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回应北京人大通过修改香港选举制度 民主党批倒退无助反映民意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星期二通過修訂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的議案,更改香港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制度,新增“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選委會、特首及立法會參選人資格,警方國安部門將會就參選人是否效忠等條件作出判斷,相關決定不得提起訴訟。

立法會議席由70席增加至90席,但是直選議席由35席減至20席。民主黨批評直選議席減少,香港民意可以進入製度的聲音大幅縮減,認為是民主倒退,形容是“傷感的一日”。有學者表示,新的選舉制度排除政府認為有問題的參選人,但可能會選出一些“忠誠的廢物”,無助社會穩定。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3月11日,通過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授權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改《基本法》附件一、二,即是特首選舉以及立法會選舉方法,以確保“愛國者治港”。

中國全國人大通過修改香港選舉制度

中國全國人大會常委會星期一、二(3月29、30日),一連兩日在北京舉行會議,討論修改《基本法》附件一、二的議案,更改香港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制度,星期二早上通過相關議案,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分別簽署主席令予以公佈,星期三(3月31日)生效。

在新修訂的選舉制度下,新增“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選舉委員會、特首以及立法會參選人資格,接掌以往由選舉主任負責的審查參選人資格工作。

根據人大常委會修訂基本法附件的內容,香港國家安全委員會根據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的審查情況,就參選人是否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作出判斷,並就不符合者向資格審查委員會提出審查意見書;資格審查委員會根據國安委的審查意見書,就參選人資格作決定,有關決定不得提起訴訟,即是不能上訴、不受司法覆核。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資格審查委員會的成員將由多名特區主要官員擔任,她又認為民主派亦有愛國人士。

林鄭月娥指資審會成員由特區官員擔任

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下午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會見傳媒。林鄭月娥表示,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確保參選者都是“愛國者”,亦是這次修改選舉制度的重要目的,她認為委員會屬於把關角色。

林鄭月娥表示,資格審查委會的成員將由多名特區主要官員擔任,她認為相關做法適當,因為主要官員有管治經驗,亦由北京委任,執行候選人資格審查工作時,不會顧慮會否受到外國製裁、起底等問題。

林鄭月娥說:“這個資格審查亦不是新生的事物,所以’資審會’的成立就是替代了選舉主任,因為其實選舉主任都被很多人詬病的。為什麼一件這麼重要的事,是交給一個公務員做,一個人來到決定(參選人資格)。由於過去亦都出現了一些起底、或者恐嚇,事實上要公務員單獨去承擔這個作為選舉主任的責任,亦都是愈來愈困難,所以就成立這個資格審查委員會。資格審查委員會我過去這段時間聽到很多人講,又要持平、又要中立、又沒有政治聯繫、又要不怕被人制裁,所以現在初步的看法,因為在本地法律所以可以同大家說,這個’資審會’的成員不會很多的,亦都會全部是由特區的主要官員擔任。”

不認為民主派等同不愛國

有記者問及,新的選舉制度之下,立法會議員參選人必須取得選舉委員會5大界別的最少兩名選委提名,而第5界別的選委是來自人大政協,民主派參選人怎樣能夠取得他們的提名,新選制是否變相趕絕民主派參選立法會﹖

林鄭月娥回應表示,有人將民主派等同不愛國,她認為相關說法對於民主派而言並不公道,她又認為民主派亦有愛國人士,“不會因民主就不愛國”。

林鄭月娥說:“這些問題就將民主派就等同’不愛國’,這件事情對民主派是非常之不公道,不少民主派的成員以前有、今日有,我相信未來都有,它們都是’愛國者’,他不會因民主就不愛國的,所以今次我們在這些設計上,都是希望’愛國者治港’,我相信無論是5大界別裡面的那一個界別,或者你提出的第5個界別,即是人大、政協或者是全(中)國性組織裡面的香港會員,它都是要求這個來問它拿提名的候選人,是一個’愛國者’而已。”

選委會人數增加但民主基礎倒退

新的特首選舉委員會人數由1,200人增加至有1,500人,由現時的4大界增加至5大界別,每個界別300人,但是選民基礎卻大幅倒退。

香港民主主席羅健熙表示,新選舉制度根據立法會直選議席席減少,香港民意可以進入製度的聲音亦有所取代,他認為是民主倒退,形容是“傷感的一日”(美國之音/湯惠芸)

現時第4界別中的立法會和鄉議局分組大致不變,但目前有117席的區議員全部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有76席的港九分區委員會、滅罪委員會和防火委員會代表,以及有80席的新界分區委員會、滅罪委員會和防火委員會代表,共156席,佔選委會超過一成。

新的選委會第4界別更引入有27席、名為“(中國)內地港人團體代表”但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未有透露更多有關這分組的詳情。至於目前屬於選委會第4界別的港區人大代表以及全國政協,被撥到將來新增的選委會第5界別。

選委會第5界別有人大政協分組之外,新增110席的中國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代表分組。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未有說明有關分組來自那些團體,不過早前已有消息透露,中國全國婦聯、青聯、僑聯、工商聯等中共組織都榜上有名。

民主黨批立法會直選議席減少是倒退

立法會的組成由原有70席,一半地區直選、一半功能組別;改為90席,分別由選委會、功能組別及直選產生,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將立法會90席分為40席選委會、30席功能組別,以及20席地區直選,即是地區直選議席由35席大幅減少到20席。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星期二下午會見傳媒表示,新成立的“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很奇怪,成員由主要官員組成,即是行政機關可審查立法機關參選人資格;警務處國安處可以就候選人是否符合資格提出意見,他質疑由警察參與審查令人震驚和難以理解。

羅健熙表示,立法會直選議席減少,香港民意可以進入製度的聲音亦大幅縮減,他認為是民主倒退,形容是“傷感的一日”。

羅健熙說:“我也覺得這個是對香港來講是很重要的一個轉變,將所有過去20幾年的一些民主進程,是一次過壓縮回去,這是非常之可悲的一件事情。我相信過去這麼多年,在香港一直是爭取民主,希望可以透過民意、可以透過選舉,去令到政府更加能夠貼近民意的朋友,爭取一個普選的朋友,這一日是一個非常之失望,亦都是令到大家很傷感的一日。”

呼籲香港人不要放棄追求民主

羅健熙表示,近年香港的政局出現問題,是由於議會無法準確地帶入市民的聲音引致,他舉例反修例運動就是製度無法反映社會聲音的結果。他認為北京將香港的民主進程更加收緊,將由民意代錶帶入議會的社會各界聲音會收到最小,他認為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他坦言民主黨參選的意慾減少,但他呼籲香港人不要放棄追求民主。

羅健熙說:“即是所有香港人我們無論大家是選還是不選,我們是會繼續在製度裡面還是不在製度裡面,我們都會繼續努力,因為我們很相信民主的製度、一個選舉的製度,是可以令到民意是最有效彰顯的一個方法,亦都是令到香港的社會整體是可以最好、可以解決到社會問題的方法,其實就是透過選舉,所以我們會繼續努力,繼續在不同的位置上面都是繼續努力。”

學者指新選製或選出“忠誠的廢物”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前助理教授、時事評論員黃偉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新的選舉制度排除政府認為有問題的參選人,但可能會選出一些“忠誠的廢物” ,甚至可能出現賄選等的問題,他認為無助香港社會穩定。

黃偉國說:“我想引用(北京學者)田飛龍那個’忠誠的廢物’,即是我想就算你是一個’愛國者’,不代表你精神狀態正常、智力正常,或者一個道德操守正常的人,所以我想表面上是將一些異見人士清除,以為是作為一個成功達標的目的,但是問題關鍵就是說,因為現在政府用很多方式,不讓記者去查冊,或者甚至對於傳媒打壓,反而是造就了一班可以用一些不法、或者非法手段的一些政治勢力,可以透過官方的庇蔭是進行一些賄選、或者是一屋16夥(種票),或者一些不法事件是會不斷發生的。 ”

對於有意見認為,香港人可以透過投白票或者廢票,表達對新選舉制度的不滿,黃偉國表示,擔心港府可能預視這個情況出現,加強投票站的監控,他又認為選民不一定要投白票或者廢票,不出來投票令新選制下第一次立法會選舉出現極低投票率,亦可以反映新選制沒有認受性。

黃偉國說:“視乎政府會不會預視到這樣的情況(投白票或者廢票),是用所謂國安法來懲罰一些投白票的市民,甚至會不會透過一些監控手段去監視市民,所以不可以忽略當政府都預(料)你們投白票的時候,我想投票率低亦是反映選舉沒有認受性。”

港大學者指新選制是民主“突然死亡”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星期二在Facebook帖文,指出北京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四大荒謬”。

陳祖為表示,新選舉制度的首個荒謬之處,是選舉委員會的部份議席,竟然可以由政府委任的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地區防火委員會,取代地區直選產生的區議會。

陳祖為表示,第二個荒謬之處,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參與審核特首候選人的資格,該委員會由特首主持,“亦即是現任特首審核他的挑戰者或承繼者的資格,角色衝突極之明顯”。

陳祖為表示,第三個荒謬之處,是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得提起訴訟,“這是明顯違背程序公義”。陳祖為表示,最大的荒謬是由1980年代《基本法》草擬的大規模民意諮詢,變成現在無限大的主權單方面改變香港政治的遊戲規則,他形容是“撕破高度自治”的承諾,如今,不僅沒有循序漸進,連“循序漸退”也說不上,這是“突然死亡”。

由於香港立法會需要就新選舉制度進行本地立法程序,特首林鄭月娥表示,修改選舉制度的本地修例工作完成後,目標爭取今年9月舉行選委會選舉,12月舉行立法會換屆選舉,明年3月舉行行政長官選舉,至於現屆立法會將運作至今年10月中下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