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冠军口水大战电视权威

Phil Lanning 孟宇)在罗伯.克罗斯本人的社交媒体遭遇“死亡威胁”后,他开始站出来力挺推特被禁的足球俱乐部。

当发现自己的形象再次出现在飞镖英超联赛时,这位2018年世锦赛冠军称已经厌倦了一直以来的执着坚守。

现年30岁的克罗斯上周一晚上复出参加了与苏格兰选手加里.安德森冠军卫冕之战。还在天空卫视抨击了权威评论专家韦恩.马德尔最近指责自己暂止参赛掷镖是无稽之谈。

克罗斯说:”如果我想停下比赛,如果我不想投掷靶心,我便去做。说实在的,我付孩子的奶粉钱,我为自己的一切买单,我对自己在台上的行为负责而不是别人可以左右的“。

没有人可以授意我按照他们的意愿去做,因为我为自己买单,如果韦恩.马德尔想要把他的意愿强加于我,那就告诉他替我买单,那样我就会为他马首是瞻。当他(韦恩.马德尔)给我孩子买奶粉钱时,我便会如他所愿,否则他的那些意见就是无稽之谈,无关痛痒。

我的社交媒体上有好多留言,尽是些诋毁我的形象,责骂我停止投掷第三镖的,我甚至收到了家庭死亡威胁,这简直太卑鄙了。

2018年我击败范格文和泰勒获得世界冠军时,没有人指责和诋毁我,我在最后一支飞镖打出之前暂停了,权威专家当时并没有在电视上批评我,反而说我在压力下超酷。

令人烦恼的是,有人说了什么,我经过分析,知道那是专家付钱指使做的。平心而论,没有人会介意负于建设性的批评,可有些言论并非建设性,而是无礼指责。可选手们受到的这些指责被肆意滥用,每位选手都对此深有同感。

社交媒体是有杀伤力的,我们都知道这一点。我有责任低调地使用社交媒体澄清,而不只是任由某些人无端指责,人们需要明白有时他们所说的话会引起社会问题。

真是太可惜了,因为绝大多数粉丝都很喜欢用它进行交流,我也喜欢其中的一些玩笑。我觉得每个选手都喜欢社交媒体这个平台,可悲的是有些人正在毁坏它。

我坚定地与遭受种族歧视的足球运动员站在一起。我坚定地与抵制推特账号已经一个星期的流浪者俱乐部,伯明翰俱乐部和斯旺西俱乐部站在一起。社交媒体需要用户验证。以便可以识别那些攻击滥用者。    其实答案特别简单,就像在线驾照。这不禁令人发问:为什么还不解决?

过去的一年,除了飞镖,我历经了失去亲人之悲,以及其他各种痛苦。当你不断处理来自其他方面产生的新问题时,会感到非常艰难。

克罗斯在首场飞镖英超联赛中,击败彼德.怀特,相信在经历了艰难的2020年后,他会变得更加冷静。他补充说:“显然,我对自己这一周的表现很满意,我战胜了彼德这个很难以应付的对手。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自己又能够把控自己,这个星期我把空的很好,我认为我变得冷静淡定了。

如果回顾去年的比赛,我是不稳定的;如果你看到我,并向我发问,我会感到那种不稳定,那就是我;而现在,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觉得自己时刻都在掌控自己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