋果日報》今日出版最後一日實體報紙,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表示,蘋果日報1995年創刊時顛覆報業生態,倒轉傳統做法,及後成功吸引讀者,引來其他報章參考仿效,創立「動新聞」嶄新做法,他形容是帶給港人珍貴的遺產。

蘇鑰機在節目表示,《蘋果日報》在歷史時刻扮演了重要角色,在監察社會上亦做得有聲有色,但同時亦有引來爭議,尤其在傳媒操守方面,之後調整做法,近年相關爭議已經減少,而蘋果早期的採訪手法,亦催生2000年初4個新聞界組織制訂記者守則。

蘇鑰機預料,《蘋果日報》停刊後,社會上激烈反對聲基本上消失,市民發聲渠道相應減少,擔心日後一些不同的聲音以及市民的憂慮將如何反映,報業本身已面對經營困難,蘋果停刊後很多傳媒界的人失業,亦不利新人入行以及新聞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