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举新规尘埃落定 民主派很难取得提名

中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法案,修改有关香港特首和立法会选举办法的《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修改香港选举立法会议员和行政长官的方法,同时增加立法会和选举委员会的议席,但外界留意到,许多改动都针对非建制派原本或可能占优的界别,作出压缩甚至完全取消。

中国全国人大十三届四次会议早前于3月11日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根据该决定,中国人大常委会被授权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附件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

人大常委会周二(3月30日)全票通过上述方案。香港政府随后将根据修改后的附件一和二,修改香港本地法律。

选委会的改变

根据官方发布,负责选举特首的选举委员会增加300名成员至1500人,并从原有四个界别增加为五个,除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香港代表外,加入一些中国全国性组织的香港成员。

许多原有或预计可能由民主派控制界别的议席都被减少或完全取消。其中,民主派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大胜后,外界预计民主派会取得选委会中大部份区议员所占席位,总数多达100余人。但在修改后的方案中,区议会界别被完全取消,改为由分区委员会、扑灭罪行委员会等地方组织的部份成员兼任,总共占156席。这些地方组织的成员本身都是由政府委任,一般选民无法决定它们的成员。

来自香港的人大常委谭耀宗在议案获得通过后形容,称这是要反映《基本法》的精神,让区议会“去政治化”。

修改后的选举方案也将部份界别合并,例如医学界和卫生服务界原本在选委会共有60名成员,但修改后合并成医学及卫生服务界,只有30名成员;社会福利界原有60名成员也被减至30名成员。民主派此前在这些界别取得大多数席位。

另外,方案也要求一些界别部份委员由中国全国相关机构的香港成员产生,例如法律界30名委员中有9人需要由中国法学会香港理事中提名产生,原名资讯科技界的科技创新界中一半委员需要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香港院士中提名产生等。

除中医界和内地港人团体代表界外,方案中有这种特别规定的界别,大多是针对之前被民主派人士控制的界别。

立法会的改变

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修改方案也大幅改变了香港立法会议员的选举方式。立法会从70席增加至90席,其中40席由选举委员会成员出任,其余议席分别由30名功能组别议员和20名地方议席议员担任。

参选人须先通过香港政府属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审查,方案也明确规定,公众不得就委员会作出的决定提起诉讼。参选人之后需要在选举委员会五个界别中,从每个界别分别得到最少两人、最多四人的提名,才可以参选。参选地方议席选举的参选人同时需要得到最少100个参选选区所属选民的提名。

受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大胜影响,外界原本预料民主派可以取得立法会中六个与区议会有关的议席,但修改方案将这些议席全部取消。民主派控制多年的资讯科技界,在更名科技创新界后改为要求登记选民以所属公司或组织的名义投票,香港媒体预期这对民主派不利。

人大常委会这次的决议包括修改《基本法》涉及特首选举办法的附件一,和涉及立法会议员选举办法的附件二。两者的修改都需要获得三分二立法会议员通过、特首同意、再将经修改的办法上报人大常委会批准或备案。

大部份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早前辞职,抗议北京当局取消部份议员的资格,令立法会现任议员绝大部份都属于建制派,预料将通过修改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的选举办法。

民主派除专业界别外 很难取得提名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说,选举制度的改动,要求立法会参选人要取得5个界别的选委提名,形容是「相当紧」的参选要求,相信民主派除了专业界别外,很难取得提名。民主派如无法取得中央信任及放行,未必有机会入闸。

他说,即使民主派获中央放行、有意愿参选及顺利入闸,但立法会议席中的地方选举议席,在选委会的加入后,已被严重「沟淡」,加上可竞争的地区选举议席大减,民主派最乐观及最多只能取得六分之一的议席,在议会内的影响力会大减。

蔡子强说在新的选举制度下,中央大幅提高选举的安全系数,将与中央和特区政府关系密切的组织加入体系内,地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及防火委员会委员的代表在选委会中占的人数,大幅多于如法律等专业界别,形容做法滑稽,亦反映中央只以安全为首要考虑,不介意选委的民意认受性及代表性。

他表示,经过今次改动后,相信另一批红色精英会争取选委会的议席,随着地区选举的重要减少,以地区选举为主的建制派力量,例如民建联,影响力及价值亦会大减,会否成为「弃婴」仍是未知数。

据新修订的基本法附件一,选委会第四界别再无区议员代表,但加入一些地区组织代表,包括分区委员会、地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地区防火委员会及内地港人团体代表。

本身是沙田区议会副主席的18区民主派联络会议召集人黄学礼认为,有关改变会削弱选委会的民意代表性,因为区议员是民选产生,灭罪会等组织成员则是由当局委任。他说,可能北京认为区议员现由民主派主导,不想民主派影响到选委会的组成或决定,因此要「封杀」。

前年区议会选举未能连任大埔区议员的经民联成员罗晓枫,现时是大埔区防火委员会委员。他认为当局委任地区组织成员都会考虑他们是否有代表性,成员包括现届区议员,亦有参与地区服务的人士,例如大厦法团主席或妇女团体主席等,板块上有足够的广泛代表性。

罗晓枫说,18区中大埔及北区没有分区委员会,选委议席分布上可能会有不公平情况,政府需要留意。

邓中华:爱国者治港绝不是说不能对特区施政提不同意见

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港澳办副主任邓中华表示,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主要是为堵塞现行选举制度中存在的漏洞和缺陷,构建一套符合香港实际情况、与「一国两制」实践要求相适应、具有香港特色的民主制度。

对于反对派是否还有参政空间,香港将来能否保持多元包容的政治文化,邓中华接受新华社访问表示,「爱国者治港」绝不是搞「清一色」和「一言堂」,绝不是说不能对特区政府的施政提出不同甚至反对的意见。

他指出,任何有意愿参选的人士,只要符合爱国者标准,获得足够提名和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对其资格的确认,都可以参选并依法当选,香港将继续保持多元包容的政治文化。

邓中华说,香港特区需要尽快完成修订本地配套法律,并在此基础上依法组织相关选举活动,使修订在香港真正落地实施,中央坚定推进香港民主政制发展的方向和目标没有变,并将与香港社会各界一道,努力创造条件促成「双普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