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阿拉斯加对话:如此尴尬,何必会晤?

美中阿拉斯加对话几小时后开始,但这不是一次中方所希望的对话。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与前来阿拉斯加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晤。这是拜登就任总统以来,美中高级官员首次面对面会晤。

从布林肯最近讲话披露的有关这次会面安排的细节来看,中方对这次会晤有很大的期盼,并为此同意了美方的条件。

这次对话并不像中国官媒自己所说的“应约”那么简单。杨洁篪王毅不远万里,来到美国的冰雪之地阿拉斯加,美方把自己的安排、打算全都告诉了世界。

首先,美方确定了会谈地点和先后次序,美方并强调会谈地点和先后次序的重要性。

白宫发言人菩萨基3月10日表示:“本届政府与中国官员的首次会晤应在美国领土上举行,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而且应在我们与亚洲和欧洲的伙伴和朋友会晤并进行密切磋商后举行。”

其次,中国把这次会晤定性为“高层战略对话”,但布林肯表示这不是什么“战略对话”,美国想利用这一机会就北京对美国及盟邦在区域安全、繁荣与价值观上构成的挑战“表达我们的关切”。

再次,美方无意进行中方所期盼的一系列后续交流。

3月10日,布林肯说:“现阶段无意进行一系列的后续接触。如果有,必须要基于这样的条件,我们要看到中国在解决我们所关切的问题上,拿出实质进展与具体成果。”

最后,根据法新社报道,这次对话没有准备任何饭局,这是以往中美高层会议所不曾有过的。

最重要的是,恐怕还要回到白宫发言人前面所说的“次序”。在宣布这次对话的消息之后,3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首先与澳大利亚、日本及印度首脑举行了“四方峰会”,讨论印太安全,目标直指中国。

3月16-17日,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在东京与日本外相和防卫相举行2+2会晤,东京会晤之后,布林肯和奥斯汀前往韩国首尔,与韩方举行美韩2+2会晤。

这就是“次序”的重要性。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莱仪表示,这种安排是向北京显示,美国拥有强大的联盟。

还有,在距离对话开始前几个小时,美方的语气非常地强硬,没有丝毫为“对话”铺垫的意思,而且,在美国的带动下,盟国的语气也很强硬,几十年来力图平衡中日关系的日本很少直接点名中国,这次也毫不客气地对中国点名批评。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周二与日本高官会晤后发表联合声明,声明指责北京的海洋主张和相关活动违反了“国际秩序”,声明捍卫了日本对钓鱼岛进行管理的权利,声明还呼吁台湾海峡保持稳定。

中方有预感,美国两高官抵达东京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敦促美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合作管控分歧,改善两国关系。但是没有用。

日本首相菅义伟3月16日会见布林肯和奥斯汀时点名指责中国,批中国施行『海警法』,试图单方面破坏东海和南海现状,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介说,日本“绝对不能接受”中国在东海和南海加剧紧张局势的行为,中国的这些行为违反了国际法。布林肯说,中国如使用胁迫或侵略手段,美国将在必要时予以回击。奥斯汀谴责北京在南海和东海的“破坏稳定性”时还表示,美国的目标是“确保我们在中国或任何可能威胁我们或我们联盟的人面前,保持竞争优势”。

美国承诺将坚定保护钓鱼岛在内的日本全境的表态被视为是美国外交官近年来针对中国对日本及该地区其他国家的挑衅行为发出的最明确的警告。

纽约时报认为,布林肯和奥斯汀东京的访问,为美中会谈“设定了对抗性的气氛”。谴责中国威胁,为美中对话定调。华尔街日报则评论,布林肯东京严词抨击北京,为拜登政府外交出访做了象征性开场白。

以至于中方怒不可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7日怒斥美日联合声明“狼狈为奸”,“恶意攻击中方对外政策”,称“日本甘愿仰人鼻息”,“不惜引狼入室”。

同一天,布林肯继续表态,他告诉日本媒体,中国不但对内压迫行动变本加厉,对外也采取咄咄逼人和压迫性的行动,升高区域紧张。

美方不停地敲击,3月1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更新香港自治法报告,点名对24名中港高级官员实施制裁,制裁的理由是他们破坏香港的高度自治。这些官员包括中国人大常委会除栗战书以外的14名副委员长,都是副国级,其中有政治局委员王晨。

这是给中国一个下马威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强烈谴责”,并称中方“已经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什么措施,不清楚?

新疆、香港、台湾,美方该说的都说了,还在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只好再重复一遍:中国在台湾、涉港、涉疆、南海、钓鱼岛等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这些议题“都是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国干涉”。

美方一直把话说到对话前几个小时,还在强调这次对话美方最关切的主题就是关切新疆、香港、台海及中国对美国盟友的经济胁迫等议题。

赵立坚3月17日再出面,指美国在对话前“带节奏施压,不可能得逞”。他又称这次对话、形式均由美方提议,中方希望透过这次对话,能够按照两国元首通话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

那次通话,拜登向习近平表达了对香港、台湾和新疆现状的关注,对中方“威逼性和不公平”经济政策的忧虑。中方官媒没有报道这些内容,赵立坚不说这些,只强调新华社通稿中中方的态度“聚焦合作,管控分歧”等等。

如此尴尬,何必会晤?

北京不会不知道这次对话的困难,要想让这次会晤取得一点点进展,北京必须做出让步,如果寸步不让,杨洁篪与王毅跑到阿拉斯加,硬碰硬?当然,他们是在奉行习近平的旨意。

杨洁篪不知是否还记得,九个月前他和布林肯的前任蓬佩奥在夏威夷的那次灾难性会晤?

《华尔街日报》18日的报道分析,中国的立场反映了北京的信心。过去北京主要利用高级别会议对美国的倡议作出反应。奥巴马时期的国务院官员拉塞尔 (Daniel Russel) 向华尔街日报表示:“中国觉得自己风头正劲,东方正在崛起,西方正在衰落。”

报道中也提到,北京此次会议的广泛议程表明,中国领导层对党国体制的信心不断增强。中国经济撑过了与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并在其控制住新冠疫情后强力反弹。中国官员说,习近平是近几十年来最有影响力的中国领导人,在中国公众中享有广泛的支持。不过,北京仍渴望摆脱与美国关系中的动荡,这种动荡对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商业和投资者信心造成了损害。

但另一方面,拜登政府高级官员向《华尔街日报》表示,美方认为自己处于强势地位,因为他们已经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新冠振兴方案,并开始与盟友就中国和其他经济问题进行合作。

这位官员说,这次会议的象征意义很重要。他指出,过去中国曾试图利用美国代表之间的意见分歧来取得优势。这位官员说,让布林肯和沙利文先生参加会议将表明,“中国过去玩的那些分裂我们,或者试图分裂我们的游戏,在这次会议中根本行不通。”

《华尔街日报》写道,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仍继续执行特朗普任内的一些政策,包括在16日扩大对中国官员的制裁,强调这些官员破坏了香港的自主权。17日,美国商务部向多家中国公司送达了传票,这是美国针对可能威胁国家安全的中国公司,做出新一波的压迫。

知情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中国政府计划在阿拉斯加的会晤中向美国施压,要求其扭转特朗普任内出台的许多针对中国的政策。中国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杨洁篪和外交部长王毅计划敦促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Anthony Blinken) 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 (Jake Sullivan) 放弃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公司和个人实施的制裁和限制。